第2457章 又火了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萧晋一出饮品店的门就后悔了。那个老太婆脸上抹着厚厚的粉,而且还出了不少汗,他那一巴掌打完,整个手掌都黏糊糊的,感觉超级恶心。

“早知道就上脚踹了。”他一边用湿巾狠擦着手一边郁闷道。

夏愔愔在一旁嘟嘴:“买个奶茶都能碰到这么恶心的事情,我现在也开始觉得这个世界一点都不美好了,亲爱的,你把它给灭了吧!”

萧晋哈哈大笑,搂住姑娘亲了一口,豪迈道:“好!回头咱就动手,不过在那之前,还是得先陪我亲爱的夏大小姐开开心心的逛街才行。奶茶店多得是,咱们到前面再买。”

“我宣布从现在开始不爱喝奶茶了,我要吃老太太们肯定不会吃的冰激凌!”

“那可不一定,老太太们不吃,但她们的熊孙子会吃啊!”

“讨厌!还让不让我开心了?我不管,今天你就算是变成老太太杀手,也得满足我的一切要求。”

“遵命,我亲爱的高尚灵魂。”

“讽刺我是不是?看我不咬死你!”

人群来来往往的大街上,一对情侣旁若无人的笑闹起来,引来周围人纷纷侧目,或鄙夷,或厌恶,可他们却丝毫不受影响。

心里面装着鲜花,那生活就充满了芳香;眼中只能看到屎,臭的只有自己。

智能手机时代,当众殴打老人这种事情自然很快就出现在了网上,几乎是瞬间,就有眼尖的网友将萧晋和口罩侠结合在了一起。于是乎,“口罩侠奶茶店怒扇插队大妈”的标题在极短的时间内便登上了热点榜首。

值得一提的是,当事情的过程细节也被曝光之后,舆论就呈现出了一边倒的态势,吃瓜群众们纷纷表示支持萧晋的行为,并开始各自讲述自己曾经遇到或者见到过的老年人不道德行为。

当然,这并不能掩盖萧晋打人的事实,龙朔警方官方账号发声,说受害人已经报警,而他们也将依法依规进行处理。

就像是一个信号一样,当这个声明被大量转发之后,舆论的方向就开始慢慢的转弯了。人们仿佛才想起萧晋就是丹生集团的继承人一样,将前几天刚刚发生的医闹纠纷和今天的事情结合在一起,就得出了一个可笑的结论:一家草菅人命的华医院的继承人会殴打手无缚鸡之力的老人,再正常不过了,毕竟他们全家都是靠着喝老人血来赚钱吃饭的。

这就有意思了,口罩侠打老人,是被逼无奈,是出口恶气,值得原谅;华医世家继承人打老人,就是道德败坏,就是丧尽天良。同一群人,同一件事,半天之内却出现了两种截然相反结论。这至少证明了两点:一,华医是害人之术已经深入人心;二,绝大多数吃瓜网友都没有独立思考能力,只会沦为各种有心人排除异己时所利用的工具。

在打完那大妈之后,萧晋就猜到了自己马上会再火一把,作为一个早就熟练掌握利用和引导舆论的大反派,他对此一点都不在乎,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和夏愔愔在外面玩了一整天。然而,当他和夏愔愔在一家餐厅吃晚饭,发现有越来越多的人偷偷盯着自己并指指点点后,就不得不提前结束了这场约会。

有人报了警,警察来得很快,鉴于他的身份和名气,很给面子的没有当众对他实施逮捕,只是等在了餐厅门外和停车场里。

带队的警官是熟人,曾经跟着严建明去囚龙村的两个手下之一,如今已经是市局刑警队的副队长了。萧晋记得他好像姓李,因为姓赵的那位现在应该还在监狱里。

“李队长,我能先送我的女朋友回家么?你们可以在后面跟着。”

李队长脸上露出难色,搓着手说:“萧先生,实在不好意思,根据我们所掌握的监控视频显示,这位小姐也是当事人之一,所以,她也要和您一起跟我们走。”

萧晋挑起眉,夏愔愔便拉了他一下,面带微笑的问:“那我可以打电话么?”

“当然可以。”李队长点头,“事情其实不大,就是网络上产生了一点不太好的影响,二位跟我们回局里录个口供,把事情说清楚就好。”

“那我们走吧,反正我也不想就这么结束咱们的约会,去警局继续喝茶也还蛮新鲜的。”夏愔愔抱住萧晋的手臂说。

萧晋不置可否,转身刚要拉开车门,却听李队长又道:“萧先生,您……”

“我要开自己的车,如果你不放心,可以派人坐在后座。”萧晋打断他,“或者,我的罪名也可以再加上拘捕和袭警这两条。”

李队长眼角狠狠抽搐了一下,叫一个手下跟着自己,算是默认了萧晋的要求。

“那个被我打的老太太怎么样了?”路上,萧晋问,“还能活几天?”

李队长苦笑:“这会儿还在医院躺着呢,除了一点软组织挫伤之外,医生暂时还没有发现她身体上有其它能够和被打联系到一起的影响,但她一直喊自己头晕恶心浑身疼,喘不过气,心脏也很难受,家属也不肯罢休,把几乎能做的检查都做了个遍,依旧强烈要求我们警方严惩歹……呃,严肃处理。”

萧晋不屑的翘了翘嘴角,又问:“既然只是软组织挫伤,那就构不成犯罪,怎么来抓我的会是你们刑警呢?”

“这个……”李队长的表情越发尴尬起来,“首先,受害……另一方当事人的年纪已经不小,医生也无法明确担保她的身体完全无碍,因此,这件案子到底该怎么定性,目前还说不准;其次,萧先生知名度太高,举手投足都有可能产生巨大的影响,衙门领导高度重视,要求我们谨慎对待,所以,还请萧先生不要介意,我们也只是遵照命令行事,并不代表您就一定罪责严重。”

“了解。”萧晋微笑点头,“李队长,刚才我心情不好,说话不怎么客气,对事不对人,没有故意在你手下跟前落你面子的意思,希望你不要往心里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