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9章 要命与收心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罗小萌似乎并没有要向萧晋讨个说法的意思,见他不吭声了,也不再追问什么,手指重新落回他头顶的穴位,继续专心且细心的按摩起来。

萧晋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又不敢多嘴找事儿,只能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闭上眼提心吊胆的享受。

不多时,车子缓缓停住,开车的小戟说:“先生,到了。”

仿佛身上装了弹簧似的,萧晋噌的一下坐起来,揉揉脖子一脸轻松的对罗小萌道:“你的手法真不错,我现在感觉浑身是劲儿,一拳打死一头牛绝对没问题!”

罗小萌似笑非笑:“是嘛!那以后我可以经常给你按。”

“呃……”

“不准拒绝!”

萧晋一怔,接着便发现女孩儿的眼眶似乎有些泛红,忽然福至心灵,抬手在她的脑袋上敲了一下,没好气道:“竟然敢这么跟我说话!咋的?刚给了你几天好脸色,你这是要造反啊?”

“你打我?”罗小萌摸摸头,勃然大怒,张牙舞爪的扑上去,“我跟你拼了!”

萧晋哈哈笑着推门跑下车,头也不回的就钻进了车旁的院门。女孩儿没有追,脸上也没有丝毫怒火,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忽然一滴泪珠溢出眼眶,被她快速的抹去。

萧晋没有接受她感情的打算,她好像也做不到就这么坦然的成为他的女人之一,所以,她用一场莫名其妙的按摩和试探表达了自己的想法,那就是回到过去,回到以前他们之间那种“一个故意生气一个故意气人”的奇怪相处方式中。

他不需要再觉得心中有愧,她也不用期待或者害怕什么,谁都无需再背负什么精神压力,未来是分是合都交给时间,甚至就这么做一辈子“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的朋友也不错。

萧晋体会到了她的意图,于是便敲了她一下,而她也立刻以被踩了尾巴一样的状态予以回应,一切都和以往相同,只是心境到底还能不能回到最初,就只有他们自己清楚了。

车子所停的位置在夷北贫民区的一个角落,周围全是高矮错落的平房或小楼,电线如蜘蛛网一般在头顶密密麻麻的分散开去,没有路灯,只有一扇扇窗户内的昏黄光芒照射出来,不知道谁家父亲在教训孩子,哭声引起不远处一阵犬吠,空气中飘荡着浓浓的人间烟火气。

萧晋走进的院子是黄思绮隔了好几手买下来的,原房主是个有毒瘾的街头小流氓,气死爹妈之后,家里能变卖的都卖光了,只剩下这栋老宅。起初黄思绮看他可怜还打算多给点钱,但萧晋知道他吸毒之后,不但没多给,还极力的往下压价,最终,这个八十平方左右的小院子以二十万夷州币的价格成交,约等于华币五万块,妥妥的贱卖。

对此,萧晋的解释很简单也很冷酷:“吸毒的人,有再多的钱也只会买毒品,不值得同情。钱财与其让毒贩赚去,不如那个人早点饿死,这个世界还能早一些干净几分。”

“先生。”见他来了,肖楚楚站在主屋门口弯了弯腰,面容冷漠。

萧晋在她面前站定,笑眯眯的问:“怎么样?第一次为我做事,感觉如何?”

“没什么感觉。”肖楚楚的声音里不带丝毫情绪起伏,只是眼睛看向一边,没有与他对视。

萧晋摇了摇头,伸手捏住她的下巴,凑上去几乎与她鼻尖贴着鼻尖的说:“我不喜欢我身边的人对我撒谎,鉴于你这次是初犯就算了,下一次若是再敢欺骗我,我就罚你三天不准穿衣服,而且还要跟着喜春、思绮一起照顾全家人!”

肖楚楚瞳孔蓦地放大,目光颤抖道:“你……你不能羞辱我!”

“这就要取决于你尊不尊重我了。”舔了舔她的嘴唇,萧晋邪笑一声,松开她转身进了屋,小戟紧随其后,目不斜视,就当她根本不存在一样。

肖楚楚身体软软的靠住门框,屋里透出来的灯光下,脸色苍白。因为她忽然发现了一件事——萧晋虽然不喜欢随便杀人,但这并不代表他就是一个人畜无害的好人,甚至就冷酷和恐怖程度而言,一点都不输魔术师。

如果说在魔术师的眼里她是一件非常出色的杀人工具的话,那么,在萧晋的手中,她就是一个玩物,一个不用担心随时有生命危险、随时被抛弃,却需要更加用心的玩物。而要想改变这种现状,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努力走在和他并行的道路上,思他所思,想他所想,献出自己的绝对忠诚。

魔术师要命,萧晋收心!

屋子里一贫如洗,空空荡荡,除了一把椅子和一张床之外别无他物,而在角落的地上,有个人被五花大绑倒在那里,脸上泪痕沾满了泥土,嘴上还贴着胶带,瞧见有人进来刚呜呜着挣扎两下,看清是萧晋之后,眼神就变得极度惊恐起来,泪水再次哗哗流淌。

“噫!真他娘的恶心。”萧晋上前撕下那人嘴上的胶带,丢掉时差点儿把上面粘连的口水甩到自己身上,不由气不打一处来,狠狠踹了开始喊救命的那人一脚,怒道:“不想死就给老子闭嘴!”

那人慌忙闭紧嘴巴,只是眼泪控制不住,满脸都是哀求。

掏出一张纸巾擦拭着手指,萧晋问:“郑琪睿,你还想活吗?”

那人正是阮霜白的丈夫、郑通运的孙子,郑琪睿。要炸死萧晋这么大的事情,没人能放心交给手下来办,所以当时他和小弟就待在伊丽莎白会所对面写字楼的十楼办公室里,以便发生什么意外、阿强送去的皮箱没有自己引爆时,他好亲自操控起爆器确保刺杀成功。也因此,他被赶去的肖楚楚给抓了个正着,屁都没来得及放一个就被捆到了这里。

“想!我想活!”他很用力的点头,以至于连身体都跟着一块儿晃动,求生欲爆棚。

“很好!”萧晋微笑,“既然你这么想活,那我要你去警局自首,顺便说出你爷爷的藏身之处,想来应该没什么难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