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8章 扩大战局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英明你妈的英明!”白恒轩撇着嘴骂,“什么都要老子拿主意,养你们这帮人还不如养群狗,起码狗还能给老子抓几只野兔子回来。”

章文成腆着脸继续拍马:“要不您是少爷,我们是下人呢?”

没人不喜欢被拍马屁,白恒轩的脸色终于缓和下来,点燃一支烟抽了一口,又咳嗽几声才淡淡问道:“内地情况怎么样,有什么消息吗?”

“我们的人已经开始接触凝海实业了,据属下之前接到的汇报看,夏凝海的态度十分暧昧,既不同意,也没把话说死,好像在等着什么。属下已经命令那边加大向夏凝海施压的力度,不出意外的话,事情应该拖不了多久。”

“嗯,”白恒轩点点头,“夏凝海虽然只是一个商人,但能创下那么庞大的一个商业帝国,本事还是有的,让那边的人都谨慎一点,别掉以轻心。”

“是。”章文成又弯了弯腰,“少爷还有别的吩咐吗,如果没有,那属下就去做事了。”

白恒轩摆了摆手,章文成便转身离开,刚走到门口,门却被人推开,一名幕僚团成员急匆匆走进来,沉声道:“少爷,刚刚内地传来消息,丹生集团董事长萧永在一个小时前突然到访凝海实业,据凝海内部高管透露,他是去和夏凝海商谈合作事宜的。”

“什么?”白恒轩噌的一下站起身,动静很大,撞得旁边桌子一阵晃动,章文成之前接住放回去的“泡眼珠子”被震倒,骨碌碌掉在地上碎裂,空气中顿时开始弥漫甲醛那种特有的刺鼻气味。

“该死该死该死!”白恒轩犹如暴躁的困兽一般在房间里来回走着,咬牙切齿道,“萧晋竟敢动用家族的力量,他这是想把战争扩大到白、萧两家的规模吗?”

章文成刚刚才说了“不出意外的话”,不成想意外这么快就发生了,为免在这种时候触霉头,他选择束手垂头,一声不吭。旁边那幕僚显然比他要忠心的多,闻言立刻就劝道:“少爷您先冷静一下,萧晋只是借用了家族的力量来解决麻烦,并没有对我们发动什么反击,这在本质上和我们动用家族资金来购买离岛地皮一样,依然还属于您与他二人争斗的范畴。”

白恒轩停下脚步,赤红双眼瞪着自己的幕僚:“所以,你觉得老子是蠢货吗?”

那幕僚终于反应了过来,低下头哆嗦道:“属下没有这个意思,请少爷息怒!”

“没有这个意思?那你是什么意思?”白恒轩缓缓地走过来,齿缝间挤出的每一个字都散发着令人不寒而栗的乖戾杀气。

“少爷,”就在这时,章文成突然弯腰说道,“虽然事情依然还局限于您和萧晋二人之间,但他父亲萧永亲自出马还是免不了有以大欺小之嫌,这就像小孩子打架找大人来帮忙一样,对于您是极其不公平的。因此,我们完全可以视萧晋已经破坏了游戏规则,给予他一些额外的严厉惩罚理所应当。”

白恒轩停住,“继续往下说。”

章文成稍一思索,接着道:“一直以来,少爷您本着公平公正的原则,始终都把目光放在萧晋一个人的身上,攻击的人和产业也都只和他有关,说实话,这对于我们而言,是有点束手束脚的,现在他让他的父亲出马,正好给了我们一个扩大战局的绝佳借口,从这一点来看,未尝不是好事。

属下觉得,咱们也是时候该动用一些真正的家族力量了,鉴于不好直接针对萧家,所以属下建议重启暂停的吃掉华深药业计划。据属下所知,华深药业手里也有一些平易风险的股份,而且萧晋在夷州所拥有的那座山谷也是和它共同开发的,只要我们能成功拿下华深,就等于抓住了一根绑在萧晋手上的绳子。

华深是军方产业,若是没了军方的订单,萧晋手里的产业价值至少要缩水一半,他绝对不敢再随便造次。如此一来,说句不敬的话,哪怕您在这场游戏中输给了他,也依然能处于不败之地。”

闻言,白恒轩沉思片刻,脸上就慢慢浮现出了笑容,拍着章文成的肩膀说:“不错!不错!你总算是证明了你的价值。好好干,这次事成之后,未来离岛的赌场中就会有一家是属于你的。”

章文成大喜,深深的弯下腰去:“谢谢少爷!属下一定尽心竭力,肝脑涂地,决不会让您失望的!”

“嗯。”白恒轩转身回到沙发上坐下,感觉脚踢到了什么东西,低头一瞧,发现是一颗眼珠子,就用纸巾隔着捡了起来,一边擦拭一边说道:“华深药业要吃,这场游戏也该加快些速度了,吩咐内地那边,让他们尽快搞定江州江湖,执行下一步计划。”

章文成与那幕僚同时低头郑重领命:“是,少爷!”

两人退出白恒轩的卧房,当房门一关上,那幕僚便对章文成鞠了一躬:“刚才多谢文成兄弟救命之恩,孙某铭记于心,没齿不忘!”

“哎!孙老哥你这话就见外了。”章文成把他扶起来,笑着说,“兄弟虽然来得比较晚,但咱们总归都是在少爷手底下办事的同僚,互帮互助是应有之义。再者,少爷脾气大,说不定哪天就会轮到兄弟倒霉,到时候还望孙老哥能施以援手,兄弟在这里就先说声谢谢了!”

“应该的应该的。”孙姓幕僚客气的笑了两声,偷眼瞥瞥白恒轩卧室房门,心有余悸道:“说实话,我跟着少爷也有些年头了,还真没见过他像最近这么……这么暴躁,而且他一向勤于锻炼,身体也很好,这次生病竟然几天了都没有要痊愈的迹象,让我这心里很不踏实,总觉得不像是普通的感冒这么简单。兄弟你说,我们是不是应该找个夷州本地的名医过来给少爷瞧瞧?”

“呃……”章文成苦笑,“应该是肯定应该,可是就算找来了,你敢送到少爷面前去吗?反正我指定是不敢的。”

孙姓幕僚闻言一呆,继而便是摇头一叹,不再言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