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5章 好聚好散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游婉凝介不介意不好说,但何丽敏肯定不介意,因为这小妞儿已经兴奋的脸色微红,两眼放光。“萧先生,你每天的生活都是这么刺激的吗?你现在住在哪里?我可不可以搬过去?”

这话一出来,张安衾和荆南风立马就向她投去了狐疑的目光。她倒也不蠢,很快就反应过来,忙摆手说:“你们不要误会,我的意思是和他住在同一家酒店,想近距离感受一下那种经常能见到杀手的刺激,不是要和他一起住。”

说完,她又看向萧晋,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毫不掩饰其中的恳求和期待。

很明显,这姑娘的性格十分开朗活泼,不拘小节,大大咧咧的,倒是蛮可爱。

萧晋哭笑不得,拒绝道:“抱歉!我没有住在酒店里,而且住处也已经没有了空余房间。”

“我是认真的!”何丽敏还不甘心,“另外我学过两年咏春,一般两三个成年男人不在话下,而且也可以自带保镖,一定不会给你添麻烦的!”

萧晋摇摇头,干脆不再理会她,目光看向脸色已经凝重起来的游婉凝,问:“婉凝小姐是在重新思考我们之间的合作关系么?”

游婉凝也不否认,点头:“是的。在来夷州之前,我本以为萧先生有能力解决掉那个所谓的‘追杀令’,但现在看来,你非但没有要解决它的意思,还打算继续激怒对方。恕我直言,这不是一位理智商人应该有的思维方式,也会加剧我们投资失败的风险,我们有理由暂停或者终止合作。”

“嗯,婉凝小姐的顾虑合情合理,可以理解。做生意求的是财,不是带兵打仗,若是我的合作伙伴连自身性命都无法确保无虞,那我肯定也会重新审视双方的合作前景。”萧晋微笑着说。

游婉凝等了一会儿,见他竟然一点要接着往下说的意思都没有,不由忍不住问道:“萧先生的意思是,如果我们要求终止的话,你会同意?”

“对啊!”萧晋无所谓的耸耸肩,“我被人追杀是事实,而且可以预见的是,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这种追杀会变成常态,没有道理也没有理由把你们和我绑在一起担惊受怕。如果你们在经过慎重考虑之后认为最后的收益不值得冒那么大的风险,那咱们就好聚好散,买卖不成仁义在嘛!”

游婉凝有点傻眼。哪有这么做生意的?谁家谈判不是你来我往讨价还价?自己这方连价码都还没出呢,对面就放弃了,这……这也太特么不按套路出牌了吧!

赌王的闺女懵了B,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澳江行政法务司司长的孙女这会儿正因为被萧晋无视而生气呢,可没那么多顾虑,一掌拍在桌子上,怒道:“姓萧的你什么意思啊?我们千里迢迢的跑来夷州是听你讲笑话的吗?既然是合作,那你就有义务为合作伙伴提供合理且优质的投资环境,现在因为你个人的私事导致项目产生了搁浅的危险,一句‘买卖不成仁义在’就想撇清?那我们前期准备的成本损失谁来负责?”

“咦?没想到何小姐你居然也能说出这么专业的话来,我还以为你只会到处开着跑车遛小鲜肉玩儿呢!”

萧晋脸上满是调侃和讽刺,气的何丽敏差点把面前的菜盘子扣他头上。

“不过,话说回来,何小姐讲的还是很有道理的。”他话锋一转,又接着道,“责任在我,这一点毋庸置疑,对你们的前期损失做出一定的赔偿也是理所应当。这样吧,回头你们计算一下拿出一个数字给我,只要合情合理,我肯定不会赖账的。当然,如果你们对离岛赌场项目还割舍不下的话,我也可以为你们跟目前拿地最多的那位白大少牵线搭桥,虽然我和他有点矛盾,但生意上的事情嘛,就共同利益就可以成为朋友。”

闻言,游婉凝似乎陷入了沉思,何丽敏却冷哼一声道:“说得好听,现在谁不知道白恒轩大肆买地就是为了对付你?那些地都是他溢价买到手的,我们要跟他合作,所付出的成本必然会增加,一来二去的,生意都还没开始做就先赔了几百上千万,这部分的损失,你也负责吗?”

萧晋摇摇头:“何小姐,刚刚我才夸了你专业,怎么这才一转眼就又掉回到门外汉水平了呢?天下间哪有稳赚不赔的生意?要是任何一个跟你们家合作的商人都得包赔你们的一切损失,那恕我直言,有关当局真应该好好查一下你们家的那些财富是怎么来的了。”

何丽敏噌的一下站起身:“你威胁我?”

萧晋呲着牙冲她笑:“你想怎么理解是你的事,反正爷儿的话是撂在这儿了,该我赔的,一分钱都不会少你们;跟我无关的,想耍横不讲理,爷儿也不怵。所谓虱子多了不痒,我的麻烦已经很多了,不差多你何家一个!”

“你……”

“丽敏!消消气消消气,我们这不是还在谈嘛!”荆博文拦住忍不住想要动手的何丽敏,笑眯眯的劝和道,“不管萧先生的态度如何,有句话说的没错,买卖不成仁义在,事情还没有到无法挽回的地步,大家都是为了求财,多个朋友总好过多个敌人,不是吗?”

何丽敏脾气虽大,却也不是任性到不懂事的那种,起码她知道当初一个小小特工裴易安就不好惹,现在的萧家大少就更不好惹了,发怒归发怒,个人私事不能影响大局,于是便冷哼一声顺着荆博文的力道就坡下驴坐了回去,只是一双眼睛仍然在不住的向萧晋喷火。

“萧先生,”见她消停了,荆博文便又对萧晋道,“我想请问一下,对于三联帮向您发出的‘江湖追杀令’,您有什么对策吗?”

“对策很简单,兵来将挡,水来土屯;”揽住张安衾的腰肢,萧晋傲然道,“之前我护卫的水平你们也都看到了,再加上有我心爱的张家姑娘在身边保护我,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江湖帮派而已,有什么值得在意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