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4章 喜欢犯错的聪明人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这世界上从来都不存在绝对的秘密,更何况是在夷州这样的弹丸之地。像三联帮、五湖帮和天理盟这样的大帮派能够存活至今,显然是跟夷州当局有着千丝万缕的勾结的,比如张乐山的女儿能够进入情报局工作,就是因为他本身在当年就以老大的身份被吸收进了情报局,之所以犯案远避海外,其实也是因为受当局命令执行了见不得光的刺杀任务。

也正是因为如此,虽然关于核弹危机的事件只有上层极少数人知道,但劳新畴的死亡、以及他产业的分配情况,在夷州境内已经没多少秘密性可言了,起码关同甫就知道萧晋在其中所起的关键性作用。

他不清楚萧晋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可只从瓜分劳新畴产业大头的那些权势家族名单上就能管窥一二,世家与世家之间的交流绝对比普通人要方便,萧晋这个内地花花公子已经进入夷州上流社会,这是不争的事实。

其实,看看张乐山就知道了,在萧晋风流成性的新闻满天飞时,依然还让宝贝孙女跟他谈恋爱,为什么?还不是因为手里那些价值几亿美金的产业?在许多跟他不对付的人看来,如果有个大陆来的世家子愿意向他们奉献出如此丰厚的敬意,别说孙女了,老婆都能给。

巨大的财富让张乐山一系的人实力大涨,关同甫这一派自然眼红嫉妒,所以在萧晋踏上夷州土地的那一刻起,密切关注他的人就不止白恒轩一个。可以说,他现在就相当于肉质鲜美香喷喷的唐三藏,各路妖魔魑魅魍魉都憋着劲儿想大大的啃他一口呢!

关同甫个性蛮横,虽然头脑不缺,但他太过贪婪急躁,生怕被别人抢了先,所以一听张乐山在中和楼为萧晋接风,立刻就赶了过来,之所以会特意带上双花红棍阿飞,也是想展示一下自己的肌肉实力,让萧晋看看,外来的人才到了夷北也只会投奔他关同甫,而不是已经日薄西山的张乐山。

只可惜,他对萧晋的了解实在太少,想不到这个无耻败类的花花公子心里居然还保留着相当规模的道德感,带着一个会侵犯女童的渣滓来秀肌肉,简直就是寿星老上吊,活腻歪了。别说他只是一介小小的堂主,就算是三联帮帮主本人,萧晋出手也绝不会有丝毫犹豫。

“那在张公看来,晚辈有没有做错呢?”萧晋敏锐的感觉到,张乐山会毫不犹豫的同意在跟白恒轩的争斗中与他共进退,可能并不仅仅是因为双方的共同利益,于是便似笑非笑的问道。

张乐山眼中的欣赏意味更浓了,因为之前他与萧晋的两次交流,这个年轻人给他的印象都是谦逊和聪明,这还是他第一次感受到萧晋身上所散发出的霸气,同时也让他明白,萧晋之所以会对他如此尊敬,仅仅只是因为他亲内地的政治主张和孙女张安衾,后者的作用恐怕还要更大一些,至于什么三联帮元老、夷州名流,人家压根儿就没有放在眼里过。

手段、心胸、眼界一样不缺,若是不那么花心,倒确实是一个非常完美的孙女婿人选啊!

想到这里,张乐山摇摇头甩去最后那点不合时宜,开口道:“站在我的立场上,当然不能说你错,但若是放在旁观者的角度,那我建议你还是再慎重考虑一下比较好。”

萧晋挑眉,拿起酒壶为老头儿倒了杯酒,问:“怎么说?”

事情到了这个份儿上,再云山雾罩的隐瞒没有一点好处,所以张乐山很干脆,端起酒杯边小口的抿边沉声说道:“自从三年前我的最后一个老兄弟去世,帮内的新进势力就在不断的抬头崛起,作为一个在江湖上挣扎大半辈子的老混混,其实我心里很清楚,长江后浪推前浪,年轻人总是要出头的,我会选择隐退,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只是,人一旦跳入了江湖,就不可能再干干净净的上岸,我有一大笔的产业要维护,有很多张嘴要养,更不能眼睁睁看着帮里跟随我多年的兄弟被新势力打压而不管不问,所以,即便我再三表示没有重新上位的意思,依然还是成为了许多人的眼中钉,肉中刺。

温和一些的,都在盼着我尽快老死;激进的则时不时的挑衅一下,企图一点点蚕食掉我所拥有的一切。

哼!我张乐山虽然已经老了,但骨头还算硬朗,牙齿还在,又岂能一直容忍几个小兔崽子在我面前叫嚣?所以,目前三联帮内部真正的情况是,二十二个堂口,除去海外的四个,剩下十八个里面,我联络拉拢了四个;激进派关同甫背后的总护法手里有六个;帮主是温和派,势力也最大,占据八席。

不过,温和派内部也不安生,已经有不少年青一代不满老大作为的声音传出来,虽然暂时掀不起什么风浪,但如果不及时打压的话,激进派的持续壮大已经不可避免。”

说到这里,张乐山放下酒杯点燃一支烟,斜眼瞄着萧晋道:“情况就是这样,你怎么选?”

萧晋沉默了一会儿,又问:“温和派和激进派有联手的可能吗?”

“以前没有,但现在你来了,可能性就变得很大。”

“这样啊!”萧晋筷子轻轻扒拉着面前那道已经凉了的蜜汁火方,片刻后把筷尖放进嘴里吮了一下,然后便笑了起来,似乎很甜的样子。“张公可能还不知道,令嫒君怡很清楚,晚辈经常会因为做蠢事而被人骂是傻子,但是,最后的结果又总是会打那些人的脸,我也尝到了许多甜头。所以,在很多时候,我就是喜欢选择别人眼中错误的那条路,风险越大,收益也就越大,晚辈对自己的头脑有信心,只是不知道张公您的想法是什么。恕晚辈直言,尽管如今的您牙齿依然锋利,可当年青狼叱咤风云时代的魄力,是不是还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