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3章 天生的好父亲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你就这么讨厌我,连偶遇都这么不开心吗?”蒲小瑜满脸都是幽怨和委屈,红艳艳的小嘴儿撅得老高。

“注意我说的是你倒霉,不是我倒霉。”揉揉她的头顶,萧晋转身,“我还有事儿,就不陪你了,你该忙还忙你的去。”

蒲小瑜抿了抿唇,快步跟了上去:“我的事情已经忙完了,你来学校有什么事情啊?可别说这里也有你包养的女孩子。”

萧晋苦笑:“姑娘,当初我跟你提包养的事儿是在试探你,不代表我就好这口,懂吗?今天我是来看儿子比赛的。”

“啥?”蒲小瑜差点儿被口水呛着,“儿……儿子?他不是刚刚才出生吗,已经能参加比赛了?什么比赛呀?”

“不是我亲生的儿子。”萧晋脚步不停,眼角余光却斜乜着她说,“你知道我女人很多的,其中有那么一两个带着孩子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蒲小瑜神色一黯,嘟嘴说:“你胃口倒是好。”

萧晋哈哈一笑,不再说话,女孩儿也不吭声,却也不离开,就那么不声不响的跟着他。

不一会儿,网球场就到了,两边的看台上已经坐了不少观众,不过看样子大多都是参赛选手们的亲友团,甚至还有几个女孩子共同举一个大看板,上面写着某某学长加油的字样,不用猜,江州大学网球队里肯定有一位帅气的男生。

房韦茹已经挑了个中间的好位子坐下,看到萧晋来了便起身冲他招手。这女人原本一举手一投足都散发着浓烈的熟女风情,最是吸引没什么经验的小男生,此时因为摇手而该晃动的地方全都晃动起来,登时就变成了磁铁一样,粘了一大堆眼球。

萧晋笑着走过去,揽住女人的腰肢坐下,不忘将那些目光一个个恶狠狠地瞪回去,很幼稚,但房韦茹明显非常受用,连因为他后面跟来一个小尾巴而掐住他软肉的手都松了一些。

“行啊你,小坏蛋,我说你怎么那么久都不过来,感情是又泡到了一个妞儿啊!”凑到萧晋耳边,房韦茹瞅着蒲小瑜咬牙切齿,“眼光不错,水灵灵的我见犹怜,真是要恭喜你了呢!”

“别瞎吃飞醋,这要是我刚泡到手的,得有多傻才会带到你面前来啊?”

“哦?不是刚泡的,那就是以前泡的喽!那你可真够垃圾的,连学生都不放过,当初哲宝宝因为追求韵儿被打,其实就是因为那是你的狩猎目标吧?!”

联想到秋韵儿对自己确实有了不该有的心思,萧晋就觉得自己一点儿都不冤,索性不再解释什么,在她脸上重重亲了一下,说:“有话回家再讲,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

房韦茹见他对那姑娘的态度好像并不怎么亲密,便撇了撇嘴,不再追问。

比赛的过程谈不上精彩,一切都中规中矩,江州大学队没有放水,凌光中学队也没有怯场。一共三场比赛,两场单打,一场双打,凌光中学的两场单打都输了,好在双打取胜,算是勉强没有全军覆没。

比赛结束后,萧晋与房韦茹在场外安慰房文哲。

“宝宝别不开心,你打的很好呀,最后不是赢了嘛!”捧着儿子的脸亲了亲,房韦茹口气里满是心疼。

房文哲抬起眼皮瞅瞅萧晋,又低下头,蔫儿不拉几的说:“可我单打输了,双打又不算我一个人赢的。”

“哎呀!单打双打都一样,赢就是赢!开心点,你要是担心没有法拉利开,妈妈给你……”

“韦茹!”萧晋打断她,沉声说,“赢是赢,输是输,这二者绝对不能混为一谈,文哲今天和我约好的是赢了才有法拉利,要是输了也有,那所谓的承诺还有什么约束力可言?愿赌服输,这才是男子汉大丈夫应有的担当!”

房韦茹表情有些讪讪:“我、我这不也是想让哲宝宝快点开心起来嘛!”

萧晋摇摇头,问房文哲道:“告诉我,你不开心是因为得不到法拉利吗?”

“不是,”房文哲说,“法拉利什么的,将来我有钱了自己会买,我是因为输了不该输的球,明明有好几次机会扳回比分的,却没有把握住。”

“很好!”萧晋微笑点头,“所谓知耻而后勇,既然已经明白了自己的短处,回去后针对这一点好好加强训练就是了。其实,在我这个外行看来,你们在个人技术方面并不比大学队弱多少,差距应该在于你们的实战经验不足。人家每年都有省市和全国级别的比赛打,而你们就天天自己跟自己玩儿,能打出今天这样的成绩,已经很不错了。另外,你们也有你们的优势,那就是你们的心比他们更干净,更团结,所以他们才会在双打中输给你们。”

说着,他伸手扳了两下房文哲的脑袋,又接着道:“小子,我对体育竞技方面的事情懂得不多,但我知道一个道理,那就是一法通,万法通;比赛应该和人生中的其它挑战一样,除了关键的技术之外,保持住自己的本心,还有智慧、阅历、胆量、甚至运气都缺一不可,明白吗?”

房文哲蹙眉思索片刻,挠头:“真的有这么简单吗?”

“傻小子,说起来简单而已。”萧晋笑了起来,“这样吧,今天你单打输了,双打赢了,算是完成了一半我们之间的赌注,我不会给你买法拉利,但折中一下,把718变成911,同不同意?”

房文哲顿时眼前一亮,弯腰鞠躬道:“我同意,谢谢叔叔!”

刚说完,恰好不远处有队友叫他,于是他和母亲告别之后便跑了过去。望着重新开心起来的儿子与朋友笑闹的样子,房韦茹不自觉的靠在萧晋身上,喃喃的说:“你真的是一个天生的好父亲!”

“不是好男人么?”萧晋笑问。

房韦茹撇着嘴往后面瞄了一眼,鄙夷道:“想当好男人,先把自己狐狸尾巴打发掉再说吧!”

萧晋扭头一瞅,顿时就开始头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