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0章 男人的本事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母亲刚刚坐了两个多小时的飞机,萧晋自然不会马上让她再接着坐几个小时的直升机回囚龙村,鉴于他在龙朔的住处还是苏巧沁家隔壁的那栋小别墅,根本住不开,于是,凌光国际酒店的总统套房就成了他母上大人的临时“行宫”。

虽说凌光酒店已经归属于平易旗下,但没人比贾雨娇更熟悉这里,所以,一切的招待事宜,她自然当仁不让。

早晨老早的起来,她亲自带着酒店员工打扫和清洁房间,任何一个卫生死角都不放过,屋子里的家居摆设能换就换,连摆什么样的鲜花水果、摆在哪里都亲力亲为,除了没有将已经入住的客人撵出去之外,规格完全不亚于接待外国元首。

忙活大半天,总算没有白辛苦,楚幼凰拉着她的手,一句你用心了,就让她所有的忐忑消散无踪,又喜滋滋的去安排午饭了。

进了房间,萧晋才有功夫好好抱抱自己的儿子。看着襁褓里那个眉宇间已经隐隐有了他几分神韵的小肉团,他的心里并没有太多为人父的骄傲和欣慰,反而感觉有些荒谬和神奇。

这是一条已经打包了灵魂的生命,将来会成长为一个实实在在的人,拥有独属于自己的人生与喜怒哀乐,而这样的存在,竟然是他和周沛芹孕育出来的,身体里流淌着他们的血脉,会被冠以他的姓氏,会叫周沛芹母亲。

什么玉颜金肌霜、海雅、平易,充其量只能称之为“制造”,而怀里这个名为萧卓的孩子,才是他实实在在“创造”出来的。从这个角度来看,是不是就能够证明,人其实一直都在代替神的工作?马戏团团长自己想成为神,似乎也并不是一件值得多么大惊小怪的事情。

没人能想到萧晋的思维已经飘飞到形而上的神学和哲学层面,在楚幼凰和周沛芹的眼里,他只是低头痴痴的看着儿子的脸,好像已经疼爱到片刻目光都不想移开。对此,周沛芹自然是欣慰和欣喜的,可赵彩云、梁玉香和苏巧沁难免就有点吃味,几乎同时在心里暗暗决定:今年不穿雨衣了,一定一定要怀上一个孩子!

不知是血脉间的心灵感应,还是萧氏新一代长子嫡孙单纯不喜欢自己这个没一点父亲觉悟的老爸,萧卓忽然开始啼哭,而且一哭就撕心裂肺,手舞足蹈,慌的萧晋赶忙把他交给周沛芹。

一闻到熟悉的母亲味道,哭声立马就停止了,孩子眼角还挂着泪花,小嘴儿却已经张开笑,还伸手想要去摸母亲的脸。

被赤果果的嫌弃了,萧晋满头黑线,楚幼凰身后的梅姨却忍俊不禁道:“这孩子真的跟小少爷一模一样,我还记得,当年他也是不让老爷抱,一碰就哭,半步都不肯离开夫人您呢!”

回忆起儿子幼时的痴缠,楚幼凰幸灾乐祸的说:“这样也好,那个时候的他可没少让他爸操心,现在也让他尝尝养个不听话的臭小子是什么滋味儿。”

得,感情老萧家的种都这样,萧晋也没办法,只能一边挠头一边对赵彩云她们说:“我现在不喜欢儿子了,你们要加把劲儿,争取都给我生个闺女。”

赵彩云她们这会儿才不管什么儿子闺女呢,只要能生就行,碍于婆婆在场,不好表示什么,所以都只用水润无比的眸子深情与他对望。

楚幼凰见状,就扭了扭脖子,故作疲惫的说:“忙活了大半天,还真有点乏了,我要休息一会儿,你们都回自己的房间吧,不用假模假式的非得呆在我跟前伺候。”

萧晋如蒙大赦,拉起周沛芹就走,赵彩云她们不敢表现的太急,耐着性子跟楚幼凰告别之后才跟着出了房间。沈甜没有动,坐在那儿一脸落寞,楚幼凰见了就叹息一声,伸出手说:“孩子,来,陪妈妈到里屋说会儿话。”

一声妈让沈甜瞬间石化,吃惊的瞪大了眼,却听楚幼凰又笑着道:“怎么?不想认我这个妈么?我可是从很早之前就已经把你当成女儿看待了哦!”

女孩儿不傻,很快就明白过来楚幼凰的意思,一股浓浓的心酸涌出,再坚持不住,扑过去趴在她腿上伤心的哇哇大哭起来。

就像萧晋的奶奶把出嫁时的银簪子送给她一样,楚幼凰认她为女也是对她的一种补偿,明明白白的告诉她,以后不管她能不能一直和萧晋在一起,甚至嫁给别人,萧家都会视她为家里的一份子,做不了儿媳妇就当大小姐,总之,萧家能给的都会给她。

“呃……那什么,沛芹姐你是知道的,我身体才刚刚恢复,又憋了三个月,所以难免会比较敏感,嘿嘿嘿……你稍微等我几分钟,咱们再来一次。彩云、玉香、巧沁你们也别着急,老公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那边楚幼凰在帮儿子擦屁股,这边萧晋却正一脸尴尬试图在女人们面前维护住自己的尊严。没办法,谁让他的兄弟不给力,连五分钟不到就吐了口水。

看着他窘迫的模样,赵彩云第一个没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紧接着就是梁玉香和苏巧沁,最后连周沛芹也被感染的大笑起来。

“我亲爱的萧大少爷,看在我们跟了你那么久的份儿上,你跟我们说实话,是不是不行了?要真是这样,那我们可得赶紧去找下家,让我们守一辈子活寡,这不是坑人嘛!”赵彩云抹着笑出来的眼泪取笑道。

“就是!”梁玉香也撇着嘴接口说,“原本我还幻想趁着沛芹去京城的日子抓紧时间怀上,谁成想你忙的根本没时间回家,好不容易等回来了吧,这身子又不行了,你们说,我这命咋就这么苦呢?”

苏巧沁脸皮没她倆厚,只是红着脸吃吃地笑,但充满揶揄之色的眼睛还是出卖了她此时此刻内心的想法。

四个衣衫凌乱的美妇人在床上抱在一起娇笑的场景,对眼球的刺激不可谓不大,萧晋又窘又气,一着急,兄弟总算很给面子的重振雄风了。

这种时候,傻B才讲废话,往上扑就完事儿了。男人的本事就不能光靠嘴说,尤其是在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