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6章 不舒服的秋韵儿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没人!董雅洁她们所住的那个院子里一个人都没有,所有的房间都是空的。萧晋一脸懵逼的转了一圈,问过伺候这个院子的下人才知道,女人们都出去了。

辛冰去了英华影业商议合并事宜;董雅洁去拜访董家在京城的亲朋好友;贾雨娇在丹生集团旗下的医院考察;巫雁行正在跟爷爷和丁奶奶探讨医理;方菁菁、夏愔愔和田新桐则跟着他母亲一起出门逛街去了。

女人们对于马上要来的再次分离似乎并没有多么在意,这让他在欣慰的同时,难免也有点小小的失落。

这就又是一种无法避免的无奈了。女性的自我调节和适应能力本就极强,以前和他在一起的时候,还可以自欺欺人的幻想他只属于自己,可以全身心毫无顾忌的投入进恋情之中,但是,这两天同住一个屋檐下的情况彻底击碎了她们的美梦,让她们不得不接受“得到的爱是碎片化”的这个现实。

她们有两个选择:一,及时止损脱身,去等待或者寻找一份完整、但很可能同样也不完美的爱;二,调节自我,只将他当作自己心灵的寄托,强行降低爱情在生活重心中的分量,用事业或其他事情来转移目标。

当然,这并不代表她们已经不那么在乎他了,只是既然做不到像苏巧沁、赵彩云和梁玉香那样除了爱什么都不要,那就只能把他关进心里最柔软的地方,就像他不可能同时在心里想念所有人一样,需要的时候再放出来索求。

这是彼此的不公平中最公平的相处方式了,萧晋无话可说。他虽然是直男,却还没有到直男癌的地步,给不了人家全部,自然没道理要求人家付出所有。

叹息着挠挠头,他又信步来到另外的那个院子。这里倒是有不少人在,贺兰艳敏、黄思绮、柳白竹和华芳菲都围在天井里的石桌旁,正有说有笑的吃着什么。

看见他,敏敏第一个站起身迎过来拉着他的手说:“哥哥快来尝尝,芳菲姐新做的点心可好吃了。”

萧晋走过去一看,桌上碟子里摆的却是京城最传统的几种特色小吃,捏起一块豌豆黄咬一口,细腻清甜,唇齿留香,不由对华芳菲竖起大拇指赞道:“不错不错,如果不是知道你来自南方的话,我一定会以为你是个地地道道的老京城人。不过话说回来,你做了点心为什么不给我送去一点,自己躲在这里吃是什么鬼?”

华芳菲恬淡微笑:“这些原本就是我这两天跟您府上的厨子学的,那位伯伯说您小时候最爱吃这些东西,我觉着您就算还没吃腻,也肯定没了新鲜感,倒不如让基本没来过京城的敏敏她们先尝尝,看有没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地方,毕竟我菜馆的食客大多是南方人,总得符合他们的口味才行。”

“嗯,这倒是,北方人和南方人的口味确实有些差距。”萧晋点点头,三两口吃掉手里的点心,又道:“你们明天都得回去,这难得来一趟京城,怎么也不出去转转啊,老在家里呆着做什么?”

柳白竹摇头:“忙活了一年,总算能休息几天,我可不想全都浪费在各种人山人海的景点。再说了,反正你这位大老板已经下令要我们春节时再来了,到时候再玩儿也不迟。”

“对啊对啊!”贺兰艳敏在旁接口道,“听说京城的年味儿可足了,尤其是各式各样的庙会,我们已经商量好了,到时候一定逛个够!哥哥,你和我们一起好不好?”

“好!只要那个时候哥出门不会再被当成猴子一样围观,就给你们当导游。”宠溺的揉揉女孩儿的头顶,萧晋又看向梁翠翠和秋韵儿的房间,问:“那俩丫头干嘛呢,怎么不出来吃点心?”

“翠翠和夫人一起出门了,韵儿有点不舒服,还在睡觉。”贺兰艳敏回答说。

萧晋满头黑线,转身就往女孩儿们的房间走,嘴里还骂道:“你们是不是傻?这个家里现在住着两大华医名宿,药材更是成吨,身体不舒服为什么不跟我说?”

贺兰艳敏满脸都是惊讶:“我早晨问过韵儿,她说你已经给她看过了,没什么大碍,睡一觉就好的。”

萧晋一呆,继而想到了什么,心中便默叹口气,来到门前轻敲了敲,问:“韵儿,你醒了吗?大哥哥可不可以进来?”

里面没有回应,他沉默片刻,试着拧了下把手,门就开了。

秋韵儿一点动静都没有,侧身面对床里躺着,只余一头乌黑的秀发散落在枕上。萧晋走过去在床边坐下,拍拍女孩儿的肩膀说:“马上就是十六岁的大姑娘了,还装病赖床,羞不羞?”

秋韵儿的身子明显绷紧了,但还是没反应。

萧晋等了一会儿,就再次叹息一声:“我和你姐姐的关系是假的,是专门炒出来给网络上的那些人看的。”

噌的一下,秋韵儿转过身,红红的大眼睛里满是惊喜和希望的光芒,“真的?”

萧晋看着她微笑不语,女孩儿很快就反应过来自己的表现几乎就等于承认了对他的喜欢,于是一张小脸儿迅速涨红,羞窘的嘤咛一声就鸵鸟似的扯过被子将头死死蒙住。

“好啦好啦!虽然我很想认为是自己自作多情了,但你这副样子连瞎子都能看出来吧?!快出来,不管心里是怎么想的,总得和哥哥沟通一下不是?”

又过了一会儿,秋韵儿才慢慢拉下被子,只露出一双眼睛问:“你……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还记得我从KTV把你送回家的第二天早晨、你把盛粥的瓷勺摔碎了么?那个时候我就知道了,而且不光是我,你姐姐也知道,还有你们的贾雨娇校董,她比我知道的还早,头天晚上就看出来了,还警告过我不要摧残你这朵正欣欣向荣成长的祖国花朵呢!”

“啊?那你们岂不是……岂不是从一开始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