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0章 与虎谋皮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萧晋还是不说话,就那么静静的站在易思妍面前,目光中有审视,有惋惜,也有浓浓的怜悯。易思妍又等了一会儿,表情就慢慢变得愤怒起来,握紧拳头大声道:“萧晋,你没有资格可怜我!”

“不想被我可怜,那就不要做让我可怜的事情。”萧晋眼神中的情绪淡去,只余冷漠,“知道你爷爷让你跟着我是什么目的吗?”

易思妍抿了抿唇,回答:“我要跟在你身边,好好学习怎么害人。”

“既然是要做我的学生,那我就不会再拿你当作妹妹看待,甚至还会像使唤苦力一样的使唤你,这一点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这样最好,我也很不想再去回忆曾经我们相处的时光。”

“很好!我会让你住在离我院子最近的客房。以后每天早晨你要先我一步到达书房等候,晚上也要在我离开之后负责打扫和整理。我还有另外一个学生,作为后来者,你要负责伺候服侍我们两个人。还有,至少在你觉得已经青出于蓝之前,收起那些不该有的小心思,否则,我会立刻把你送回易家,记住了吗?”

易思妍淡淡微笑:“我记住了,老师。”

萧晋最后又深深看了她片刻,转身离开。“喜春,送她回客房,顺便再教会她该怎么做好你的工作。”

梁喜春撇撇嘴,上前推着易思妍的轮椅向车库的升降机走去。“易小姐,我家先生的规矩不多,就是人有点懒,所以,只要你能做到让他感到愉悦和舒服,基本上就可以百无禁忌。这里面最关键的是细节方面,具体的我也没办法详细跟你说,总之,你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先生身上肯定是没错的。”

易思妍闻言回头瞟了她一眼,问:“你只是萧晋的丫鬟吗?”

梁喜春毫不犹豫的点头:“除了丫鬟,我也不想做别的。”

“为什么?我是说,像你这么娇滴滴的美人儿时时陪在身旁,以他的性子,肯定是忍不住的吧?!”

“易小姐,恕我直言,你是不是以为自己特别了解我家先生?”梁喜春脸上露出微微讥讽的神色,“如果你问的是我有没有和先生上过床,那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有!但我依然只愿意且甘愿呆在他身边做他的丫鬟,因为他值得我这么选择。当然,这么说你可能根本听不懂,不过也无所谓,你只需要知道,若是你心里真那么想害他的话,最好把之前对他的所有印象都忘掉,从头开始了解他。

虽然我从来都没有见到过先生以前在京城时是什么样子,但我知道,现在的他绝对不是那个时候的他。”

易思妍高高的挑起眉:“既然你连只做他的丫鬟都能心满意足,那应该崇拜他到了极点才对,为什么还要说这些对我有利的话?”

“因为我知道你永远都不可能成功!”梁喜春毫不掩饰自己语气中的骄傲,“我家先生能答应让你跟在身边,就说明他有足够的自信应对这件事所带来的一切后果,甚至根本就没有把你放在眼里。先生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男人,也是最温柔的男人,能够真正伤害到他的,永远都只会是他深爱的家人,然而,谁又能做到被他深爱还能忍住不深爱他呢?反正我是想象不出来的。”

易思妍沉默,神色阴晴不定良久,轻声道:“谢谢!”

萧晋没有走距离自己院子最近的升降机,而是顺着步行通道来到前院,见爷爷的平日里办公的地方还亮着灯,便走过去敲响了门。

“进来。”里面传出的声音不是爷爷,而是父亲,他呆了呆,推门进去,冲正坐在办公桌后书写着什么的中年男人弯腰鞠躬:“爸,这么晚了,您还没有休息啊?”

萧永似乎也没想到进来的会是儿子,愣怔片刻,合上面前的文件,沉声问:“衣服都没换,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父亲为人向来方正,萧晋本不想跟他谈太多有关尔虞我诈的事情,可不知怎的,否定的话刚到嘴边,就变成了原原本本的讲述今晚在易家经历的一切。

“我猜不透易伯康的用意是什么,所以就想来找爷爷问一下,看他老人家有没有什么别的思路,没成想打扰了您的工作,还请您不要生气。”

萧永静静的看了儿子片刻,眼中就有疼惜的光芒一闪而过,拿起桌上的烟盒掏出两支递给萧晋一支,萧晋忙上前拿打火机帮父亲点燃。

萧永抽着烟,指尖在桌面上轻轻敲打着,说:“在猜测易伯康的用意之前,我问你,你知不知道与他之间的恩怨根本就没有和解的可能、所谓的联盟就是在与虎谋皮?”

“儿子知道。”萧晋点头回答,“易思鼎不单单只是易伯康的孙子,还是易家未来的希望,更不用提还是他亲手杀死这个希望的。老狐狸之所以愿意暂时放下杀我之心与我联盟,不过是因为我给他提供了一个无法拒绝的美好愿景。他担心自己活不到再培养出一个优秀继承人的那一天,因此只能选择让易家尽可能的再强大一些,至少也要强大到他另外那两个孙子想败都很难轻易败光的地步。”

“嗯,你能这么想,说明这一年多里还是有些长进的。”萧永欣慰的点了点头,“不过,易伯康为人谨慎多诈,不可能会将所有的赌注都押在你画给他的那张大饼上,所以,依我看,他让易思妍跟在你身边学习,应该就是他所做的第二和第三手准备。”

萧晋完全没想到能从父亲这里获得有价值的分析,所以闻言眼珠子顿时瞪得老大,满脸都是震惊之色。

所谓知子莫若父,萧永一见他这副样子,哪里会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于是便冷哼一声,骂道:“混帐!你爹我只是不喜欢参与进那些误会肮脏的事情,不代表就是个天真无知的傻子。身为人子,心中竟然对长辈有不敬的念头,实在该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