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5章 不好对付的老狐狸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易伯康烟斗中的烟丝早已熄灭,但他仿佛一无所知似的,双眼定定的望着下面舞台上的表演,久久不语。

萧晋知道老头儿此时的心里肯定正在经历一场波涛汹涌的挣扎与权衡——是坚持复仇让自己从对爱孙的愧疚中解脱?还是为了给家族打下一个更加坚定稳固的未来而忍辱负重?这种选择对于他来说一点都不难,可对于一生都背负有巨大责任的一族族长而言,却是足以触动灵魂深处的痛苦抉择。

舞台上还在咿咿呀呀的唱,台下欣赏者却寥寥无几,虽说大家子弟都受过精英教育,但人与人之间的品**好却天差地别。出身权贵不代表就一定高雅,泥土里钻出来的小草也不一定就会低俗,单就年轻人而言,泳池派对和嘉年华的热闹显然比听几个人翻来覆去的唱歌更有吸引力。

萧晋等的无聊,视线也投了下去,很容易便找到了和萧骏骅齐岚坐在一起的沈甜。女孩儿明显坐立不安的样子,不时就会转头看一眼大厅入口的方向,脸上写满了焦急。

看着她,萧晋想起了此时应该已经开始喝药的易思妍。那个女孩儿和她一样,都是执拗到了骨子里的痴情种,只是易思妍更不幸,喜欢上嫡亲哥哥这种禁忌情感本身就足以痛苦了,害死她哥哥的人却偏偏又是她和她哥哥最珍视和认可的朋友。或许,救活她是个错误,让她求仁得仁的就这么解脱而去可能更好——如果真有另一个世界存在的话,她与易思鼎之间的血缘关系至少不会再成为阻碍。

导致这种悲剧发生的人是谁呢?萧晋不自觉的瞟了易伯康一眼,但随即又微摇了摇头。严格来讲,易伯康也并没有做错什么,就像天下间所有望子成龙的父母一样,他仅仅只是希望易思鼎未来的成就能够更加辉煌罢了。要非说错,也是他的方式太过于刚猛,竟然利用儿子看上的小妾去引诱欺骗孙子的感情,这实在荒唐到了极点。

站在易伯康的立场上,萧晋是能够理解他的想法的,感情总是人类最脆弱的地方,用一场欺骗来让孙子跨过情关,总好过一代英才毁在某个未知的女人身上。可是,磨刀要讲究力度,劲儿大了,刀必然会断。

太极端了啊!天下间哪有那么多洪水猛兽一般的女人?男人只要对自己的认识足够深刻,被女人欺骗耍弄的可能性自然会小得多。诚然,爱情是人的软肋,可这并不一定就是坏事,如果一个人无欲无爱,那才会糟糕。小爷儿就没有过什么狗屁情关,女人一大堆,麻烦也一大堆,不也好好的走到今天了么……

想到这里,萧晋的眼前突然浮现出一张模糊的脸,然后整个人就呆在了那里。

所谓的情关,他也是跨过了的,是小太妹生命的消失才让他变成今天这副样子。如果当年根本就没有小太妹这个人出现过,以他那时内向懦弱的性子,即便空有一身高明医术和功夫,又有什么用?

人不经历苦痛挫折就很难真正成长,他是幸运的,而易思鼎……

唉……不想也罢。

这时,一直沉默不言的易伯康忽然动了,把手里的烟斗交给身后的忠仆,起身站到栏杆前,望着下面问:“你为什么在还没有解决老夫的时候又去招惹白家?”

收起怅惘的思绪,萧晋也站起身,回答说:“那是个很无奈的意外,我得罪了大宅门圈子里最让人头疼的小魔星,白恒轩。此人睚眦必报,且毫无理智可言,而白氏族长白震又对他过于溺爱,因此,他不死,我就永无宁日,可若是他死了,我与白家自然也会不死不休。”

“所以,你口中的所谓与易家联盟,其实是在向老夫求助喽!”

萧晋抿了抿唇,上前一步来到他身旁,很认真的说:“是!小子不会否认这一点。”

易伯康冷冷的斜乜着他:“那你凭什么认为老夫会帮助你这个我恨不得亲手捏死的小兔崽子?”

“凭您比白震更富有牺牲精神,也凭易家还有思妍那样重情重义的子弟!”

易伯康呵呵淡笑一声:“你小子还真是会说话,但老夫不是你忽悠到手的那些傻女人,更不是下面那个可悯可诛的程婴,一句惠而不费的恭维就想让我易家为你冲锋陷阵?小子,你是在耍我么?”

“老爷子,难道白家的百年基业……”

“小兔崽子,你要是再在这儿跟老夫画饼,可就别想活着走出这个院子了。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易家已经是华夏第一,全靠着这些年刻意压制,才勉强维持住只比另外三家强大又差距微小的局面,一旦吃掉白家,烈火烹油,鲜花着锦,易家将再无转圜余地,除了把天捅个窟窿之外,就只剩下覆灭这一条路可走了。”

易伯康冷哼一声,看着萧晋的双目中寒光四射,“萧晋,想驱使老夫为你鞍前马后,那就拿出足够的诚意来,否则,我易家的女儿金贵,思妍伤成了那个样子,已经足以让你偿命了!”

老狐狸就是老狐狸,果然不好对付啊!萧晋心中苦笑,表情却郑重无比。“老爷子,事关小子乃至整个萧家的命运,您至少无需怀疑我会在这件事情中有所懈怠。在这里我可以向您承诺:未来在您向白家采取任何行动之前,小子都会不惜一切代价为您的兵锋所向扫除一切障碍!您只需指挥堂堂之师正面进攻,不用再顾忌任何冷箭或者陷阱,这样的诚意于您而言,难道还不足够吗?

至于您对吃掉白家之后的担心,如果您同意的话,我会尽全力说服西北萧家也参与进来,将来局势明朗之后,东北的杨家肯定也不会只作壁上观。到时候,华夏世家三足鼎立,于朝廷而言,不正是最完美的平衡之态么?”

“完美?”易伯康嗤笑,“小子,悠着点儿,小心口气太大闪着舌头。你不是诸葛亮,更没资格玩儿什么隆中对,在统治者眼里,最完美的状态永远都是世家消失,这一点数千年来从未改变过。三足鼎立?不过只是在悬崖边上的一场团体舞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