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4章 驭人之道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死萝莉控,就算我不懂做生意,也知道你给宫妙恬那么大的承诺是一件非常愚蠢的事情!”宫妙恬一走,脑袋上梳了发髻,打扮得像个小书童一样的西园寺花雨就立刻抨击道。

萧晋笑嘻嘻的揪了揪她的头发,答非所问:“你师父她们要后天才能到,这么早梳发髻做什么?你是担心自己手法生疏了,要提前练习一下吗?”

“我在跟你说正事!”小丫头拍开他的手,满脸都是不悦。

萧晋无语摇头:“小孩子家家的,这么好学做什么?真想以后接我的班呀?”

“你说不说?不说我可走了!”

丫头作势就要离开,萧晋赶忙把她拽回来,抱在怀里亲了亲,说:“欧尼酱知道你是想尽快的能帮到我,谢谢你啦!不过啊,欧尼酱还没老,你也还没有成年,不管你想学什么,都有的是时间,欧尼酱会慢慢把所有能教的都教给你,所以呀,不要这么着急,现在先让欧尼酱照顾你,等将来你变得更加强大了,再来保护欧尼酱,好不好?”

西园寺花雨眼眸亮如星辰,小嘴儿却撅得老高:“你到底说不说?一个问题而已,婆婆妈妈半天,啰嗦死了!”

“好!我回答你!”无奈的叹口气,萧晋正色道:“你说的没错,从商场的角度来讲,我给予宫妙恬那么大的承诺确实是一件非常愚蠢的事情,但是你要清楚,我承诺的时候并没有把自己当成她的老板,也不认为是在做生意。

在这个世界上,对于穷人来说,金钱当然是不可或缺和重要的,因为他们人生最大的诉求就是能够在物质上更富足一些,然而,我自出生起就已经拥有了他们一生所求,金钱于我而言,不过只是一种工具罢了。也因此,我无需在花钱的时候考虑要换来的东西值不值,更不在乎某笔投资能为我赚回多少的利润。

就拿刚才我对宫妙恬的承诺来说吧,不管她将来是赚是赔,都会记得我对她是多么的看重和信赖,而她又是个有良知且很正直的姑娘,也就意味着她必将更加的忠诚于我。从这一点出发,哪怕我给她的投资全都打了水漂,只要她在一次重要的事情上起到了关键作用,那我就是赚的!这么说,你能明白么?”

西园寺花雨眨巴眨巴眼,很认真的道:“你的意思是说,你承诺中的无限制投资,针对的其实并不是宫妙恬想做的什么项目,而是她这个人才的心,钱没了可以再赚,但忠诚是无价的,只要她一心为你效力,那花出去的那些钱就等于有了回报,对吗?”

“嗯!我的小花雨就是冰雪聪明!”又亲了亲丫头的脸蛋儿,萧晋笑着说,“你是我的宝贝丫头,将来长大了怎么能去干做生意这么Low的事情呢?所以呀,欧尼酱现在教你的不是怎么当老板,而是怎么做领袖。老板只需要会做生意就行了,而领袖则必须懂得怎么吸引和管理跟随者,所谓驭人之道,指的就是这个了。当然,这一道博大精深,远不是一件两件事例就能说透的,甚至连欧尼酱都不过是略知皮毛罢了。因此,今天的这些也无需你马上就通晓其中的精髓,好好记在心里,慢慢领悟就可以了。”

西园寺花雨带着凝神思索的表情离开了书房,一直在旁边安静侍立的梁喜春走上前给萧晋添茶。“先生对西园寺小姐的宠爱好像比小月和小纯都要多呢!”

“这不是多与少的问题。”萧晋淡淡的说,“小月懵懂,小纯天真,她们两个都是很正常的小孩子,在她们面前,我只需要扮演好一个宽容伟岸的父亲角色就可以了,但花雨不同,这孩子以前从来都没有拥有过一天真正的童年生活,早早的接触到了成年人世界的残酷与血腥,就像被强行催熟的瓜一样,看似甜美,实则内里已经长歪了。

她偏执、敏感、易怒、不通人情世故、除了杀人相关几乎什么都不会,好在一树没有磨灭掉她对亲情和爱的渴望,身为一名医者,自然要对她多费些心思,父亲、哥哥、情人、甚至奴才,只要对她有益,我都要做,纵然最后依然无法让她回归正轨,能多体会点爱与快乐也是好的。”

“嗯!”梁喜春听得双手捧心,满眼都是崇拜的小星星,“我家先生是这个世界上最最温柔的好人,也是最最好的老师,刚刚您讲的那番道理,连我都明白了一点点呢!”

萧晋笑着在她的满月上抽了一巴掌,摇头说:“爷儿算是懂得古代不管多么英明的帝王身边都会有一两个奸臣弄臣了,时时刻刻都这么被人捧着的滋味儿确实很爽。如果说巧沁是我的减压神器,那你就是我的开心果了。”

“萧哥哥,现在满世界的人都认为你泡到了国民女神,还当了英雄,是不是超开心啊?”晚上,一辆向京郊行驶的劳斯莱斯幻影里,沈甜趴在萧晋的胸上,说话的声音腔调和她的名字一样诱人,但眼底时而掠过的一道寒光还是让萧晋忍不住心惊胆战。

“乖啊!”拍拍女孩儿的小脸,他柔声道,“事情真相到底是怎样,你不是从头到尾都很清楚嘛!有话就说,跟我还藏着掖着,这可不是大名鼎鼎的沈格格的作风哦!”

沈甜撅起了嘴,“你最近都没有想我。”

“这话是不是有点昧良心了?”萧晋挠头,“自从我回京,你就一直住在我家,天天都能见到,而且搬回去后也都有视频通话,你让我还怎么想你?”

“你看你看你看,这种态度就证明了我在你心里根本就没那么重要,你明显不耐烦了,视频也不过是在敷衍我而已。”

萧晋无奈,自己宠出来的刁蛮,跪着也得认啊!“好好好,我错了,我承认这几天对格格殿下有些疏慢了,还请格格看在我确实很忙的份儿上,先暂且息怒,等今晚易家的鸿门宴过去再行惩罚,行么?”

沈甜眼中露出狡黠的笑意,大度的摆手说:“算了,看在网上把你骂得那么凶的份儿上,本格格就不跟你一般见识了,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