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7章 世家子哄女人的方式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说清楚了!”裴子默点头,“她让我一切都听姐夫您的安排。”

萧晋挑挑眉:“你不恨我么?毕竟你与董家的联姻也算是我搅黄的。”

裴子默尴尬的笑:“一……一开始的时候,我确实挺恨您的,后来被我姐狠狠骂了一顿才明白过来,董家大小姐根本就没有把我放在眼里,不管有您没您,那场联姻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说不定最后我不但得不到人,还有可能把自家的产业也都搭进去。”

“你很怕你的姐姐?”

“怕!当然怕!从小到大,我爸妈打我的次数加起来都不如她多,关键是我爸妈也都很看重她,尤其是在她加入了国安之后。”裴子默的笑容越发尴尬了,但表情里也确实多了几分敬畏,“不过话说回来,要不是有个这么优秀的姐姐时时鞭策着我,以我的性子,现在可能就是一个纨绔废物了。”

“嗯,不错,你能这么想,我很替子衿感到开心。”萧晋递过去一支烟,微笑说,“你是裴家唯一的儿子,子衿又无心家业,裴家的未来总是要落在你身上的。一个人的学历和能力只是成功的基础,心性才是重中之重,子衿对你严厉,也是爱之深责之切。不瞒你说,自从和她相识以来,她从未跟我说过半句软话,但为了让你能来这儿,她第一次放下身段跟我撒了娇,你能想象到像她那么骄傲的人做这种事么?”

裴子默眼眶微红:“我明白!姐姐当然是一心爱我的,我也可以向您保证,这次一定一定不会让她和姐夫失望!”

“也没那么严重,放松点,现在咱们都是一家人了,家人之间不需要那么客气。”拿打火机帮他点着烟,萧晋又道,“当然,你的年纪比我大,我是仗着跟你姐的关系跟你说这些的,并没有要教训你的意思,你别往心里去哈!”

“没有没有,”裴子默挠挠头发说,“我长这么大,从来都没有听我姐夸过谁,曾经我父亲为她介绍的战斗英雄都被她给批判的体无完肤,但是,自打她认识了您,就一直对您赞赏有加,每次见面都要给我讲您一步一步是如何稳扎稳打又那么快速崛起的故事。虽然口气就像个在讲什么案例的老师,可我总感觉她跟那些追星的小姑娘谈起偶像时的样子没什么两样。

我是很佩服我姐的,既然您都能让她如此崇拜,那就足以说明您在各个方面都是远超于我的存在,老话不也讲‘学无先后,达者为师’嘛,听您的教训也是应该的。”

裴子衿竟然崇拜自己?这可是萧晋无论如何都没能想到的。一直以来,那个女人给他的感觉都是强势、洒脱、理智、果决干脆、逻辑思维能力极佳,至少他这个属下当的是心甘情愿,哪怕是偶尔在床上被完全压制,也甘之如饴,可就是这样一个强大的女人,竟然在偷偷的崇拜他。

说实话,萧晋这会儿很没出息的感到了骄傲,比两次成功化解国家危机还要自豪。

深吸口气,他脸上的笑容终于变成了真诚的亲切:“好了,闲话少叙,子衿这次让你来的意思是想以换股的形式让你家的产业与我的公司结成联盟,但是我认为这件事还要听听令尊的意见才行,毕竟他老人家应该还不太熟悉我的产业规模和经营风格,具体该怎么做都等他了解之后再说。

当然,我也不会让你白跑这一趟,你的专业强项是金融投资,正好我的平易风投还没有涉及到证券这一块,所以,我打算再开一家私募基金公司,注册资本暂定三个亿,你家出五千万,资金入股还是企业换股都可以,至于股比,你家占百分之二十,子衿个人占百分之二十,公司也全权交给你打理,有问题吗?”

只需出资六分之一,就能拿到五分之一的股份,这已经占了天大的便宜,更不用说姐姐那里还有五分之一以及公司的管理权了,简直和天上掉馅饼没有区别,裴子默就算再傻也不可能有问题啊!

强抑制住内心的兴奋,他干咽一口唾沫问:“姐夫,您是……是不是说错了?我家只需要出五千万,就能总共占比百分之四十?”

萧晋淡笑:“不用这么惊讶,这个股比配额还是我充分考虑到子衿的骄傲才定下的,如果她愿意的话,就是让你家占百分之九十都没问题,因为这公司原本就是我打算给她的产业,将来等我们有了孩子,我会再给孩子百分之五十,而且那个孩子还会姓裴,所以,你这位CEO打理的其实就是你们裴氏自己的产业,可要好好用心哦!”

裴子默瞪大了眼,半天说不出话来。什么叫大气?什么叫魄力?什么叫把钱当作王八蛋?今天他是真真切切的明白了答案的具现化是什么模样。世家子果然是世家子,哄女人的方式都跟一般二代完全不在一个维度,相比之下,那些送房送车的简直就是土鳖啊!

“姐夫,我……我……”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想起这时候不应该发呆,忙站起身,却支支吾吾的,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都说了我们已经是一家人,就别这么拘束客气了,总之你明白我的意思就行。”萧晋也站起了身,拍拍他的肩膀说,“你一路劳顿,本应该让你去休息一下的,不过想着你这会儿可能比较想见一见子衿,所以,我给你安排车,你先过去找她,要是她晚上有时间的话,再一起过来吃顿饭。”

“哎哎!我这就去。”裴子默点着头离开,走到门前忽然又转回身来,弯腰说:“谢谢您,姐夫!”

萧晋笑着摆手:“又客气了不是?千万别把这个当成人情或者恩惠,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我总不能白让你叫这声‘姐夫’。”

裴子默怀着感慨又激动的心情走了,梁喜春过来收拾桌上的茶杯,开口说:“裴夫人的这个弟弟看上去蠢乎乎的,您把未来小少爷的产业交给他,合适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