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章 用人不疑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你真答应啦?”萧晋很开心,但说出的话却很欠揍,“当初咱俩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逼着我脱得光溜溜的,还对我的兄弟品头论足,我可是一直憋着劲儿想报仇呢!现在完蛋了,你成了我师叔,我再扒你衣服就进了伦理的范畴,爷爷知道了会打断我腿的。”

沙夏嘴角微翘,视线瞄他的下身道:“记得早就跟你说过,我是不介意和你发生关系的,是你从来都没有提起过,这可不怪我。”

“废话!就是因为你有这种态度,我才不提的,要不然,到底算谁上谁啊?那还叫报仇么?”

“那你想要怎样,难道还要我假装不愿意拼死反抗?没有冒犯的意思,但这样真的很幼稚,根据我们之间的协议,我有权拒绝这种不合理的要求。”

萧晋摇了摇头,回到书桌后坐下说:“你们这些大洋马啊,最让人别扭的就是这种对待性像是吃饭睡觉一样的开放态度,一点都不符合我们华夏人含蓄的情趣审美,我们喜欢的是欲语还休、半推半就的调调儿,说了你也不懂。”

“我懂。明明心里愿意,非要做出不愿意的样子,一句简单的话总是要故意往复杂了说,还美其名曰委婉,可在我看来就是虚伪,是对双方时间和效率的极大不尊重。”

萧晋闻言哈哈一笑:“所以你们西方人一有了资本主义萌芽就迅速的发展壮大,而我们华夏原本比你们还早,却被意识形态的东西给生生扼杀在了摇篮里,到如今依然没有太大的变化。不过,这种精神层面的事情也很难分出个谁对谁错,咱俩就别争了。我刚刚在跟你开玩笑,能够成为你的家人,我很开心,也很荣幸。”

“不,”沙夏一本正经的摇头,“这是我的荣幸!我很喜欢你家里的氛围,除了你之外,他们每一个人都是那么的安宁平和。我是孤儿,从来都不知道和家人一起生活是种什么样的体验,但我知道我很想保持现状,并做好了随时准备牺牲生命去守护它的觉悟。”

“我现在开始喜欢你们西方人的这种直白了。”笑着点燃一支烟,萧晋道,“说正事儿吧,昨晚易家在现场都准备了些什么?”

“杀手,而且不止一个。”沙夏回答说,“那些人伪装的十分隐秘,如果我不是对杀手足够敏感的话,肯定很难发现他们。”

“杀手?”萧晋挑起眉,“那老头儿想干嘛?在皇城根下制造惊天大案么?”

“应该是这样。”沙夏点头,“据我猜测,我们的计划一旦实施,他们很可能会制造混乱,然后再随机出手杀害现场的人,从被我发现的杀手数量上来看,最终死亡人数绝对不会低于十。”

萧晋牙疼似的吸了口凉气,砸吧着嘴说:“姜还是老的辣啊!易伯康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精准狠辣的毒招,而且敢在天子眼下冒天下之大不韪,魄力十足!相比之下,我给他家栽赃的危害国家安全罪名只是嫌疑,他想给我的罪名却是实打实的暴力危害公共安全。

如果昨晚我头脑发热真的跳进那个坑里,可想而知,哪怕朝廷里的所有人都知道那些人命是死于易家之手,我这个始作俑者也难辞其咎,别说偷偷躲在龙朔发展了,全华夏都将再无我的容身之地。

高啊!于危机中寻找和创造对自己有利的机会,一举翻盘,这才是标准到教科书级的四两拨千斤啊!不得不承认,跟易家的那位老祖宗比起来,我还差得远。”

“我倒觉得你做的也很好,在形势完全占优的情况下都没有被冲昏头脑,能冷静的临时中止计划,这也是需要智慧的,易伯康的阴谋再高明,没能让你跳进坑里,就等于失败了。”

“谢谢!不过,你不用说好听的安慰我,昨晚我之所以能够冷静下来,是因为你的准师父狠狠敲打了我一顿,他们才是一个段位的老狐狸,我撑死就是一只躲在后面偷偷学习经验的小狐崽子罢了。”

沙夏歪头看他:“如果昨晚你也在场,没有老先生的提醒,会怎么做?”

萧晋想了想,回答:“当然肯定也会取消计划,但不会那么简单,总是得给易伯康留点念想的。”

“比如?”

“比如请你去杀他几个杀手,或者临时改变目标,换一个地方搞事,反正京城有那么多易家的狗腿子,就不信他都安排上了人。当然,这么做的效果肯定不如原计划的大,纯粹是泄愤恶心人罢了。”

“这就说明易伯康阴谋的失败是必然的。”沙夏摊手笑着说,“这在我看来,依然还是你赢了他。”

“好吧!难得师叔这么捧我,我就厚着脸皮应下了。”萧晋微笑着摇摇头,又道:“相对于昨晚的计划夭折,我更在意的是另外一件事:你和清心是秘密回京的,连我的家人都不知道,易伯康是怎么那么精准的猜到我打算对那个地方出手的呢?”

沙夏闻言一怔:“我们的计划还有未参与者知道吗?”

“没有。”

沙夏表情瞬间就变得冰冷起来:“我可以保证我的忠诚!只有上官……”

“如果我们真的是被什么人出卖了,应该也不是她。”萧晋打断道:“否则,易伯康就肯定会知道铯-137的事情,而易思齐的飞机也就不会如我所愿的降落在京城机场了。所谓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我既然敢让她参与进这么机密的行动,就会给予她足够的信任。

至于问题,很可能出在别的地方,毕竟有不少人都知道我对那里没什么好感,而且易思鼎的卵蛋就是在那里被我砸碎的,或许就是易伯康猜出来的也说不定。”

“这种事不能‘或许’,”沙夏沉声说,“你必须想办法确定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否则,我们的双手双脚就会被绑住,接下来的计划也将很难顺利实施。”

“嗯,你说的有道理,必须尽快找出问题所在,辛苦你了师叔!另外,谢谢你愿意继续帮我,我会想办法努力克服心理障碍,争取早日与你冲破伦理枷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