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2章 见缝插针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放屁!我原以为你只是惫懒没有全部将《养丹诀》融会贯通,没想到你竟然直到现在都还没有通读全本,简直该死至极!我萧泰怎么会养出你这样的孙子,给我跪下!”

萧泰是真的怒了,胡子都跟着一个劲儿的抖动,萧晋不敢违逆,只好低头跪下,乖乖的认错:“爷爷您息怒,孙儿知错了,这就回去重读《养丹诀》,绝不敢再遗漏半个字。”

“重读?那本书在你五岁的时候我就传给了你,距今已经过去了将近二十年,你还有什么脸提重读?老子打死你这个不孝的忤逆子!”

萧泰举手就要打,旁边西园寺花雨忽然也跪在了地上,恳求道:“请爷爷息怒!哥哥他虽然顽劣,但据花雨所知,他在外不管遇到了什么样的困境都不曾做过有损萧家名誉和对不起萧氏子弟这个身份的事情,而且,从他平日里的言谈之中也都能看出他对华医的尊敬和敬畏之心,花雨相信这里面一定是有什么误会,请您至少听过他的解释之后再做打算!”

这话说完,萧泰倒没什么太大的反应,萧晋却惊讶的瞪大了眼。他怎么都没想到一向冷漠的西园寺花雨会为了自己给不熟悉的人下跪,更想不到她能说出这样的一番话来。

这个丫头,原来一直都在偷偷的关注着萧晋的一言一行,其实她并不像所表现出来的那么不通情感,只是不懂表达罢了。

“误会?”萧泰冷笑,“不用问都知道,一定是他在看到‘道’字篇起始那些形而上的玄学理论之后立刻就放弃了。哼!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读了两年书,学到了几课自然科学,就以为自己通晓了天地奥秘,将我华夏古人千年智慧通通看作糟粕,却从来都没有想过,科学本身也是在不停的被推翻重建的,在全新的真理出现之前,现在所有的理论都仅仅只是如今人类智商极限的结果罢了,说不定哪天就会被证明是谬论伪论!

将家族传承视如儿戏,把先辈智慧弃之如敝履,如此愚蠢不孝之徒,还有什么脸面以我萧氏子弟自居?”

西园寺花雨扭脸看着萧晋,大眼睛亮晶晶的,里面充满了“他一定可以解释清楚”的自信,然而,萧晋却只是低头说:“爷爷教训的是,孙儿深感惭愧,理应受罚!只是,还请爷爷念在孙儿重伤未愈的份儿上,暂且记下这顿家法,待孙儿痊愈之后再打。”

这时,梁喜春眼珠子转了两圈,也跪了下来,以头触地道:“恳请爷爷暂且饶过先生,如果您实在气愤难平,喜春愿意代先生受罚!”

萧泰微微一怔,蹙眉盯着她看了片刻,便哼了一声:“也罢!惩罚就先记着,滚回你的院子里去,什么时候读通了‘道’字篇才能出来!”

萧晋乖乖答应一声,就赶紧带着西园寺花雨和梁喜春离开了。

“萝莉控,你为什么不解释啊?”一出院子,西园寺花雨就迫不及待的问。

冲她歉意一笑,萧晋说:“对不起啊花雨酱,让你失望了,欧尼酱不是不想解释,而是爷爷猜的一点都不差呀!

刚拿到医书的时候,我才五岁,生僻字都还认不全呢,哪里看得下去那些诘屈聱牙、非专业人士都读不懂的文章?再加上里面通篇都是什么神啊丹啊之类的描述,我只以为就像是古代的演义话本那样,不管什么故事都要在开头扯上一段玄乎的传说,其实可有可无,所以就直接跳到后面去看医学相关的部分,想着等将来长大了能看懂了之后再说。

可惜,后来我把看过的都倒背如流之后,很快开始了实践,过程中也没有碰到过什么无法操作的困难,慢慢的就忘记了这回事儿,再也没想起来过要重读。”

小花雨闻言就嘟起了嘴,不爽道:“什么啊!原来你也是个大笨蛋。”

“是啊是啊!”萧晋捏着她的小脸儿呵呵笑,“欧尼酱不是万能的超人,让花雨酱偶像幻灭了,真是对不起!不过你也不要灰心,就算是为了让花雨酱再次仰慕我,我也会拼命努力的,请你拭目以待吧!”

“谁……谁仰慕你啦?”小花雨登时红了脸,一巴掌拍掉他的手,气鼓鼓的说,“再胡说八道,我可不管这里是不是你家,照样会杀了你哦!”

“是是是,请花雨酱也息怒,等欧尼酱伤好了再让你杀,行不行?”

“你……你真是幼稚到了极点!”丢下这句话,小萝莉便扭头跑掉了,连萧晋肩头的青酱都忘了讨回去。

萧晋微笑望着丫头的背影,直至消失才表情微妙的看向身旁的梁喜春,“你这个臭娘们儿可真会见缝插针啊!那边刚刚让沛芹接受了你‘我丫鬟’的身份,这边立刻就借题发挥让我爷爷误会你跟我的关系,咋的?这么快就不满足那一万块的月薪了?”

梁喜春抱住他胳膊得意的笑:“人家那也是想帮您嘛!当时沛芹姐她们又不在,花雨小姐又是个孩子,我丫鬟的身份也没资格代您受罚,除了跟着叫声‘爷爷’、让老祖宗误会我是您的女人之外,还有什么办法呢?”

“那你知不知道这对于改变你的现状一点作用都没有?我们家的男人从来都不管家里的事情,现在萧家主事的是我母亲,将来她会把位置交给沛芹,只要她们不承认你是我的女人,那你就只能一辈子都顶着一个‘丫鬟’的名头。”

“没关系呀!”梁喜春表情里毫无异样,“我只想跟在您的身边,每天都能见着您,偶尔还能爬爬您的床就足够了,所以,丫鬟也好,女人也罢,对我而言根本没什么分别。哪怕将来您开恩愿意给我一个孩子,我们娘俩儿也绝不会惦记您的产业,反正您肯定不会亏待我,孩子能一生无忧就行。”

萧晋无语摇头:“我说你怎么没事儿就发骚、被沛芹接受了也不消停呢,感情是还指望着这个呐!呵呵,想要孩子,跟我磨叽还真没用,自己努力吧,至少也得等沛芹她们愿意把你看作姐妹之后再说。”

梁喜春的双眼顿时明亮如星辰,敲定跟脚道:“这可是您说的,不许反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