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8章 家人的态度和觉悟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嘴巴撅这么高做什么?事情你不是全程都听见了嘛!”荆修平走后,萧晋稍稍冲了个澡,穿衣服时见梁喜春拉着一张脸,眼睛里满是幽怨,就无奈的解释说,“待会儿那顿饭,荆老的那两个儿子肯定会出现,我还要配合着他闺女演戏,要是带着你一起,让你上桌不方便,不让你上桌我又不舍得,毕竟你是我的身边人,外人可没资格把你当下人。”

梁喜春仔细将他塞进裤腰的衬衫下摆扯平,低着头一边扣腰带一边弱弱地说:“喜春没有那么不懂事,当然明白您不带我去的缘由。”

萧晋诧异的勾起她的下巴:“那你为啥这副样子啊?”

梁喜春咬着嘴唇,片刻后鼓起勇气问:“您……您和那个荆南风小姐……真的只会演戏吗?”

萧晋一愣,继而哑然失笑,点着她的鼻尖道:“你呀!又开始耍小心思,荆老之前的话你又不是没有听到,荆南风是拉拉,你家先生我就算是有什么花花心思,也肯定没什么结果的。”

“您别骗我,我可是听敏敏说过,诗咏国际的董总以前也只喜欢女人的,而且她的女人就是菁菁小姐。您能把那样优秀且已经在一起的两个拉拉都变成自己的女人,荆南风又算得了什么?”

“我说你怎么那么快就熟悉了我的生活习惯呢,原来是敏敏那个傻丫头被你给套话了啊!”摇了摇头,萧晋拿下衣柜里的外套穿上,“实话告诉你,爷儿没你想的那么神奇,雅洁之所以能被我掰直,最主要的原因是她根本就不是一个标准的同性恋,只不过是对心目中的男人形象要求太高,个性又太自我,再加上对同性一点都不排斥,这才造成了拉拉的假象。

如果非要给她一个定义的话,双性恋反倒更合适一些,至于菁菁就更不用说了,那丫头从头到尾都是直的,压根儿就没弯过。

事实上,要把弯的变成直的,比把直的变成弯的难度要大得多。再说了,我们在澳江撑死只会呆十天半个月的时间,不管荆南风是不是真的弯,都不太可能跟我发生什么不该发生的事情的。”

梁喜春脸上终于露出喜色:“您说的都是真的,没骗我?弯真的很难变直?”

“这一点根本不重要好不好?你家先生我长得不够帅,可能还没人家有钱,人家凭什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看上我?真把我当美女杀手了啊!”

“您是不是美女杀手我不敢确定,但我知道,只要是您想要的东西,就没有不手到擒来的。”梁喜春拿来皮鞋帮他穿上,“最……最重要的是,我之所以愿意坚持跟您到这里来,就是因为这可能是唯一能跟您单独长时间相处还没人打扰的机会,要是您把心思都花在哄别的女人身上,那我冤不冤啊?”

萧晋哈哈大笑,捏捏她的小脸儿说:“好了,吃醋到此为止,你的心意我收到了,现在过去看看花雨换好衣服了没有,时间马上就到了,长辈请吃饭还让人家等待不合适。”

话音刚落,门口就传来西园寺花雨标志性的傲娇声音:“我早就换好了,以为谁都跟你似的婆婆妈妈、和一个下人都能腻歪半天吗?”

萧晋无语,走到小萝莉面前蹲下身,很严肃的看着她说:“花雨酱,喜春是伺候我的人不假,但同时她也是我们的家人,你喜欢欺负她,只要不过分,欧尼酱都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你不能真的看不起她,明白么?现在,欧尼酱认为你应该和她说声对不起。”

“不用不用!”西园寺花雨可是萧晋宠上天的丫头,而且浑身都是可怕的毒物,听说还杀人不眨眼,梁喜春哪里敢让她道歉?闻言立刻焦急的摆手道,“先生,我知道小小姐的脾气,她没有恶意的,您不用……”

“你闭嘴!”西园寺花雨厉声打断她,大眼睛里嗖嗖的往外冒冷气,“死萝莉控,你是认真的吗?”

萧晋仿佛一无所觉,郑重的点头说:“无论你对欧尼酱做什么,欧尼酱都不会生你的气,但是对待家里人,你就应该有家人的态度和觉悟,做错了事情就要道歉,这一点不管是小鸾、二丫、小月还是小纯都不例外,你也应该和她们一样。”

西园寺花雨紧抿着唇,小脸儿绷着,不知是倔强还是生气。萧晋保持着一本正经的表情和她对视,眼里没有一丝退让的痕迹。

不知过了多久,就在梁喜春感觉自己心脏都要跳出来的时候,小萝莉突然望向她,淡淡的说了声:“对不起!”

“没关系没关系!”梁喜春高兴地差点儿没哭出来,连连弯腰道,“小小姐您开心就好,以后有什么需要我做的,您尽管吩咐!”

个人有个人的活法儿,指望梁喜春突然变成硬骨头无异于痴人说梦。萧晋无奈的摇摇头,凑上去在西园寺花雨额头轻轻一吻,然后便牵住她的手说:“就知道我的花雨酱最乖了!走吧,我们去吃饭。”

小萝莉却不动,面无表情的看着梁喜春问:“她不跟我们一起去,是吗?”

萧晋有些不解:“是的,欧尼酱不想她可怜的站在后面看我们吃饭。”

“那我也不去了,我讨厌和不认识的人说话。”

萧晋愣住:“你的意思是……”

西园寺花雨依然望着梁喜春:“我和她一起。”

对此,萧晋的第一反应就是否决,但转念一想,又觉得这似乎是一个增进她们两人感情的好机会,毕竟西园寺花雨至今除了他之外,也只跟巫雁行和梁二丫亲近,连每天都见面的郑云苓和贺兰艳敏都很少有交流。

“怎么样?亲爱的梁喜春小姐,你有胆量和信心替我照顾好花雨酱么?”他笑着问梁喜春。

梁喜春当然明白和西园寺花雨搞好关系的重要性,虽然心里很害怕,但她对“富贵险中求”的意义一向体会深刻,所以稍一犹豫,便咬了咬牙,点头说:“先生请放心,我会尽我最大努力伺候好小小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