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0章 家里快住不下了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思颖啊!你答应我的事情是不是都忘记了?”坐在程思颖的副驾驶上,萧晋头疼的捏着鼻梁道,“翠翠那丫头对我的想法越来越过分了,现在连韵儿都有了不该有的苗头,你这个当老师的可要抓紧时间负起责任啊!”

程思颖正在琢磨他坚持要上自己车的原因,想到某种可能还有点儿小紧张,冷不丁听他说出这样的话,惊的险些亲在前面等红灯的车屁股上。“什么?连韵……韵儿都……”

萧晋苦着脸点头:“你仔细看看我的长相,我总觉得是不是自己的审美有问题,其实我在你们女人眼里帅的惨绝人寰呀?”

程思颖又扑哧一声乐了,摇摇头:“你是不是帅,我没看出来,但你的审美肯定没问题,这一点可以确定。”

萧晋满头黑线:“风凉话以后再说,你倒是赶紧想想办法呀!”

程思颖沉默片刻,道:“关于这件事,我想我应该先向萧先生您说声抱歉。因为我早就试过了,和翠翠深入的交谈也不是一次两次,学校里学的心理辅导和入职前的培训手段几乎都对她用上了,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显然并没有什么用,辜负了您的期望,对不起!”

“对不起就算了,这怎么着都不能说是你的责任。”萧晋无奈苦笑,“翠翠那丫头是个很有灵性的孩子,以前在山里时因为腼腆还不怎么明显,来到大城市开了眼界和胸怀,脸皮也跟着厚了不少,我都没少吃她的亏上她的当,你说服不了她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其实……”程思颖瞟了他一眼,神色有些不自然的说,“我觉得这件事外人根本帮不上什么忙,尤其是像我这样……这样完全没有相关经验的外人,关键还在于您,反正在处理感情方面,您应该很得心应手才对。”

“你太看得起我了。”萧晋翻个白眼,“我对接受女人很得心应手,一涉及到拒绝就麻爪,要不然现在也不会在外面背那么多债了。”

程思颖撇了撇嘴:“那是因为您打心眼儿里就不想拒绝,自然难办。”

“呃……”萧晋有些尴尬的摸摸鼻子,“我发现你现在口才可比以前犀利多了,记得上次见面的时候,你还唯唯诺诺的,好像跟韵儿差不多,连话都不敢说的样子。”

“是吗?”程思颖握着方向盘的双手不自觉紧了起来,目视前方,眼神复杂,“可能……是因为想通了一些事情吧!”

萧晋没有打听别人**的嗜好,等了一会儿见姑娘没有继续解释的意思,便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不再说话。

一路安静的回到学校,梁翠翠、秋韵儿和房文哲打声招呼就进了校门。以前这个时候翠翠总是要跟萧晋腻歪半天的,今天居然如此干脆,这让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很不习惯。

转头见程思颖没有下车,便好奇的问:“你今天下午没课么?”

程思颖摇头:“前段时间运气好,购物抽奖抽到了免费旅游的机会,我已经很久都没有休息了,所以就请了假,明天就要出发,所以待会儿要回家收拾行李。”

“是嘛!那真是要恭喜你了,出去玩就好好放松一下,回来后可要专心工作哦!现在这所学校里也有我的投资了,作为你的老板之一,我会盯着你的!”

开了句玩笑,萧晋便转身坐进自己车里离开了,没有发现程思颖瞪大眼盯着他的车尾灯看了好久好久。

不出所料,夏凝海真的同意了萧晋要带夏愔愔一起进山的请求,搞得那姑娘又惊喜又莫名,一个劲儿的怀疑自己老爹是不是发烧脑子糊涂了,只是她不知道,在她欢天喜地的回家收拾东西的时候,夏凝海给萧晋打了个电话,用江湖大佬一般的口气威胁说:要是他闺女回来的时候不是完璧,他就找人把萧晋的兄弟割下来塞到嘴里然后再装麻袋沉江。

不但直接赤果,还别出心裁,让萧晋在隐隐蛋疼的同时,还不自觉的心生钦佩:长辈就是长辈,我咋就没想出过这么不落窠臼的主意呢?以后有机会一定要找个倒霉蛋试试,滋味儿肯定很酸爽。

傍晚,直升机缓缓降落在囚龙村外已经平整出来的简易停机坪上,夏愔愔一下飞机就张开双臂深深吸了口气,惊喜道:“这里的味道好特别,既充满了大自然的气息,又没有野外那种植物的生气,闻着就让人舒服。”

“傻姑娘,那是因为这会儿家家户户都在做饭,说好听点叫人间烟火气,不好听了就是烧柴火的味儿。”萧晋不解风情的敲了敲姑娘的脑袋,然后便握住了她的小手,凑到她耳边低声说:“别紧张,马屁留着见到奶奶之后再拍,刚才那种话你就是当着全村人的面说,估计他们也只会把你当成一个城里来的傻子。”

小心思被识破了,夏愔愔有点囧,同时又为心上人能如此轻易的体会到自己的心情而甜蜜,用脑袋轻轻撞了他的肩膀一下,然后顺势靠住,忐忑地问:“奶奶脾气好不好啊?万一我带的孝敬她不喜欢怎么办?到时候你可一定要在旁边帮我说话,知不知道?”

萧晋哈哈大笑,见辛冰和郑云苓她们都没有往后看,便快速的在姑娘腮帮子上亲了一下,坏坏地说:“姑娘,好心提醒你一句,这里是我绝对的私人领地,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所以啊,你最好还是别太依赖我比较好,万一我一个忍不住把你拖小树林里给糟蹋了,你喊破喉咙都不会有人救你的。”

“去你的,总是正经不了两分钟,不理你了!”夏愔愔推开他快走几步去追走在最前面的巫雁行与西园寺花雨,萧晋感觉到有人在盯着自己,一扭头就对上了小钺那双仿佛能轻易看透人心的清冷眸子。

“呃……咋了?有什么问题么?”他问。

小钺抿了抿唇,说:“先生,我认为你应该尽快将新家的建造提上日程,因为现在的地方马上就快住不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