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3章 房家的反应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枪手是个女人,而且至少受过非常专业的枪械射击培训,但不是职业杀手。

萧晋曾听沙夏说过,职业杀手最关注人的从来都不是任务目标,而是自己。在策划好行动方式、行动地点和后退路线之后,第一要务就是务必做好自己的清洁工作,以免留下任何能够让人作为线索的蛛丝马迹。喷洒香味持久的香水这种低级错误,是连菜鸟都不会犯的,除非那杀手是想色诱目标。

不过,就算能确定枪手不是杀手,在目前的情况下好像也没啥大用,于是,萧晋回忆半天女人的香味儿,最后人就到了房韦茹的办公室。

“你怎么一大早就来了?”房韦茹刚刚上班不久,正听秘书汇报今天的工作行程呢,见他进来吓了一跳,忙让一脸暧昧的秘书把行程单放下,撵出去之后关好门才微微有些不悦道,“小坏蛋,我是这家公司的总裁,手底下还有一大帮子的人要管呢,你好歹注意一下,给我留一点老板该有的威严吧?!”

萧晋半瘫在沙发上睁开一只眼:“咋了?当老板就是当和尚,要斩断七情六欲才行?”

房韦茹无语的摇摇头,走过去在他身旁坐下,没好气地问:“你见过谁家老板没事儿就在自己办公室偷会小白脸的?一个私生活不检点的女老板,谁会打心眼儿里尊重?”

萧晋把脑袋歪过去深吸一口女人身上的香气,正好就是迪奥真我。当然,房韦茹不可能是那个枪手。“知足吧!要不是南州距离这里有一个多小时的路程,我这会儿可能已经在你家的床上抱着你呼呼大睡了,你连班都甭想上。”

“南州?”房韦茹终于看出了他脸上的疲惫,就怜惜的让他躺在自己的大腿上,一边为他按捏头部一边问道:“你去南州做什么?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萧晋也不隐瞒,直接道:“我昨晚在这里遭到了刺杀……”

“什么?”房韦茹大惊,“那你有没有受伤?快让我看看!”

萧晋抓住她要扒自己衣服的手放在嘴边亲了一下,笑着说:“如果你真那么在乎手下对你的敬畏,以后最好就不要在这里脱我衣服了,因为那只会有一个结果,就是你的衣服也会很快被脱掉。”

房韦茹有些着急,轻打他一下:“都什么时候了还开玩笑,你到底有没有事?好端端的怎么会有人刺杀你呀!”

“我没事,有惊无险,连皮都没有擦破。”轻抚女人丰腴的丝袜大腿,萧晋重新闭上了眼,“要杀我的人是南州的所谓太子爷吕大伟,我连夜赶去南州就是为了抓捕他,没想到被人捷足先登,已经将吕氏父子都干掉了。”

南州首富之子的名头,房韦茹当然也听说过,所以闻言一怔,问:“你什么时候又跟南州吕家杠上的?连杀手都派来了,这仇可不小。”

萧晋摇头:“事情说来话长,有时间再跟你细讲吧!我这会儿来找你,是要你做好准备,吕氏父子雇凶企图谋杀国家调查人员,罪大恶极,他家的财产百分之百是要充公拍卖的。到时候,我会联合诗咏国际以及凝海实业挤掉所有的其它竞拍者,可能长羽集团也会搀合进来,反正不管怎样,吕家资产的分配权肯定在我的手里。”

房韦茹眼睛亮了起来:“你想让我以我们新公司的名义也吃下一部分?”

“这个你看着办,以公司的名义也好,你个人或文哲的名义也罢,甚至拿去拉拢有可能成为盟友的房家人都可以。因为,经过我们四家瓜分之后,剩下的那部分体量肯定不大,可能其中还会有相当比例的劣质资产,具体该怎么操作,你自己拿主意就好。需要钱就跟我说,既然已经当了文哲的便宜爸爸,总得有所表示不是?”

“去你的!”房韦茹拧了他一下,又俯身在他唇上一吻,笑着说,“要是早知道跟了你之后好处不断,当初打死我都不会那么纠结。”

萧晋哈哈一笑:“你呀!明明对和我的关系中有交易成分那么在意,却偏偏总这么时不时的拿出来提醒自己,有病啊?难不成你也有受虐倾向?”

“也?”房韦茹的眼中登时就闪烁起八卦的光芒,“你身边的女人中有受虐癖?是谁?董雅洁?贾雨娇?还是那位名医巫先生?”

萧晋挑挑眉:“我女人那么多,你为什么只猜她们三个?”

“因为她们三个平日里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女强人模样啊!人都会拼命去掩盖自己缺陷的,私下里自卑的人,外在表现通常都非常自傲,这也是人之常情嘛!”

“那我呢?你觉得真正的我是个什么样子?”

“你最容易看透了。”房韦茹轻抚他的脸庞,柔声说,“每天张牙舞爪的,看上去什么都不在乎,我行我素的令人发指,其实内心比女人还喜欢纠结,一边喊着麻烦,又一边拼命的往自己身上揽责任,走一步恨不得把后面十步都先想出来,步步为营,如履薄冰,我看着都替你心累。”

萧晋呆住。他怎么都没想到房韦茹竟然已经如此的了解他了,很明显,虽然这个女人口口声声说两人只会是短短几年的露水情缘,实际上却在非常认真的对待彼此的关系,甚至感情。

安静片刻,他的手就滑进了女人的OL裙子,邪笑着问:“亲爱的韦茹姐,你刚才锁好门了么?”

房韦茹满头黑线,把他使坏的手拽出来,起身道:“少来!以后我是坚决不会再跟你在办公室里胡闹了,真想我的话,晚上早点到家里来。还有,昨天晚上你让省城江湖的人砸了我们家那么多场子,这事儿我还没跟你算账呢!”

萧晋吧嗒了下嘴,脑袋枕着双手问:“是你要跟我算账?还是你父亲要跟我算账?”

“我父亲倒是什么都没说,只是把代雷叫回去狠狠训斥了一顿。”房韦茹倒了杯威士忌过来给他,“但是我家的其它人就很不满了,昨儿晚上深更半夜,我二哥、堂弟、堂妹一大堆的亲戚给我打电话,他们不敢找你,却要我给他们一个交代,好像你已经被我迷得神魂颠倒对我言听计从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