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3章 吸血妖精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所谓的忍术不过是一种潜行刺杀手段而已,肯定没有影视作品里表现的那么夸张,但萧晋知道,岛国人种并不愚蠢,相反还很聪明,能被他们传承数百年的东西,必然有其独到之处,只是没能想到原本只应该成为男人玩物的小戟会如此恐怖,单就暗杀这一项技能而言,沙夏绝对不是她的对手。

“先……先生……”

竹下千代子颤抖的声音将萧晋从震惊中拉回来,于是他走上前,无奈又宠溺的望着小戟说:“好啦!哥哥已经知道你很厉害了,别胡闹了,快把千代子放开。”

小狼用手里剑剑尖在竹下千代子脖颈的Choker上轻轻滑动着,寒声说:“区区一只戴着狗链子的母狗而已,再敢冲主人乱吠,我就把你这颗漂亮的狗头割下来,再塞到你的B里,记住了吗?”

萧晋听得满头黑线,伸手一把将竹下千代子扯到怀里抱住,瞪着女孩儿道:“以后不可以再说脏话,否则我就给你下死命令:不准再踏出囚龙山半步!”

小狼有些愤怒:“小钺是你的玩偶,我不是。”

“但我是唯一愿意且有可能给你自由的人!”

小狼一滞,烦躁的挥舞了一下手里剑,不耐地问:“今晚叫我来做什么?”

萧晋不理她,低头看着怀里仍在瑟瑟发抖的竹下千代子,柔声道:“别怕,小戟是我妹妹,她不会伤害你的。”

“这可不一定。”小狼很不给面子的拆台。

萧晋郁闷的叹息一声,伸手指向客厅沙发,沉声命令道:“去哪儿坐着,再不听话,就给我马上回山里继续照顾奶奶去!”

小狼抿了抿唇,冷哼一声,去沙发上坐下了。

摇摇头,萧晋将竹下千代子抱起来放在床上,说:“别胡思乱想,我没有理由杀你,吓唬你也不需要用这种手段,小戟那孩子的性子刚刚你也看到了,连我都觉得头疼,你就当是一场比较吓人的恶作剧吧!”

竹下千代子身子颤抖的厉害,小脸儿煞白,“你……你的身边怎么会有……会有忍者?”

萧晋微微一怔,敏锐的从她眼中发现了什么,稍一思索便道:“这个说来话长,简单来讲,应该算是个意外收获吧!我的运气总是这么好。放心,我绝对是根正苗红的华夏人,家族里没有岛国人,更不带丝毫的岛国血统。”

竹下千代子眼底的恐惧淡去一些,但嘴唇依然毫无血色,抓着他的衣袖问:“先生,您……您今晚能不能留下来……陪我?”

“当然没问题,这原本就是我的打算嘛!”俯身吻吻女人的额头,萧晋又道,“不过,你得先在这儿等我一会儿,去放水泡个澡吧!待我跟小戟谈完了事儿,咱们一起洗。”

说完,他起身走出卧室,冷不丁旁边一个又香又软的身子扑到他的身上,甜腻的声音随之响起:“哥哥!小狼她不开心,所以我又出来啦!你有没有想我?小狐狸可是非常非常想念哥哥的哦!”

瞬间,萧晋的心就开始不争气的噗通乱跳,苦笑着将丫头背到沙发上放下,说:“哥哥当然很想你……不,应该是最想你才对。”

“真的吗?”小狐狸惊喜的勾住他的脖子,眼波流转,清纯的脸上满是令人迷醉的妩媚,“那今晚就让狐狸陪你好不好?狐狸最喜欢哥哥了呢!”

萧晋用力咬了下舌头才把要脱口而出的一个“好”字给堵回去,堆出自己最亲切的笑容说:“今晚不行,哥哥要陪刚才那位竹下姐姐,而且,小狼还有任务要做,你们两个也没办法分开呀!”

“就知道哥哥是在骗人!你最喜欢的明明是小狼,总是让她出来,从来都不管狐狸和兔兔有多无聊。”小狐狸赌气的松开他,抱住手臂,小嘴儿撅得高高的,粉嫩嫩亮晶晶,可爱中都带着让人难以抗拒的诱惑。

萧晋又开始头疼,心说小姑奶奶诶,我敢喜欢你吗?吸血妖精似的,看你一眼都恨不得为你精尽人亡,要是真天天都能见着你,老子还活不活了?

“好了好了,不准说气话。”在旁边坐下,他揉着女孩儿的脑袋说,“你是知道的,哥哥之所以总是让小狼出来,是因为有很多事情需要她去做呀!”

“我也可以帮你啊!小狐狸也是很厉害的。”

“哥哥当然知道你很厉害,可你这么可爱,是个男人见了你都会喜欢,万一被谁给抢走了,让哥哥还怎么活嘛!”

“不会的,小狐狸是哥哥一个人的,要是别的男人,我宁愿死,也绝不会让他们得逞!”

“那哥哥就更活不成了。”摸摸女孩儿的脸蛋,萧晋继续无良的哄,“所以啊,小狐狸要乖,就算是为了哥哥,先暂时委屈一下,等什么时候不这么忙了,一定天天都让你出来,只偶尔换一次小狼和兔兔,好不好?”

“哥哥最好了!”小狐狸开心的在他脸上重重吧唧一口,然后又做贼似的小声说:“兔兔也是可以经常出来的。”

萧晋哈哈大笑,刮了下她的鼻尖,“傻丫头,小狼可不像你,她是能知道你们说过做过什么的哦!”

小狐狸后怕的吐了吐小舌头,抱着他撒娇:“那待会儿你可要替我跟她说两句好话啊,小狼发起火来很恐怖的。”

“嗯,放心,有哥哥在,小狼绝不敢对你怎么样的。”

“我劝你还是多让狐狸和兔子陪陪你的好。”小戟的气质陡然一变,可爱与妩媚顷刻间变成了冰冷,“因为,一旦我恢复了自由,就会立刻抹杀掉她们。”

萧晋眉头蹙起:“那你呢?别忘了你也不是这具身体的主人格。”

小狼眯起眼:“小戟需要我的保护。”

“她同样也需要狐狸和兔兔的排解和减压。”萧晋点燃一支烟,说,“虽然我对心理疾病方面了解不多,但我知道,多重人格都是主人格潜意识的映射,每一个都有其存在的用途和意义,需不需要消除、要不要消除,都应该由主人格来决定,同样作为副人格的你,没有资格替小戟做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