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2章 最爱玩的游戏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萧晋与蒲小瑜的谈话并没有刻意压低声音,所以活动室里的那些学生全程都听到了,也很轻易的就从对话内容中得知了一个让他们以为自己耳朵出现了幻听的真相——这个姓萧的男人给了蒲小瑜五百万,想让她做某个女人的替身,但她没有同意,而男人竟然非但没把钱收回去,还又要上赶着再给她五百万。

羡慕和嫉妒,这是此时此刻所有女生心里的情绪。她们猜到了蒲小瑜突然的富有是因为男人,但怎么都没想到她什么都没有出卖。换句话说,她们就算是想卖都不一定能卖出五百万,而蒲小瑜拼命的拒绝却拒绝来了一千万。

什么叫差距?什么叫云泥之别?蒲小瑜就是高高在上的美丽云朵,她们则只能成为被别人踩在脚下的肮脏污泥。

蒲小瑜当然没有接萧晋递来的支票,看向他的目光也变得轻蔑无比,好像很不齿他的为人,只是不知为什么,眼泪流的越发汹涌了。

“一直以来,我都以为你和别的男人不一样,这也是我始终都对你念念不忘的原因。没想到,到头来我还是错了,原来你也只是一个穷的只剩下钱的可悲男人。再次抱歉,请收回你的支票,我也不会离开这个城市,因为我还有学业要完成,至于今后会有怎样的下场,我愿意相信这个世间自有公道在。”

这番话一出来,好几个女生、甚至男生都感觉到了心痛。那可是一千万啊!只要不作死炒股票,一辈子都不用再苦苦的挣扎奋斗了,蒲小瑜真是个蠢货,为了一点可笑的自尊心,竟然甘愿放弃一生的轻松,还说什么公道,简直傻B!

萧晋自然不会和这些学生有一样的想法,只是有点想笑,因为这还是他人生第一次被人骂“穷的只剩下钱”,还一点脾气都没有。

蒲小瑜说完就继续往外走,背影挺直,脚步坚定,萧晋正犹豫着要不要再说点什么呢,一直都转着什么心思的张老头儿却跳了起来,身手矫健的冲过去拦在蒲小瑜身前。“小贱人,老子跟你的账还没算完呢,谁让你走了?”

蒲小瑜一阵气苦:“那你想要怎样?”

“哼!”张老头儿冷笑,“老子无缘无故被你打了,现在感觉头晕脑胀,说不定身体已经出什么问题了,你必须带我去医院检查身体。”

蒲小瑜呆了呆,接着便苦笑着摇了摇头,自语道:“看来今天该着我倒霉,碰到的所有人都这么的卑鄙无耻。”

“嘿!小婊子你还敢骂人?老子……”

张老头抬手就要扇她,可手臂刚抬起来,就被一只小小的但力量却极大的手给攥住了,生疼。

“啊啊啊……放手!我警告你,老子……”

话又没能说完,因为小钺一巴掌就将他扇倒在地,直接把他给打懵了,连装死碰瓷都没想起来。

在这个扶老人都有很大概率被讹上的扭曲时代,谁敢当众打老人?别说张老头儿了,就连那些学生都震惊的张大了嘴巴。

然而,让他们更加感到不敢置信加不可思议的是,那个身穿JK制服的小姑娘打开了手里画筒的盖子,下一刻竟从里面抽出了一把三四十公分的短刀,一脚踩住张老头的胳膊,面无表情的举刀就要砍下。

“住手!”蒲小瑜挡在小钺刀下,愤怒的质问道:“你干什么?怎么可以无端伤人?”

小钺依然面无表情:“蒲小姐,请你让开,不要妨碍我执行命令。”

听到“命令”两个字,蒲小瑜才反应过来,咬了咬牙,扭头望向萧晋:“萧先生,你不是说你‘言出必行’吗?这才过去几分钟,难道就要食言了么?”

萧晋依然完美的诠释着什么叫无耻,吐了个烟圈,淡淡道:“此一时彼一时,刚才的你还可以在我怀里撒娇,现在却马上就要毫无瓜葛了,当时说出的话自然就失去了效力。这就像两个人合伙做生意一样,分道扬镳之后,合作时定下的协议必需作废,否则对谁都没好处。”

“你……”蒲小瑜下意识的就又想骂他无耻,可一想到这根本没用,就郁闷的差点吐血。

萧晋看上去非常得意,又笑眯眯地说:“小瑜,让开吧!我都还没摸到的屁股被这个老杂毛抢了先,已经不单单是你跟他之间的矛盾了。另外,你真以为你能挡得住我家小钺么?”

蒲小瑜看看神色始终冰冷的小钺,再看看头顶寒光闪闪的刀,焦急的不知如何是好,嘴唇都咬白了。突然,她脑海中一亮,立刻就道:“不对!你还是在骗我!刚才院长在这里说过一句话:他已经通知了这老头的子女;也就是说,你进来之前的打算本就是把惩罚落在老头子女的身上,并没有要伤害他的意思!”

“嗯,虽然有点自作聪明,但能想到这一点,已经说明你非常的细心了。”萧晋点头微笑,“说实话,这会儿我还真有点儿喜欢你了呢!”

“哼!你少玩这种模棱两可的套路,无非就是唬人而已,我已经不会上当啦!”

“是么?小钺,打开你带来的箱子给她看。”

小钺无声的收起短刀,走回萧晋身后,蒲小瑜这才注意到之前她所占的位置还放了一个约莫十六七寸的公文箱。

片刻后,公文箱被打开了,活动室内清晰地响起了数道吸凉气的声音,几乎所有人都直勾勾的盯着箱子里面的那片红色。

那是满满的一箱华币,全是百元面值,像砖块一样码得整整齐齐,粗略估计至少不低于九十万。

“箱子里装了整整一百万,是我放在车里应急用的,之所以把它拎过来,是打算用里面的钱和老杂毛的子女们谈一笔交易。”萧晋微笑开口,翘起的嘴角中充满了邪恶,“或者,更准确的说,我想和他们玩一场游戏,我最爱的游戏。”

蒲小瑜心脏不可遏制的跳动起来,她隐隐有种感觉,可又始终抓不住看不清,只知道不管萧晋最爱玩的游戏是什么,一定都非常的刺激和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