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9章 正常与不正常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萧晋找到蒲小瑜的时候,那女孩儿还没走出高尔夫球场。

女孩儿开了一辆高尔夫球车,因为没车灯,只能靠着球场远处的灯光勉强看到路面,所以她开的很慢,若不是时不时的抹一下眼泪,从后面看上去,晃晃悠悠的倒像是出来遛弯儿一样,有点可怜,也有点可爱。

为了给后面的车让路,蒲小瑜把球车停在了路边,却不料那辆车却在她身旁停了下来,仔细一看,正是曾经坐过一次的S8。

后车窗降下来,萧晋看着她笑:“姑娘,你丢东西了。”

蒲小瑜赌气的咬着嘴唇:“我什么都没丢,那些钱本来就是你的。”

“我指的不是钱,而是一个大活人,你确定不是你的丢的吗?”

蒲小瑜呆了呆,紧接着想到什么,眼睛里就绽放出激动的光芒,连身体都微微颤抖起来。“我……我不知道……”

车门打开,萧晋的话不容置疑:“上来你就知道了。”

只犹豫了不到五秒钟,蒲小瑜就坐进了车里。

“把钱拿回去吧!”将她的卡递过去,萧晋道,“我说过,只要你不在会所里工作,那这些钱就是你的,所以,请不要损害我的信誉,谢谢!”

蒲小瑜不接,只是胆怯又勇敢的看着他的双眼问:“我……我丢的那个大活人在哪儿?”

萧晋无奈一笑,拉过她的手将卡塞进她的手心,然后说:“我是一个很喜欢自作多情的人,通常情况下,这种时候我会回答诸如‘你丢了男朋友’之类的土味情话,但很可惜,我现在已经有了心爱的女人,所以,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希望我们能成为朋友。”

女孩儿眼珠子瞪大,里面满满的都是不信。“你上次不是说最爱那位小鱼儿小姐吗?”

萧晋摇头:“我记得我的回答是‘曾经很爱’。”

“所以,事实上你已经不爱她了,是吗?”

“姑娘,她已经离开我九年多了,爱与不爱又有什么区别呢?”

“有区别!”蒲小瑜表情认真且严肃的说,“如果她在天有灵的话,得知你已经不爱她了,一定会非常伤心的。”

萧晋怔住,疑惑的问:“你连见都没有见过她,凭什么这么笃定?”

“因为我就是这么想的。”

“呵呵!那你可真不是一般的霸道,连你死了都不能重新生活,未来爱上你的那个男人该有多惨啊!”

“我不是这个意思。如果我深爱我的男人,在完全没有办法继续陪伴他的情况下,当然希望他能重新振作起来并继续向前,可这不代表我会想要他忘记我。”

萧晋沉默,良久之后叹息一声,喃喃道:“我怎么可能会忘了她呢?”

看着他消沉落寞下去的侧脸,蒲小瑜眼中就流露出怜惜的神色,歉意道:“对不起萧先生,我太过分了,不该问您那样的问题,您能因为我只是和她背影相似就给我五百万,很明显是一个非常痴情的男人。”

萧晋自嘲一笑:“这你可看错了,这世界上如果只有一个不痴情的男人,那一定是我。”

蒲小瑜又瞪圆了眼:“为什么?”

萧晋扭脸瞅着她:“姑娘,你是好奇宝宝么?我好像没有义务向你袒露我的**吧?!”

女孩儿低下了头,弱弱地说:“对不起!我、我只是想多了解你一点。”

萧晋挑了挑眉:“那还是算了吧,我怕你了解我之后,咱们之间会连朋友都没得做。”

蒲小瑜笑了:“我还是头一次见这么贬低自己的,您有那么不堪吗?”

“真有。”萧晋一本正经的点头,“一般只要是精神正常的女人,认识我之后都该有多远就躲多远。”

“那您心爱的女人呢,她的精神也不正常吗?”

“是的,很不正常,所有爱上我的女人,都不是一般的女人。”

蒲小瑜撇了撇嘴,不吭声了。

不一会儿,她感觉车子好像不动了,抬头往外一瞅,却发现已经到了自己所住公寓的楼下。

“萧先生,我……”

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她皱皱眉,拿出一看是个陌生号码,直接挂断,然后张嘴刚要继续,铃声居然又响了起来,看看还是那个号码,不由有些恼怒的接通,质问道:“你谁啊?”

身旁和手机听筒里同时响起萧晋的声音:“我以为你上次给我留电话号码是希望我给你打电话的,原来我又自作多情了。”

女孩儿惊喜的转过脸来,乌溜溜的眼睛里像是有星辰在闪烁。

萧晋笑着挂断电话:“以后找我不要再去茶花了。”

蒲小瑜双手捧着手机:“我……我可以随时给您打电话么?”

萧晋很认真的想了想,说:“深夜之后还是尽量不要打了,我这个人起床气挺大的。”

“我知道了。”女孩儿重重点头,手指扣住门锁,“那我上去了,萧先生……晚安。”

“晚安。”

女孩儿开门下车,朝单元门走了两步,忽然又转过身来,脸色通红的问:“萧先生,您觉得我……我像个精神正常的人吗?”

萧晋心弦狠狠跳了一下,回答:“我希望你是正常的。”

蒲小瑜眼中光芒熄灭,撅嘴跺跺小脚:“我真希望你能一直都像上次给我五百万时那样满不在乎。”

望着女孩儿提着裙摆跑进单元门的背影,萧晋深吸口气,压下心中复杂酸涩的情绪,冷冷的对小钺吩咐道:“通知小戟,让她即刻开始监视蒲小瑜,注意,要把这个女孩儿当成顶尖高手一样,决不能有丝毫大意。”

“是,先生。”小钺点头答应,却在驶出小区后又道:“先生,除了好像对您有了好感之外,我没有发现蒲小瑜有任何问题。”

萧晋点燃一支烟,降下车窗,怔怔望着马路上的车流说:“相信我,我比任何人都希望她只是单纯的对我有了好感。”

与此同时,蒲小瑜的公寓中,女孩儿拿着电话站在打开的窗前,脸上的表情比深秋初冬的夜风还要冷冽。

“今天我鲁莽了,不但没有凑效,反而加深了他对我的怀疑,为防意外,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不要让任何不该出现的人联系我,具体的等我指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