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0章 谁比谁高尚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来到陆熙柔家,果不其然,孔雅秀的脸拉得老长,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尤其是看见陆熙柔亲热的挽着萧晋胳膊的时候,好像恨不得冲上来将萧晋的那只胳膊直接卸下来。

这倒不能怪她太过凉薄,对于无法给女儿安稳和幸福、偏偏又霸占着女儿不撒手的男人,没有哪个做父母的心里会好受。

重口味的北方菜没了,丈母娘给亲手做饭的待遇也没了,要不是陆熙柔嚷嚷着喊饿,萧晋估计自己连顿饭都可能混不上。

餐桌上的气氛非常诡异,陆翰学沉着脸不说话,孔雅秀总是有意无意的跟陆熙柔谈及谁谁家儿子刚从国外回来或者进了某五百强企业之类的话题,而陆熙柔却不停的给萧晋夹菜,乖巧的就像个小媳妇儿一样,恨得孔雅秀没少拿眼神剜他。

至于萧晋,脸皮够厚,来都来了,也没什么好害怕的,反正被添堵的人又不是他。

吃过饭,陆翰学照例把他叫进了书房,却没有第一时间说什么,而是点燃烟,透过烟雾看了他好一会儿才开口。

“我以为你是一个聪明人。”

萧晋嘴角微翘:“陆叔叔过誉了,一个经常干蠢事的家伙,无论如何都不该是聪明人才对。”

陆翰学眯了眯眼:“上个月听闻你在夏家千金的生日宴上冲冠一怒,我在欣慰的同时还有点生气。欣慰自然是因为觉得你体会到了我的暗示并对我足够尊重,气的是你居然那么快就另结新欢,以前当小柔是什么?

现在我才发现自己错的非常离谱,所谓的尊重就是一个笑话,你也没有另结新欢,而是脚踏两只船,将我陆翰学的女儿和夏家千金玩弄于鼓掌之间。萧晋啊萧晋,你好大的胆子!”

“不是脚踏两只船,而是N只。”萧晋在心里不要脸的嘀咕了一句,然后道:“说句可能会让您发怒的话,我也觉得自己胆子很大,不过,这个胆子不是我自己的,而是小柔和愔愔她们给我的。”

陆翰学目光一厉,刚要拍桌子,忽然反应过来他这句话的意思,就再顾不上愤怒了,瞪大了眼震惊道:“什么?你……你是说小柔和夏家千金她们……她们都知道?”

萧晋点头:“一直都知道,而且坦白告诉您,我不止她们两个。”

陆翰学霍然起身,手臂颤抖着指了他好一会儿,咬牙道:“我绝对不会允许你和小柔在一起的。”

“这个恐怕不是您能左右的。我喜欢小柔,想和她永远在一起,既然她都没有嫌我花心,我自然没理由不回应她的感情。”反正都答应陆熙柔要继续扮演她的男朋友,萧晋索性豁出去了,说的一脸认真且诚恳。

陆翰学勃然大怒:“放屁!连专一都做不到,你也配说喜欢这两个字?”

看着这位知府大人愤怒并鄙视的表情,萧晋眼前忽然浮现出一张绝美的脸庞,神色一冷,脱口道:“那陆叔叔您呢?配对孔阿姨说那两个字吗?”

陆翰学面容一僵,继而眉头蹙起:“你什么意思?”

萧晋冷笑:“您应该清楚,和您曾经的所作所为比起来,小侄脚踏几只船虽然无耻,但起码是个男人。”

陆翰学瞳孔蓦然放大,慢慢的坐回椅子里,脸上再没有一丝一毫的咄咄逼人。

“你……是怎么知道的?”

“不瞒您说,雁行现在也是我的女人,她的儿子还是我的徒弟。”

陆翰学的拳头瞬间握紧:“她有个儿子?”

“别害怕,”萧晋轻蔑道,“那孩子是个孤儿,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陆翰学身体明显一松,拳头也张开了,这让萧晋看他的眼神越发鄙夷起来。

“两年前……让小柔中毒的人,是不是她?”

“怎么?您还想报复不成?”

陆翰学苦笑一声,“终究都是我负了她,有什么资格报复?”

能说出这句话,起码代表他并不算一个卑鄙无耻之徒,所以萧晋的表情缓和了一些,道:“她一直都活在对你的怨恨之中,以至于心理都有些扭曲,我花费了一年多的时间都没能感化她,最后还是在小柔面前死过了一次,才终于想通。”

陆翰学脸色煞白:“小柔也……也知道了?”

“是的,也正是因为有小柔的存在,你才能活的好好的,因为雁行知道,报复你会让我非常难做。”

“这么说,我还应该感谢你玩弄我女儿的感情了?”

“您怎么想是您的事。作为小柔的父亲,您完全有理由和资格阻止我们在一起,但也仅此而已,因为站在男人的立场上,您并不比我高尚。”

到底是官至四品的知府大人,在短暂的因过往而伤怀触动之后,陆翰学很快就恢复了一名高官应有的气场。“萧晋,你是不是觉着你的平易已经在龙朔站稳脚跟,我就拿你没办法了?”

萧晋讥讽一笑:“不管您信不信,从很早之前我就希望能见到您动用手里的公权来为自己谋利了,因为您的官风正是小侄还敬佩您的唯一理由,一旦这个理由消失,那我就再也没有资格阻止雁行达成心愿了。”

陆翰学眯起眼:“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萧晋不可置否的耸耸肩:“刚刚小侄已经说过,您怎么想都是您的事,我、雁行和小柔会怎么想,也是我们自己的事,您无权干涉,也干涉不了。”

“为了另外一个女人而威胁我,这就是你口口声声的‘喜欢我女儿’?”

“这个问题雁行比您更有资格问我,因为我为了您的女儿也生生拦了她一年多,且险些害得她香消玉殒。”

陆翰学不吭声了,只是双眼直勾勾的盯着萧晋的脸,让书房里的空气凝重压抑到了极点。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他已经明白过来,跟萧晋这种天不怕地不怕的滚刀肉是谈不出什么结果的,要想彻底解决这个问题,还是得先说服女儿才行。

良久,他在烟灰缸中摁熄了香烟,但紧接着又点燃一支,说:“最近一直在跑你医院事情的人是以前龙朔江湖的所谓大佬贾雨娇,不出意外的话,她也是你的女人之一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