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6章 忍常人所不能忍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当家做主的到底是谁,这是一个所有人都心照不宣的秘密,也正因为是秘密,所以就算人人都知道,也不能明说出来,尤其是当老爷的决不能承认。

孙主任的酒糟鼻好像瞬间就扩展到了全脸,瞪眼道:“你……胡说八道!我的意思明明是说人家宁助理是不辞辛劳的来帮助你们的,你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辱于他,这是何道理?国家的主人的当然是人民,可你的行为又有哪一条符合‘人民’这两个字?在我看来,倒是和需要‘被**’的那一类非常相似呢!”

这就是真正的官老爷跟宁鸿振那样的雏儿之间的区别,上纲上线倒打一耙简直就是必备技能,好在萧晋不是官,而是个流氓痞子。

“我们需要他的帮助吗?”简简单单一个反问,就把孙主任噎的险些被口水呛住,“刚才杨主管也说过了,我们村的人均收入比许多城里人都要高,现在山路已经开始建设,悬崖电梯的主体工程也已经完成,最多两三个月,囚龙山就再也无法成为囚龙村村民接触外面世界的阻碍。

至于孙主任口中的先进文化和经验,如果是你亲自来做,勉强还可信一点,宁鸿振有什么?农村生活的经验?还是当村长的经验?一个四肢不勤五谷不分的官宦子弟,不过是上了个大学而已,在孙主任眼里就算先进了吗?如果真是这样,那爷儿可真要为巡抚衙门感到悲哀了,鼠目寸光到如此地步都能窃居高位,领导们的眼睛都是瞎的吗?”

“大胆!”孙主任重重地一掌拍在桌子上,目呲欲裂,一身正气,“萧晋,你竟敢毁谤衙门,妄议政令,知不知道我现在就可以以寻……”

“寻衅滋事罪嘛!我懂,弹性这么大的、意义又如此不明朗的律条,原本就是专门发明出来给你们用的,不用白不用。”萧晋冷冷的打断道,“正好,天石县的边局长已经在了,孙主任大可以直接命令他把我抓起来。”

孙主任一滞,脸色就慢慢的由红转成了白,又从白变成了青。

萧晋是什么人、有多大的能量,他心里清楚的很,前任长史金景山都倒下了,他又算什么?只不过他在衙门里属于巡抚一系的官员,巡抚的侄子被当众那么欺负,必须站出来有所表示才行,只是没想到萧晋竟然一丁点的面子都不给,话赶话到了骑虎难下的地步,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真让边成业把萧晋抓起来?笑话,就算不怕萧晋的事后报复,万一人家边成业不听命令怎么办?毕竟人家是天石县的官员,而他也不是司法系统的,按照规矩,他只能老老实实的报警,没资格直接下令。

就这么认怂?那之前站出来干嘛呀?丢人不算,马屁也没拍好,简直愚蠢到了极点。

“萧老师!”就在这时,老好人杨德厚又开口了,只听老头儿呵呵笑着说,“年纪大了,身体不行了,才走了几个小时的山路,肚子就要造反,萧老师,你们要是还有话要谈,那尽可以继续,但我可不等你们了,好酒好肉在前,只能看不能吃太折磨人啦!”

到底是老官油子,话说的两边都不得罪,也没有仗着自己的品级压人,只是拿年纪说事儿。你说人家一老头儿都这么可怜了,萧晋还好意思继续么?不敬官位起码也得敬老嘛!

“哎呀真不好意思,大家赶紧动筷子吧,千万不要客气!都是村里自有的东西,没啥卖相,胜在纯天然,味道还不错,诸位大人一定要多吃一点啊!”萧晋笑呵呵的招呼完,扭头就瞪了仍然被边成业拽住的宁鸿振,训斥道:“傻了你?还愣着干嘛?赶紧给杨主管和诸位大人倒酒啊!”

宁鸿振差一点儿没骂出娘来,好在他还不算太蠢,在场的众人中,他年纪最小,更谈不上什么资历,伺候未来的官场前辈吃饭喝酒本就是应有之义,如果断然拒绝,或许没人怪他,但心里难免会有那么一点点的不舒服。

还是那句话,他的巡抚大爷不可能照顾他一辈子,将来路途走的怎么样,还得看他自己。

甩开边成业的手,他重重哼了一声,来到杨德厚这桌拎起了酒坛子,开始按照品级高低的顺序倒起酒来。

有句话叫“能忍常人所不能忍,就能成常人所不能成”,宁鸿振的态度够了,但毕竟还是太年轻,倒酒的过程中整张脸都是黑的,谁看了会舒服?

反正马建新就在心里一个劲儿的摇头,因为他知道,这种情况下,宁鸿振要么装血性跟萧晋拼命,要么就扮城府选择隐忍,不管是哪一个,都能给人留下不错的印象,只可惜,这位少爷偏偏选择了最不该选择的应对方法,自以为是稳重智慧,却把什么都写在脸上,瞎子都能看出来他既没脑子为人又怂,在场有一个算一个,只要是将来想干点实事的老爷,就肯定不会选择重用他。

萧晋出手还是那么精准毒辣!他这哪儿是在羞辱宁鸿振?分明是在毁人呀!

村子里宰的山羊是正儿八经吃草长大的,河蟹也是纯野生的,再加上野山菌和些许松露的调味,萧晋招待的这顿饭就算不可能合所有人的胃口,也绝对没人能挑出毛病来,更何况桂花酒确实好喝,连唯一的女性肖楚楚脸上都多了两抹酒晕,更不用说始终都兴致高昂的杨德厚了。

不多时一顿饭吃完,勉强算得上宾主尽欢,除了一直在倒酒闻味儿的宁鸿振。

这时,几名村妇来到小广场开始收拾,萧晋用筷子扎了两块羊肉到碗里,然后又往上放了个馒头,像喂狗一样丢在宁鸿振面前,笑眯眯地说:“宁助理辛苦了,最后再麻烦你跟几位大嫂一起端端东西,然后就可以吃饭了。”

宁鸿振闻言,怒火噌的一下就直冲脑门,眼珠子都红了,咬着牙一字一字的说道:“姓萧的,你不要欺人太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