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9章 夏凝海的郁闷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是……不过我就……就踢了几脚,你看,梁小姐好好的,根本没有受伤。”

夏承福指了指梁喜春,试图以此来证明什么,不过这显然并没有什么用,因为夏凝海脸上的怒火又旺盛了几分。

“一个大男人,当众调戏一个弱女子不成就动手打人,还‘就踢了几脚’,我夏凝海虽不敢说英雄一世,但也算光明磊落了大半辈子,怎么就会有你这么孬种的堂弟!”

夏凝海越说声音越大,到最后几乎变成了大吼,整个人也气的发抖,吓得一旁夏愔愔慌忙捋着他的后背劝道:“爸,您消消气,家大业大,难免出几个败类,为了这种垃圾,不值当的。再说,刚才他喊那么大声‘我不当夏家人’,在场那么多亲友都听到了,既然他已经自绝于我夏家,您又何必大动肝火呢?”

夏愔愔不知道父亲与萧晋的交易,所以这番话是她自己思考出的结果。她爱着萧晋,自然了解萧晋对于身边人被伤害后的态度,同时她也是夏凝海的亲生女儿,当然也要为父亲着想。唯一两全其美的办法,就是将夏承福刚才喊出的那句话给坐实了——一个已经自我驱逐出夏家的人,根本没资格让她最爱的两个男人发生矛盾。

由此可见,身为夏凝海的女儿,她的智商与情商当得上“出类拔萃”这四个字,平日里在萧晋面前的那种小女人样儿,不过是恋爱中的状态罢了。

夏承福说出那句话是萧晋特意诱导出来的结果,为的就是营造出一个绝佳的台阶,再加上亲生闺女的神助攻,夏凝海自然会立刻就坡下驴。

冷哼一声,他道:“也对,那句话我也听到了,既然承福你已经不想再做夏家人,那我当然没资格再教训你什么,今天就先这样,等你伤好了,我会派人去找你谈回购股份的事宜的。”

夏承福大骇,就像他说的那样,离开了夏家的支持和保护,他狗屁都不是,而且,这些年他仗着夏凝海亲堂弟的身份没少在老家县城作威作福,一旦这事儿传扬回去,那些被他欺压过的人不集体生撕了他才怪。

他想抱住夏凝海的腿乞求原谅,无奈手还被钉在桌子上,只能拼命的大叫:“堂哥!堂哥我错了!刚刚那是萧晋逼我说的啊!我现在的一切都是夏家给的,怎么可能会不愿意做夏家人?堂哥,求求你了,绕过我这一次吧!”

夏凝海根本不理他,很是绝情的转过身,摆手让保镖把夏承福给抬下去治疗,对于他一路的哭喊充耳不闻。

“小子,我的家事处理完了,你可还满意?”

得,真把准老丈人给气着了,这是非得发泄爽了才行啊!

萧晋心里苦笑,表情却做出惶恐的样子来,弯下腰去,恭敬的说:“叔叔您言重了,今晚是小子一时冲动,做事莽撞了些,若是惹您生气了,小子认打认罚。”

“哼!算你小子还知道尊敬长辈!”夏凝海脸色好了一些,沉声说,“大人不记小人过,念在你是在为身边人出头的份儿上,老子就不跟你一般见识了,但是,今天是我女儿的生日,你竟敢如此扫她的兴,这件事可不能说算就算。从现在开始,给你半个小时,我闺女要是没能真正开心的笑出来,老子就打断你的腿!”

夏愔愔一听就急了,晃着父亲的手臂撒娇道:“爸,我知道萧晋的脾气,火一上了头就什么都顾不上,这事儿您就让我自己跟他算账,好不好?”

“不好!”夏凝海没好气的瞪了闺女一眼,然后就冲萧晋指指腕表,“小子,已经过去半分多钟了哦!”

“爸!”夏愔愔还想再说什么,小手却被萧晋给握住了,只听他柔声道:“别担心,叔叔给我的惩罚很公平,半个小时呢,时间很充裕了。”

“你什么意思啊?”女孩儿本能的就开始耍小性子,“我可告诉你,你毁了我的生日,我这会儿是真的真的非常生气哦!”

“知道知道,来,我先带你去看送你的礼物。”萧晋笑笑,拉着她就朝宴会厅大门走,没几步却又停下来,回头问夏凝海道:“夏叔叔,让愔愔开心的哭出来算不算?”

夏凝海哭笑不得的瞪起眼:“你说呢?”

萧晋咧咧嘴,就对夏愔愔道:“待会儿可千万千万不要太高兴哦!我今后还能不能直立行走,就全靠你啦!”

“你个死人!明知道会惹我爸发火、惹我生气,为什么还要那么做啊?就算那个家伙很过分,打断腿也就是了,干嘛非弄得血糊糊的恶心人?大坏蛋,你一点都不在乎我,我掐死你……”

看着女儿对萧晋“动手动脚”的背影,夏凝海长长叹了口气,目光也不知是欣慰还是郁闷,复杂至极。

“凝海,这人就是愔愔的男朋友?”他身后一位相貌堂堂的中年人开口问道。

“是啊!”夏凝海转过身,一脸无奈的说,“聂老哥,你也了解那个死丫头,只要是她认准的事情,十头牛都拉不回来,我就这么一个女儿,不敢也不舍得让她难过,所以,对不住,可能我这辈子是没缘分让逸尘当我的女婿了。”

“哎,老弟你这话就过了,咱们两家几十年的关系,哪有什么对不住的?”中年人豁达的笑了笑,“说起来,这事儿要非得怪一个人的话,那也是逸尘的错,臭小子跟愔愔从小青梅竹马,不懂得把握机会也就罢了,老子辛辛苦苦送他去国外名校读书,回来后竟然整天吊儿郎当的不干一点正事儿,我要是愔愔,也不可能看得上他。

而且,话说回来,那个萧晋虽然做事冲动了点,但年轻人嘛,有几个能耐得住性子的?愔愔从小就高傲,能被她看上眼的必然是一代才俊,儿孙自有儿孙福,咱们就别瞎操心了。”

夏凝海听得连连点头干笑,心中却郁闷地想:那臭小子确实是一代才俊,可也是个该死花心大萝卜,我要不操心,他分分钟敢给老子弄出个外孙来你信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