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6章 有大追求的人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听完萧晋的话,聂逸尘发了好一会儿呆才有些恍然的说:“我现在有点明白为什么愔愔会对你动心了,那丫头从小就特崇拜电视剧里那种能力非凡、潇洒倜傥,看上去吊儿郎当实则胸怀天下的大侠,郭靖乔峰之流被她批的一无是处,而楚留香陆小凤却是她的最爱,现在再看看你,简直就像是量身为她打造的一样。”

“是吗?”萧晋嘿嘿一笑,“原来我在外人眼里也是可以那么高尚伟大的呀!不错不错,喜春,记下了,以后要多提醒我像刚才那样说话。”

聂逸尘猛翻白眼:“这会儿你已经无限向韦小宝靠拢了,建议收敛一下。”

萧晋又笑了两声,问:“怎么样?我的这个单子,你家能做吗?”

“能倒是能,但我父母肯定不会接这笔生意的。”聂逸尘叹了口气说,“我家是生产为主、研发为辅的实业型企业,不可能会同意把资源浪费在一个毫无市场前景的项目上,哪怕你给足了研发费用。说到底,我家不是代工工厂。

退一万步讲,即便你的想法市场前景广阔,我估计他们也肯定不会鸟你,因为你抢走了他们相中的儿媳妇,不背地里给你使绊子就已经算宽宏大量了。”

“晕,把这茬儿给忘了。”萧晋苦笑着拍了拍脑袋,眼珠子瞄到聂逸尘的帅脸上,忽然想到了什么,一把抓住他的手,激动道:“逸尘兄,你跟着我干吧?!”

“跟你干什么?”聂逸尘一脸膈应的把手抽回去,“我可警告你,熟归熟,你要是敢占我便宜,照样拿酒杯砸你!”

“你是不是觉着自己特帅,在同志们的眼里是天下第一美人啊?”萧晋鄙视道,“把心放回肚子里,爷儿就算真变成了gay,也不会打你主意的。”

“那你到底想干嘛?有事儿说事儿,别动手动脚。”

“你妹的!爷儿是看你放着好好的富二代不当,非要去干吃力不讨好的慈善,显然也是个心有大追求的人,这跟爷儿的人生理念很是相合,所以,你干脆不如自己出来单干,我出钱,你组建公司,开发出那套设备之后,未来青史留名,岂不快哉?”

“快哉你妹!老子可不是愔愔那个蠢丫头,想忽悠我,没门儿!”聂逸尘嗤之以鼻,“想法是你的,资金是你的,将来推广的学校也是你的,就算华医真的由此翻身焕发第二春,人们记住的也只会是你,谁他娘的会知道背后默默的研发人员?”

“呃……你现在做慈善不也没人知道你的名字嘛!很明显你追求的不是名利,而是改变这个世界的人生价值,如此理想崇高,就更应该接受我的橄榄枝啦!”

聂逸尘安静沉思片刻,眼睛慢慢亮了起来,吧嗒吧嗒嘴说:“不得不承认,你忽悠人的能力确实很强,我还真有点动心了。”

“心动不如行动,”萧晋赶紧趁热打铁,“逸尘兄,男儿大丈夫,如果不能在这世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哪里对得起千辛万苦投胎走这一遭?”

“打住吧!你再肉麻下去,老子说不定就会因为恶心而改主意了。这事儿你容我好好想想,有结果之后会给你答复的。”

“好吧,那我就在这里先预祝我们携手合作成功了。”

两人碰了下杯子,相视而笑。

夏愔愔的感言早就讲完了,宾客如潮的祝福也已过去,一场不正常的生日宴会、却再正常不过的交际宴会慢慢来到了尾声,有许多已经达到目的宾客开始陆续离去,整个宴会大厅顿时空旷了许多。

留下的人里很少有人还站着,基本上都是三三两两的坐在一起喝酒,夏凝海不见踪影,夏愔愔则被一帮贵妇小姐围着说着什么,看样子她很想离开,却因为礼节不得不保持微笑忍耐。

辛冰与贾雨娇都已经回家了,聂逸尘倒是没走,不过去不知被他父母叫到了哪儿去,估计正在同一些夏家真正的亲朋好友在一起。萧晋坐在一张空桌子旁,管侍者要了一份三分熟的牛排,手握刀叉一口红肉一口红酒吃的惬意——乔木会馆已经是他的产业,自然他想吃什么就可以让厨房做什么。

梁喜春被他命令坐在旁边,面前也有一盘牛排,只是她明显没什么胃口,坚持着吃了三分之一,就放下刀叉,忍不住问道:“先生,宴会都要结束了,夏凝海还没有派人来找您,是不是事情有变啊?”

萧晋正好吃完了自己牛排,见她不吃了,就将她的盘子拉过来继续。“怎么?你着急报不了仇?”

“您怎么还这么说啊?”梁喜春撅了撅嘴,“人家原本就不想让您因为这件事跟夏家产生矛盾的,万一回头愔愔小姐真成了主母之一,我还怕她记着这事儿呢!再说了,那个药方那么珍贵,就算是把夏承福宰了,我都觉着亏。”

萧晋哈哈一笑,喝口酒冲下嘴里的牛肉,说:“放心吧!到了夏凝海这个级别,诚信就是他最大的依仗,言出法随是必须的,只不过是我所料有些偏差,他可能并不打算把我叫到什么私密的地方去,而是要等宴会厅里宾客走的差不多的时候再说。这都无所谓,只要今晚的事情能够传出去就行。

至于愔愔那边,你就更不用担心了,将来她会进萧家的可能性很小,而我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也不会带着你的。”

梁喜春闻言眨了眨眼,就凑近了些:“先生,您今晚抱着辛夫人的时候说沛芹姐一共给了您六个名额,那是不是就代表着,以后咱家里的主母就这么七位啊?在医馆里,我听敏敏说过,现在咱家住了四位,还有一位远在海外,再加上辛夫人,这有六个,可第七位是谁居然连她都不知道,难不成还是沛芹姐多给了您一个机动名额?”

萧晋一怔,想起那个纯洁如玉的无声姑娘,脸上便浮现出一抹温暖的笑容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