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2章 好人比坏人难当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虽然那人呼出的这口气好像是松了一口气似的,但女人却没有心思去奇怪什么,因为那人同时又往前走了一步。

她目光一厉,当机立断,一脚踏前,转身,纤细的腰肢猛的一扭,修长的美腿就甩出了一个漂亮且劲道十足的回旋踢,直扫那人的侧脸。

然后……她的那条腿就被那人扛在了肩上,人也被紧紧的抱住。

他果然会功夫!而且还是个高手!女人心中一凉,绝望的闭上了眼。

一只手扣在了她的半边满月上,另一只手则顺着她的胯部一路向下,她感觉仿佛一条蛇在大腿上蜿蜒游走一样,说不出的恐惧和恶心。

“住、住手!你要杀就杀,不要碰我!”

那人笑了一声,低头凑到她的耳边,轻轻叼住她莹润的耳垂,用原本的声音说:“总有一天,我一定要跟你试试这个传说中的‘一马当先’姿势,你的腿真是太完美了,菁菁。”

女人身体瞬间僵直,接着便不可抑制的颤抖起来,慌张的推着他道:“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认错人了!”

一声叹息,她的身体就获得了自由,然后她抬腿就跑。

“沙壮的死活不管了吗?”

一句话便将她的双脚钉在了地上,但紧接着,那人的枪口就再次冒出火光,地上趴着的沙壮抖动一下,没了声息。

“不要!”她嘶喊着想要扑过去,半路却又被那个人给抱了个满怀。

“方菁菁!”萧晋厉喝,“你是要离开我了吗?”

女人瞬间丧失了所有想要挣脱的力道,两行清泪从眼角滚滚而落,却没有言语,仿佛认命般就那么由他抱着。

这时,仓库外传来一声枪响,萧晋眉头皱起,拉着女人便向大门走去。“不想说话就不说,乖乖跟在我身边,再敢乱跑,你这辈都别再想用老子亲手做的口红!”

码头边,贺兰鲛将怀里那人的脖子扭断,对不远处刚刚从一个人的胸口拔出刀的小钺点点头:“谢谢!”

小钺没有回应,收刀入鞘,转身见萧晋正在走来,便迎上去说:“先生,已经全部解决。”

“你们有没有受伤?”萧晋问。

小钺摇头。

“那好,电话通知给小柔,让她把车开过来吧!”说完,他又看向贺兰鲛,命令道:“打开一个箱子。”

贺兰鲛看了他身后的女人一眼,走到一个木箱前,双手抓住两边猛一使力,被钉子钉住的箱盖便整个掀了开来。

萧晋把女人拽到身前,喝道:“把该死的帽子和口罩给我摘了!”

女人闭眼沉默片刻,再睁开时,目光里就只剩下了决绝,抬手将帽子和口罩摘下,露出一张清秀淡雅、纵然泪流满面也无法遮掩眉眼间那一丝天然媚意的脸来,不是方菁菁又是谁?

指指箱子,萧晋冷声又道:“自己过去看看,然后告诉我沙壮该不该死。”

方菁菁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什么,但见他眼神冰冷,心口不由一痛,转身向箱子走去。

箱子不大,长宽高都不到一米,可就是在这样狭小的空间内,却蜷缩着两个孩子,两个瘦到皮包骨、浑身赤果、犹如非洲难民的小孩子。

只看了一眼,方菁菁就发出一声惊呼,像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一样,捂着嘴踉跄后退,直到跌入一个熟悉的怀抱里。

“现在知道自己都干了些什么吗?”萧晋的声音里终于有了一丝温度,可方菁菁却放声大哭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不知道他们运的货竟然是……对不起!先生,我真的不知道,你相信我,我……”

把姑娘重新抱住,轻拍着她的后背说:“我相信你的话,要不然也不会带你过来看了。”

不知道是不是想到自己险些帮着别人毁掉几十个孩子的人生,方菁菁又悔又怕,双手死死的抱紧萧晋,用力之大,仿佛是要将自己彻底的融入他身体里一样。

这时,陆熙柔把商务车开了过来,一下车便认出了萧晋怀里的姑娘,不敢置信地惊呼道:“菁菁?怎么会是你?”

“具体的一会儿再说,”萧晋道,“我刚才用了枪,不过应该没有打中孙志毅的要害,你跟贺兰去仓库,如果他没死,就拖出来。”

陆熙柔压下满心的疑惑,又深深看了方菁菁一眼,便与贺兰鲛一起去了仓库。

“现在事情已经结束了,你要带我看的东西呢?可别说是你抱着女人的样子!”西园寺花雨站在萧晋面前,扬起的小脸蛋儿上满是怒火。

萧晋苦笑:“东西就在那个箱子里,我这会儿有点脱不开身,你自己过去看,好不好?”

小萝莉充满杀气的视线上下扫了扫方菁菁,转身走到箱子前,然后就僵住了,继而小脸煞白。以她的见识和聪明,当然很快就想清楚了这一切是怎么回事,联想到自己的身世,勃然大怒,扭头冲回到萧晋身前,用力扒拉开方菁菁,跳起来抓住他的衣领,唬得他慌忙抱住。

“为什么不让我一起过来杀人?为什么?bakayaru!混蛋!我恨你!我讨厌你!我讨厌你……”骂着骂着,西园寺花雨的眼中也开始出现泪水,萧晋怜惜的将她的脸贴在颈窝里,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如果今晚他没有出现在这里的话,那些箱子里的孩子中可能就会有一个变成小钺或者西园寺花雨,没有童年,没有快乐,只有无穷无尽的孤独与痛苦。

在孙志毅和沙壮他们的眼里,这些孩子只是一沓沓红色的钞票,是一瓶好酒,一辆好车,一夜**。他们不在乎这些孩子的未来是什么样,也不相信这世间有什么报应不爽,或许,就算相信也无所谓。

活着不能没有钱,活着不能没有享受,不过是卖了几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小兔崽子而已,哪有自己活得舒坦重要?

愧疚是什么,能卖几块钱?报应在哪里?临头了再说!

至于痛苦?呵呵,让那些有良心的好人去承受吧!

做坏人总是要比当好人要轻松容易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