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8章 暴殄天物与刚愎自用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陈康安招了,不但坦白了自己是如何谋划引诱二哥陈康平动手、以及想父亲死的动机,甚至连整个陈家曾经干过的坏事都说了出来,包括巡抚衙门里都有哪些领导收受过陈正阳的贿赂。

不过,他在坦白之前提了一个条件,那就是要和春阑见一面。

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萧晋眉头挑的老高,瞅瞅低眉顺眼站在面前的梁喜春,笑着道:“竟然能让陈家父子两人都真正地爱上你,喜春,你的魅力不小嘛!”

梁喜春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先生您说笑了,喜春都是在按照您的吩咐做事。”

萧晋眼睛一眯,沉声问:“你爱上了谁?陈正阳?还是陈康安?”

梁喜春的第一反应就是摇头,但不知怎的,心里忽然难受的厉害,一咬牙跪在地上,低头说:“喜春没有爱上谁,陈家父子无论哪一个都让我觉得特别恶心!以前我跟的张德本虽然作恶多端,起码还算是个男人,而陈家父子却都是彻头彻尾的垃圾……不,是垃圾里的爬虫,肮脏,恶臭,自私,唯利是图,毫无人性!

他们之所以还没有做过天怒人怨的事情,只是因为他们胆子太小,不是不想,是不敢!

然而,就是面对这样的人,当我眼睁睁看着一个父亲被亲生儿子杀死的时候,一想到这一切都是因为我,我的心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咬住了一样……”

说到这里,她的眼中有泪水滑落下来,咬咬嘴唇,俯身下去,额头触地。“先生,恳求您看在喜春这一次没有辜负您期望的份儿上,绕过我曾经犯下的罪孽,不要再让我做这种事情了。”

萧晋冷冷的看着她,眼中没有丝毫温度:“你觉得你不做这样的事,死后就不会下地狱么?”

梁喜春凄然的摇头:“早在决定为了钱而委身于张德本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一定会下地狱的。”

“那你是什么意思?曾经连同村乡亲家的女儿都敢往窑子里卖的烂人,也配良心发现吗?”

“喜春当然不配,说实话,我向先生乞求也是出于自私的目的,我不想再承受那样的压力了。”

“这好像由不得你!”萧晋的声音依然无情,“平易的股份可不是那么好拿的。”

“我愿意把它还给您。”喜春说的毫不犹豫,“只要能不再做那样的事,您就是让我回囚龙村种地,我也心甘情愿。”

“真心话?”

“千真万确!”

“那好,起来吧!”萧晋上前把梁喜春搀扶起来,“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私人秘书了,希望你在王爵学习的助理经验足够熟练。”

梁喜春呆住,眼前萧晋脸上从未见过的笑容让她有点无所适从。“先生,您……您说什么?”

萧晋哑然失笑:“怎么?连老板的话都听不清,你这是想证明自己没有胜任秘书工作的能力吗?”

梁喜春慌忙摇头,语无伦次道:“不是不是,我……我……”

“行了,原因很简单,我这人有收藏有良心的人的怪癖,让你当秘书也是暂时的,主要是你还不了解我的行事风格,先跟着我一段日子,等时机成熟了,自然会给你安排一个符合你能力的职位。”

说完,萧晋拍拍她的肩膀便抬步向房门走去,“别愣着了,陈康安还在市局里等着见你呢!我和你一起去,也好让他死的明白一点。”

梁喜春完全傻了,纵然听到了萧晋的解释,可她还是想不明白:以前的自己那么乖顺,他却一直像个魔鬼一样对待自己,晚上做梦不是被他侵犯就是被他打,吃不好睡不好,一心只想着完成他交代的任务,奢望能因此而获得一点优待。

今天要不是陈正阳慢慢流血而死的场景对她的精神冲击太大,她根本就鼓不起勇气提什么要求,本以为最好的结果就是回村里当个农妇,不用进监狱,可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萧晋竟然因此而改变了对她的态度,还把她留在身边!尤其是最后那个笑容,是那么的温暖,那么的亲切,春风一样,让人心里热烘烘的。

怎……怎么会这样?魔鬼的心思就是这么让人猜不透吗?

“梁喜春!”

一声毫无情绪起伏的呼唤响起,梁喜春猛地醒过神来,就看见之前一直跟在萧晋身后、机器人一样的姑娘站在自己的面前,冰冷的目光犹如实质一般,让她下意识的激灵灵打了个冷颤。

“你是先生的秘书,不应该让先生等着你!”

“啊!”梁喜春一惊,环顾四周,才发现房间里早已没了人,一张脸就有些泛白,“对不起对不起!我走神了,我……我……”

姑娘眯了眯眼,转身就走:“我叫小钺,是先生的护卫,今后你最好自己机灵一点,因为我只会保护他一个人的安全。”

“是是,小钺小姐你好,我一定会做好自己分内工作的。”

梁喜春低着头跟在小钺身后,偷眼打量人家的背影。

整齐犀利的短发,纤细修长的脖颈,一身学生制服裙看上去青春洋溢,充满了活力,多好的美少女胚子啊!怎么就那么孤僻冷酷呢?

能被魔鬼带在身边的人,果然都非同一般,那自己以后是不是也要多注意一下,不能太普通了?

“我现在非常怀疑你的成就都是因为运气。”就在梁喜春站在电梯前开始发愁怎么才能伺候好萧晋的时候,竹下千代子一坐进车里便很不客气的抨击道,“那么好的一个美女间谍种子,只要精心调校一番,绝对可以成为你事业发展过程中的一大助力,可你竟然只因为她的一点小小退缩就让她当了秘书,简直是暴殄天物!”

萧晋呵呵一笑,伸手捏住她尖尖的下巴,一边把玩一边问:“那依你之见,我应该怎么使用你,才不算暴殄天物呢?”

听到“使用”两个字,竹下千代子心底的抖M之魂就一阵颤抖,傲娇的扭开脸说:“你做事太刚愎自用,我现在很担心与你合作不会有什么太好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