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4章 纯粹的同事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谭家的惨剧跟萧晋有关系吗?答案是肯定的。哪怕马泰华早早的就开始布局,哪怕司徒金川必定会让其覆灭,但不管怎样,这都属于“利益之争”的范畴,不涉及恩怨情仇,是萧晋的出现,才催化、或者说激化了这个过程。

如果没有他,或许谭家还要再过个一年半载才会倒霉,也或许最坏的结果只是谭氏三代人全都进了监狱。

归根结底,是因为老鬼与司徒金川对他的怨恨,才导致了最终这样的惨剧发生。

虽然不是他的错,但他确实并不完全无辜,没有太多的立场站在道德高点去指责或者规劝邵念琼,毕竟人家老太太一夜之间家破人亡,在蛊惑之下钻了牛角尖也情有可原。

离开谭公馆,他把车开到市局附近的一栋公寓楼下,乘电梯来到九层,摁响了903室的门铃。

片刻后,房门打开,微黄的温暖光芒洒出来,紧接着便响起了一声充满了惊喜轻叫。

“臭流氓!你回来啦?”

萧晋笑着张开双臂:“是啊!我回来了,不打算给我一个久违的拥抱么?”

田新桐刚要上前,忽然想起了什么,表情立刻就变得有些慌乱起来。萧晋见状就调笑道:“咋了?屋里藏了男人?”

闻言,田新桐更慌了,拉住他的手道:“你……你别瞎说,只是同事。”

萧晋当然不会认为这姑娘背着自己偷人,但见都这个时间了,居然还有男人待在她的公寓里,便故意板起了脸:“同事?是不是关系特别好的那种?”

“不是啊!就是普通的同事,他和我一个科室的,而且就住在我楼上,今天我空调坏了,拜托他来帮忙修一下而已,你千万不要误会啊!”

姑娘急的都快哭了,萧晋赶紧换个表情,轻轻的抱住她说:“好了好了,你别害怕,我相信你说的,刚刚就是在跟你开玩笑而已。”

他这么一说不打紧,田新桐的眼泪立马就涌了出来,小拳头雨点似的落在他身上:“混蛋!臭流氓!一失踪就是两个多月,害得人家提心吊胆,吃不好睡不好,好不容易回来了就欺负人,坏蛋,我打死你!”

萧晋呵呵笑着拥她进屋,正好这时卧室门打开,一个满头大汗的青年男人走了出来。

“桐桐,修好了,只是一点线路接触不好而已,小毛……”

看到两人亲密的样子,男人愣住,紧接着表情就变得有些尴尬和难看起来。很明显,在他的心里,肯定没想一直跟田新桐维持纯粹的同事关系。

田新桐慌忙挣脱开萧晋的怀抱,红着脸点点头:“谢谢你,平哥。”接着又为两人介绍道:“这位是我的男朋友,萧晋。萧,这是我们科室的同事,赵开平。”

漂亮姑娘有人追求再正常不过了,萧晋还没小气到连这一点都会介意的地步,微笑着主动招呼道:“你好!赵先生,桐桐笨手笨脚的,平日里一定没少给你添麻烦,谢谢了!”

田新桐闻言立马就撅起了嘴,但外人面前又不好反驳,于是便偷偷伸手在他的腰上拧了一下。

她以为她做的神不知鬼不觉,但此时此刻那么关注着她和萧晋的赵开平又怎么可能忽略掉这种小动作?登时脸色就越发的难看起来。

硬挤出一个笑容,他说:“萧先生客气了,我和桐桐是同事,互帮互助都是应该的。”

“赵先生说的是。”萧晋点头,然后拍了拍田新桐的脑袋,又道:“还愣着做什么?没看见赵先生为你忙活了一身汗吗?”

“哦哦,平哥你快坐,我去给你倒杯饮料。”田新桐可爱的吐吐舌尖,就要往厨房跑。

赵开平哪里会愿意呆在这儿眼睁睁看着自己喜欢的姑娘跟别的男人亲昵?闻言立刻就阻拦道:“不用麻烦,已经很晚了,我也该回去休息了。”

“这怎么行?至少也要坐一坐喝杯水嘛!”

“我就住在楼上,平日里抬头不见低头见,不用这么客气。就这样,我先走了,明天单位见。”

“那好吧!麻烦你了平哥,回头我请你吃饭。”

待田新桐送走赵开平关门回来,萧晋就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道:“这才对嘛!咱们家桐桐人长得漂亮,身材也好,怎么可能就只有我这么一个混蛋惦记呢?”

“讨厌!”女孩儿在他身边坐下,嘟嘴嗔道,“平哥在单位是出了名的热心肠,人家才不会像你一样心怀不轨呢!”

萧晋哈哈一笑:“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不管他有多么热心肠,都是一个男人,喜欢漂亮姑娘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怎么能叫心怀不轨呢?”

“我不跟你辩,你的这张嘴呀,死的都能说活喽!”白他一眼,田新桐便伸手从果盘里拿起一个苹果,用水果刀削了起来,“说吧,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想起这个时间来找我了?”

“昨天下午回的龙朔,忙了一晚上,今天又睡了半天,晚上到省城,先去谭家看了看,这会儿才算暂时忙完。”

田新桐心疼的看了他一眼,“你呀!闲的时候跟无业盲流似的,一忙起来就又没个点儿。夷州的事情办得怎么样?那个大毒枭抓回来了吗?”

除了张安衾拍的那段直播视频之外,女孩儿对萧晋在夷州的情况一无所知,到现在还认为他这两个多月在那边就是为了抓捕劳新畴。

心头涌上一丝愧疚,他拿过田新桐手里的苹果和刀放在一边,然后抄起女孩儿的腿弯就将她抱到了自己腿上。

“啊!你干什么?”田新桐红着脸半推半就,“人家正跟你说话呢,臭流氓!”

萧晋轻嗅她发丝间的幽香,柔声说:“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女孩儿的身体瞬间柔软下来,转过脸与他额头抵着额头,口中却道:“你不是说只要讲了对不起,就代表着会继续做对不起的事情吗?大坏蛋,一听就知道你言不由衷。”

萧晋坏笑:“既然你不相信,那我就只好用行动来表达了。亲爱的田大警官,今晚我可是没打算走的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