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8章 生命的价值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一听这话,沈甜立马就不哭了,愣愣的问:“这都是假的?你没受伤?”

“半真半假吧!”抹去女孩儿脸上的泪花,萧晋笑着说,“尊敬的格格殿下,我回来了,让您久等啦!”

沈甜又瘪了瘪嘴:“你还有脸说?我在龙朔只有一个学期的时间,你一下子就失踪了两个多月,浪费一大半,怎么赔我?”

“呃……听说保时捷最新款的电动跑车快要上市了,到时候我给你定制一款你的专属版,怎么样?”

“谁要你买车?我没有钱的吗?”女孩儿生气了,扭头就走,可走了没几步又折返回来,气势汹汹的指着轮椅后的谭小钺问:“她又是谁?”

“哦,这是小钺,谭小钺,我的保镖。”

沈甜明显不信:“你不是一直都吹嘘自己功夫很厉害的吗?也会需要保镖?”

萧晋看看自己吊着的胳膊和大腿,苦笑:“我又不是天下第一高手,有保镖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吧?!”

沈甜又仔细打量了一下谭小钺,嘟起嘴:“少骗人,她一个娇滴滴的小丫头,难道还比你更厉害不成?”

“我不需要比主人更厉害,”谭小钺接口道,“我存在的价值只是一把杀人的刀,或者防弹衣。”

沈甜呆住,怔怔的看了她片刻,就郑重的点头致歉道:“对不起!我误会你了。”

沈家也是有家臣的,对于这种在家里的地位仅次于家主的存在,她自然非常了解且尊重,因为他们就是主家的第二条生命,在危急时刻,他们的重要性甚至超过了嫡系子弟。

谭小钺抿唇不语继续扮酷,萧晋呵呵一笑,说:“好了,眼泪掉过了,醋也吃过了,格格殿下可以让我进去了吗?万一屠伯伯发起飙来,我可是要倒霉的。”

“我来吧!”来到萧晋身后,从谭小钺手里接过轮椅推手,沈甜推着他往没有台阶和高门槛的侧门走,“看在你受伤的份儿上,这次就先饶过你,不过先说好,等你行动利索了,一定要好好的陪我几天,知道吗?”

进了沈府宅院,沈甜一路推着轮椅来到前院的主书房前。萧晋见状挑了挑眉,心道:这里虽然只是沈家的老宅,但书房依然还是家主的专属之地,屠啸谷竟然可以随意使用,他与沈家的关系之亲密,可见一斑。

沈甜跳上台阶小心翼翼的敲了敲门,说:“屠伯伯,萧哥哥来了。”

片刻后,房间里传出一道浑厚的中年男声:“让他滚进来!”

女孩儿可爱的吐吐舌尖,小声对萧晋道:“屠伯伯生气了,萧哥哥你好自为之,我在花厅里等你。”

说完,她就一溜烟跑掉了,显然是不想被殃及池鱼。

萧晋苦笑着摇摇头,让谭小钺把自己抬进了门。房间里屠啸谷见状大吃一惊,上前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你今天下午出机场的时候不还好好的吗?”

“在门外等我。”吩咐了谭小钺之后,萧晋才笑着说:“劳屠伯伯关心,因为刚刚解决了司徒金川,不小心受了点小伤,不碍事的。”

“司徒金川?”屠啸谷闻言皱起眉,不悦道:“你怎么一点集体意识都没有?为什么不通知国安的同事?”

“我的屠伯伯诶,这真不是个人英雄主义作祟,我也想有人帮忙啊!”萧晋苦着脸说,“可是司徒金川手里抓着人质,我哪里敢冒险嘛!”

屠啸谷的脸色这才和缓了些:“那事情解决的怎么样?人抓住了吗?”

“人已经死了,而且死的比较惨,看在小侄已经受伤的份儿上,回头屠伯伯看完报告可千万别生气。”

屠啸谷一滞,接着便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隔空点着他的脑门说:“你呀!才智手段都是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偏偏却生了个桀骜不驯的性子,做事只图爽快不计后果的亏,还没有吃够吗?”

“我这不还是仗着您几位长辈的疼爱和庇护嘛!”

“放屁!”屠啸谷笑骂,“合着你惹祸还是我们的罪过了?”

萧晋腆着脸嘿嘿笑,不置可否。

屠啸谷无奈的叹息一声,又板起脸道:“跟我说实话,把核弹事件泄露给夷州当局的人,是不是你?”

萧晋讪讪的挠头:“您问,是我。别人问,我不知道!”

“我打死你个胆大包天的小滑头!”抬手在他脑袋上抽了一下,屠啸谷大骂,“你是不是疯了?这么大的事情都敢私自做主,老子要不是跟你爹有过命的交情,这就一枪毙了你!”

萧晋委屈的揉着脑袋道:“既然您跟我爹那么熟,就该知道我们老萧家的家训是‘守身,养性,济世,爱人’,一条为国家做出了无私贡献的生命危在旦夕,你让小侄选择视而不见,爷爷会活活打死我的。”

“那你就敢拿国家利益去换?”

“当时夷州情报局正在满世界的追杀我,我要从谷同光的手里救出张君怡,就必须砍掉他的手脚,让他失去权力,不得不亲自与我正面相对。要达到这一点,除了借助夷州当局的力量,还有别的办法吗?”

“我没问你这么做的理由!”

“是!我承认,那点国家利益确实不如一条生命珍贵!”

萧晋也来了气,大声说道:“如果事关国家生死,那我会选择用自己的命去换,但是,屠伯伯,小侄虽然不懂政治,可我知道,在现如今严峻的国际形势之下,‘核弹事件’根本不足以成为改变我们和夷州状态的关键!

美利坚不会眼睁睁看着大一统的局面发生,我们也没有多余的力量在经受经济制裁的同时再发动一场局部战争,哪怕胜利是必然的,战后的安抚与对反抗者的镇压也会成为拖垮我们的最后一根稻草。

因此,即便我没有泄密,最终的结果也不过是大家坐下来在谈判桌上商谈一些有利于我们和平演变夷州的经济条款而已。

说白了,我的行为仅仅只是让那些利益集团少赚了一点钱,往严重了将也就是把未来大一统的时间向后推了个十年八年罢了,与之相比,一条生命绝对更重要千倍、甚至万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