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5章 不是久留之地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坚持着最后一点残存的意识,将属于西园寺花雨的U盘、密钥连同装有血液的箱子一并交给诊所的医生,只说了“血清”两个字,萧晋就昏迷了过去。

等他醒过来的时候,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雪白的天花板,然后便是一双红肿的双眼。

“过去多久了?”

一开口,他才感觉到自己嗓子干的厉害,仿佛有一团火在燃烧一般。

张安衾连忙倒了杯水过来,伺候他喝下去之后才回答说:“五点了,太阳马上就会出来。”

那就是已经过去了五个多小时,张君怡还没有出现,恐怕凶多吉少啊!

想到这一点,萧晋心中默叹口气,环顾四周,发现房间的陈设并不像病房,倒像一间普通的卧室,就又问道:“我们这是在哪儿?”

“诊所后面的公寓。”张安衾有些委屈地说,“那个医生好奇怪,你昏迷之后就让护士用轮椅把你从后门推到了这里,我拦都拦不住,他们还吼我,讲我要是再捣乱就杀了我。”

萧晋微笑了笑,心说组织的高级杀手突然上门,话都说不全就昏倒了,傻子都知道外面肯定有追兵呀,不赶紧转移,等着被人家一锅端么?

不过,他也懒得跟女孩儿解释这些,伸手搭住自己的左手手腕,凝神感受起来。

约莫五分钟后,他长长吐出一口气,表情也真正的放松了许多。

尽管身体还有些虚弱无力,但气血脉象都十分平稳,显然医生理解了他昏迷前所说的“血清”两个字。

“谢谢你,安衾!我欠你一条命!”

女孩儿撅起了嘴:“谁稀罕你欠命啊?赶紧给我好起来,然后去找小姑,她一直都没有消息,我也不敢给她打电话,好担心。”

“遵命,张大小姐!”

说着,萧晋就使劲儿坐了起来,唬的张安衾慌忙扶住他。“你干嘛啦?我是说等你好起来,没让你现在就去。”

“我……”

突然,萧晋一把抱住了她。她先是一惊,继而红晕迅速的从脖颈蔓延到了脑门。下意识的,她就想用力推开他,却听他开始低低地说话,嘴唇几乎触碰到了耳垂,身体一软,力气就消失了。

“安衾你听好,这里不是久留之地,我们必须尽快换个安全的地方才行。待会儿,我会对这里的医护人员做一些不好的事情,你别慌张,他们虽然救了我,却是不折不扣的坏人。

另外,我松开你之后,你别打我,我是怕这里有监视设备才这样做的,不是故意要占你便宜。”

说完,他松开手臂,还打算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继续假扮柔情蜜意,却不料张安衾抬手就给了他嘎嘣脆的一个耳光。

他直接就懵了,心说我的小姑奶奶,刚才我的哪句话你没听懂啊?都说的那么清楚了,为什么还要打人?

张安衾的脸红红的,表情却很臭,一语不发的掀开被子,扶着他下床,甚至还主动帮他穿上了鞋,仿佛刚刚打人的根本不是她一样。

萧晋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又不能问,只好木偶似的任她摆布。

拿了外套出了房门,外面的客厅里一名护士打扮的女人起身冲他们弯了下腰,恭敬道:“先生,您体内的病毒虽然已经消除,但损耗的元气还没有恢复,我们建议您在这里卧床休息,三日为宜。”

“不用了,我的身体没什么问题,谢谢!”说着,萧晋让张安衾扶着向前走了两步,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又停下来,问那护士道:“监控室在哪儿?带我去看看。”

这家诊所只是马戏团设在夷州的一个后勤小据点,‘驯兽师’这样的马戏团骨干在他们面前是绝对尊贵的存在,所以那护士毫不犹豫的就点头道:“好的,请随我来。”

三人一起出了公寓,护士直接来到对面的那户门前有节奏的敲了几下,然后还回头殷勤的劝说道:“先生,如果您没有急事的话,其实大可在这里养伤的,这一整栋公寓楼里住的都是我们自己人,安全方面您完全可以放心。”

萧晋挑了挑眉,点头:“我考虑一下。”

话音刚落,那户房门打开,护士对里面说了声“驯兽师先生要查看一下监控”,便率先进去,侧过身非常有礼的请萧晋进门。

萧晋走进去,见是一个一居室的小户型,除了卫生间之外,连厨房都是开放式的。房间窗帘拉的很严实,客厅电视墙的位置摆了三面硕大的显示器,一把电脑椅,除此之外,就再也没有其它什么家具,连床都没有。

这里只有一个人,就是刚刚开门的那个,不到三十岁的青年人,不知是不是以为自己见到了偶像,表情很是激动,一副手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的局促样子。

联络点只负责接待前来执行任务的组织成员,而这样的机会平日里也不是很多,再加上不是什么关键部门,监控只是用来记录情况,所以有一个人看着也就够了。

萧晋假模假式的在显示器前看了几眼,见诊所门店里面没什么客人,心中就是一喜,转身一边走向护士和青年人,一边点头赞许道:“不错,不错!看来平日里的轻松并没有让你们懈怠,我会向组织如实反应你们的情况的。”

护士顿时就兴奋起来,一个超过九十度的大鞠躬下去,欣喜道:“谢谢先……”

她话没能说完,萧晋的手掌就切在了她的后脑。那个青年人也一样,都没来及反应什么便昏了过去。

“把服务器里的所有硬盘都拿出来,记住,是所有!”对张安衾吩咐一声,萧晋蹲下身,掏出银针包,双手各持数枚银针,同时刺进了地上那两人的后脑之中。

张安衾把所有的硬盘都拽了出来,检查三遍确定没有遗漏之后,回身刚要找个袋子装起来,忽然看见萧晋不知何时坐在了地上,脸色苍白,满头大汗。

她慌忙跑过去,紧张问:“大叔,你怎么了?”

萧晋疲惫的摇摇头,苦笑说:“没事儿,不过是有点低估了自己的良知,又高估了现在的身体状况,别担心,休息五分钟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