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6章 上官清心的欺骗性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晚宴快要开始的时候,劳新畴才走进宴会大厅。在他的身边还有两个人,一个自然是刘若松,另外一人却是个戴着玳瑁眼镜的中年微胖秃顶男人。

许多来宾都主动迎上去和他们三人说话,高傲的刘若松犹如众星捧月一般,做足了王子的本分;劳新畴彬彬有礼,神态谦逊;那秃顶男人则全程笑眯眯的,不管说话的人态度多么恭敬,他都一视同仁,没有半分架子,像个亲切和蔼的小领导。

“那是夷州国防部情报局的局长,名叫谷同光,表面亲善,内里阴险毒辣至极,人送外号‘佛面蛇’。”上官清心走到萧晋身边,为他介绍道。

萧晋慢慢眯起眼:“一个毒枭,一个情报局局长和一个变态高丽小棒子站在一起,很难不让人怀疑他们是要搞事情啊!”

“我之前的猜测没错,刚才我向好几个人打听了一下,刘若松确实是夷州当局派人从内地解救出来的。是的,他们用的是‘解救’这个词,也就是说,北高丽王确实是想利用核武器这张牌做点什么。”

“明摆着的,”萧晋冷笑,“有了核武器,腰板硬了,也就有了上谈判桌的资本。北高丽王这段时间频繁接触南高丽与美利坚,什么南北统一之类的全都是噱头,他真正的目的恐怕是以此来摆脱我们的控制,保留我们物资支援的情况下,解除西方对他的经济制裁。”

“他这是想左右逢源,两边都拿好处?天下间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儿?”上官清心嗤之以鼻。

“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他除了核武器之外什么都没有,也不怕撕破脸,就像是一个乞丐身上绑了炸弹伸手要钱,别人虽然不至于怕了他,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大家都住在一间房子里,炸弹爆炸了,谁都别想安稳。

你以为欧洲突然开始找沙俄的麻烦、美利坚也跟全世界怼起来只是时间上的巧合吗?北高丽成功拥有核武器以及弹道导弹技术这件事,已经打破了世界原有的稳定局势,重新洗牌分蛋糕的时候到了,如果不打第三次世界大战的话,就只能在谈判桌上来解决。

北高丽王不可能事事如意,但他会得到许多好处差不多是板上钉钉的了。这种时候,把刘若松送到夷州这个态度暧昧不明的地方,是最佳的选择。”

“暧昧不明?夷州不是亲美的吗?”

“亲个屁美!屁大点的地方,不是帝制,也不是军政府,搞几个政治组织出来玩竞选,你方唱罢我登场,什么政策都可以朝令夕改,是绝不可能有坚定立场的。

在弱肉强食的世界大局势下,民主只能属于大国,小国独裁最佳。没见美利坚这几十年来一直都在用‘民主’这招来摧毁别国的么?

你看吧,华夏也好,美利坚也罢,不管谁找夷州讨要刘若松,他们都不会给的。”

“咦?照你的意思,那我们把小棒子抓回去,岂不是要比抓劳新畴功劳大得多?”

萧晋想了想,摇头:“刘若松还没资格成为左右北高丽走向的筹码,顶多换取一点不痛不痒的利益。若是把他抓回去,杀不得,放不得,还得好吃好喝的养着,不知又要有多少女孩子遭到他的毒手,所以,他最合适的去处,只能是地狱。”

上官清心斜眼瞅着他笑:“你还没有真正的杀过人,这一上来就弄死一个还没成年的孩子,是不是太刺激了点儿?”

萧晋毫不犹豫的回答:“他不是孩子,而是畜生!杀人我会有所顾忌,但杀一个小畜生,我应该只会感到开心。”

或许是心生感应,人群簇拥着的刘若松忽然转过了脸来,看到他明显愣了一下,接着眼中就流露出某种扭曲的兴奋,推开身前人就大踏步的走了过来。

劳新畴皱了皱眉,对身边人告声罪便跟了上去,只有谷同光依然看似毫不在意的与人笑谈,只是玳瑁眼镜后面时而会闪过一丝意味难明的光芒。

“萧大哥!”走到萧晋身前站定,刘若松笑得极为开心,“没想到能在夷州再见到你,这实在是一件令人愉悦的事情,翠翠同学的身体还好吗?醒过来没有?”

萧晋才懒得跟一个小屁孩儿玩假模假式那一套,毫不掩饰自己脸上的轻蔑与冷漠,“在千里之外都能遇到你这只让人恶心的小臭虫,还真是让人超级不爽,怎么?两个多月没人揍你,皮又痒痒了?”

刘若松的脸瞬间就阴沉了下来,劳新畴见状不妙,赶紧快走两步过来,笑问:“柳少,萧先生,你们认识?”

“当然认识!”刘若松狞笑道,“萧大哥每多活一天,我对萧大哥的思念就会增加一分!”

“卧槽!”萧晋夸张的大骂一句,然后抱住上官清心就是一通乱揉,“小兔崽子又增加了GAY攻击技能,好恐怖。”

刘若松视线落到上官清心的脸上,眼珠子登时便为之一亮。

上官清心的长相无需过多赘述,欺骗性绝对是王者级的,任何男人见到她都会油然而生“人间竟有如此仙子”的感慨。

其实,要单论漂亮,她比巫雁行还是要差一些的,就是气质太干净太特殊了,脑袋上顶俩包子就是活脱脱的小龙女,像刘若松这种小国寡民,哪里见过这样的极品?所以愣是呆了足足半分钟才想起来说话。

“不好意思,还没有自我介绍。这位小姐,鄙人柳若松,跟荣幸认识你。”

上官清心挣开萧晋的拥抱,握住他伸过来的手,疏离但又不过分冰冷的说:“上官清心。冒昧的问一下,贵姓是柳?还是刘?”

“都可以,上官小姐觉得哪个顺口,就叫哪个。”此时的刘若松和之前那个傲慢的王子已经判若两人,礼节十足,说话时,视线始终都没有离开过上官清心那张脱俗的脸蛋儿。

“诶?我以前只听说过有对名字无所谓的,今天还是第一天见到连姓也不在乎的,难道你有两个爹,一个姓刘,一个姓柳?那你妈可真是够辛苦的。”

此言一出,刘若松仿佛瞬间被人塞了一嘴屎,劳新畴目瞪口呆,而萧晋却哈哈大笑,声音无比的欢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