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4章 考验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萧晋的第一反应就是动手,但这个念头只在脑海里闪现了一瞬,便被他放弃了。

能成为毒枭的人物,就一定不会是没脑子的蠢货,在至亲至爱都不可信的情况下,劳新畴没理由只身冒险跑来开车。

于是,他淡淡一笑,反问:“为什么跟下人较真就有**份呢?上之所以为‘上’,就是因为有‘下’的衬托,如果下犯了上,而‘上’却无动于衷的话,那这个上下之分还有什么意义?”

“‘上’对‘下’的惩罚方式有很多,言语上的反驳恰恰是最不合适的一种。狗咬了人,人不能也咬回去。”劳新畴说。

“劳先生这话可就大错特错了,”萧晋不客气道,“只有把身份自动带入到狗身上的才会这么想,我是人,如果狗咬了我,不管我用什么方法对付它,都是人的方式。

一开始稍微吓唬一下,若是狗不听话,再一棍子打死。这才是人或者‘上’的宽容与权威,至少在我看来,没有比这更能体现身份的了。”

“宽容与权威?这是典型的贵族思维,看来萧先生出身不凡,失敬失敬。”

劳新畴微笑着回过头去,发动引擎离开了别墅大门。

上了马路没多久,车的前后便各出现了一辆黑色的全尺寸SUV,劳新畴的声音也再次响起:“萧先生,您左手的扶手箱里装有上好的雪茄,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品尝一支。”

萧晋没有动,一旁的谭小钺打开扶手箱,里面果然整整齐齐的码了十几支雪茄。拿起一支,下面就露出了一排线束,顶端还有一蓝一红两个小灯,但只有蓝灯微微亮着,怎么看都像是一枚爆炸装置。

萧晋眉头一挑,接过雪茄看了看标签,便放在鼻下边嗅边道:“桑丘潘沙,劳先生的品位不错嘛!”

劳新畴没有接话,而是通过后视镜仔细的盯着谭小钺,见她始终都保持着一脸的冷漠,脸上便浮现出赞赏的神色来。

“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这位小姐有大将之风,萧先生的品位才是真正的不俗。”

萧晋撇了撇嘴,点燃雪茄抽了一下,在口腔中细细感受了一下那浓郁的顶级烟草味道便吐了出来,问:“这算是劳先生对鄙人的考验么?”

“萧先生指的是什么?”

“来做司机的你,后排的小型炸弹,以及这支加了料的雪茄。”

劳新畴眼中光芒一闪,便拍了两下手掌,由衷的赞叹道:“司徒先生果然没有夸大其词,‘人杰’二字放在萧先生的身上,绝不夸张!”

“哦?司徒金川居然没有说我的坏话,这倒让我很是意外呢!”

“萧先生多虑了,司徒先生一代枭雄,断不是吴建文和张家和那种小人物可比的。”

“枭雄?”萧晋嗤之以鼻,“劳先生别不是被人给忽悠了吧?!一个女人被我抢了连屁都不敢放、现在还被我逼的只能乖乖当守法公民的家伙,哪里配得上‘枭雄’二字?”

劳新畴没有为司徒金川辩解什么,只是微笑着摇了摇头,说:“我以为萧先生不打算提及自己的身份了。”

萧晋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没什么好隐瞒的,我就是国安的人,而且这次来夷州执行的就是抓捕劳先生的任务。”

“是嘛!那不知萧先生打算怎么抓我呢?”

“我打算用钱。”

“钱?”

“对!每年不低于一个亿。”

劳新畴呆了呆,接着便哈哈大笑起来:“恕我愚钝,我实在想不通萧先生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我需要什么特殊的目的吗?”萧晋淡笑,“这世界上或许有人会跟钱结仇,但我肯定不在此列。”

“萧先生很缺钱么?据我所知,天绣也好,玉颜金肌霜也罢,都是绝对无可复制的独门买卖,萧先生赚钱的速度和本事,劳某人可是羡慕嫉妒的很哦!”

“还是太慢了啊!”萧晋摇摇头,转脸看向窗外,语气萧索的说,“一万年太久,我只争朝夕。”

劳新畴眼睛眯了一下,似乎陷入了沉思,没有再说什么。

车子一路开向夷北郊外,约莫半个小时之后驶进一座硕大的庭院,停在了一栋四层的花岗石别墅台阶前。

有穿着燕尾服的侍者拉开车的后门,萧晋走下去,四下看了几眼,便发现不远处的停车位上停满了各种各样的豪车,不算内涵只论价格的话,他所乘坐的这辆丰田世纪只配垫底。

“这里今晚有一场非常精彩的赌局,我也已与人有约,所以就自作主张将萧先生带到了这里,还请不要介意。”劳新畴下车把司机帽随手一丢,微笑说道。

萧晋这才真正的看到劳新畴的全貌。让他有些意外的是,这个血统不明的家伙竟然一点都不矮,相反似乎比他还要高上那么一点点,而且身材挺拔匀称,一身西装礼服也剪裁合体,微笑起来眼角自然堆起两道细纹,虽然称不上多么帅气,但给人的感觉十分亲切。

“劳先生太客气了,毕竟是鄙人临时更改了见面时间,违约在先,您不怪我就已经十分难得,要是再介意什么,那可就不是为客之道了。”

“萧先生这么说我就放心了,今晚便算是我借花献佛为萧先生小小的接风一下吧,但愿您能玩的愉快!”

“我已经很愉快了。”

萧晋看着从前面SUV上下来一个汉子拦住了要代劳新畴停车的燕尾服侍者,似笑非笑地说,“要精准控制爆破威力和范围的炸弹安装时不会容易,拆起来肯定更难,能让劳先生为我下这么多功夫,鄙人荣幸之至,只是不知道劳先生什么时候会给我这支雪茄的解药?”

“萧先生说笑了,您一代名医,既然已经品出来了,没理由自己解不开。劳某人小小伎俩难登大雅之堂,就不拿出来班门弄斧了。”说着,劳新畴伸手向别墅内部虚引道,“赌局应该已经开始了,错过实在可惜,萧先生,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