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0章 崩溃边缘的黄思绮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吴建文到底还是舍不得放弃那个黄思绮!

心里这样想着,萧晋哈哈一笑,说:“君子不夺人所爱,吴先生放心,这些天鄙人对黄小姐一直都以礼相待,除了稍许的惊吓之外,一点点委屈都没有让她承受。”

“很好!萧先生,希望你没有骗我。”吴建文阴测测的说,“涛哥已经答应见你了,三天之后,会有车去接你。”

萧晋眉头一挑,“好!车到的时候,就是黄小姐恢复自由的时候。”

“一言为定!”

说完,吴建文就挂了电话。

“连一个女人都难舍难分的,怪不得这家伙那么变态也只能在劳新畴的手下当个喽啰,太没出息了!”猜出大概通话内容的陆熙柔习惯性的开始喷洒毒舌。

萧晋苦笑:“这话我怎么听着那么别扭呢?看来,我在你的眼里也属于没出息的那一类喽!”

陆熙柔毫不犹豫的点头:“你确实很没出息,不过这世界上大部分的男人都很没出息,你算是其中表现还算不错的。”

“这么说也太刻薄了点儿。”上官清心接口道,“虽然这家伙在女人方面是挺没出息的,但拿他跟吴建文比,就有些不合适了。

吴建文明显是不想让自己受制于一个女人的,所以他才会犹犹豫豫这么多天,直到最后不得不屈从于内心的**,而萧晋不同,他从一开始就知道女人是自己最大的弱点,并坦然接受。如果让他和吴建文调换角色的话,恐怕早就跑过来拼命了。”

“咦?你说的蛮有道理的。”陆熙柔眨眨眼,意味深长的看着她道,“亲爱的上官姐姐,你这不声不响的就把死变态摸得这么透,是想干嘛?”

上官清心看都不看她,端起汤碗豪迈的一口喝干,呲牙笑着说:“不干!”

萧晋险些因为这两个字被口水呛死,咳了好半天才无语的起身走向厨房。“回去之后我一定要离你们俩远一点,否则真的会折寿的。”

不一会儿,他从厨房出来,手里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摆了一荤一素两个菜和一碗米饭。谭小钺见状放下筷子就要起身,却听他说:“你接着吃吧,我去送饭,正好有些话要跟她谈谈。”

谭小钺无声的坐下,陆熙柔扭头看着萧晋的背影消失在通往地下室的门中,问上官清心道:“你猜他要去跟黄思绮说什么?”

“反正肯定不是要泡她。”上官清心夹了一筷子芦笋到嘴里嚼着,回答的极其无所谓。

陆熙柔撅了撅嘴,想要起身跟去,但犹豫片刻,却拿起碗继续吃起饭来。

地下室里,黄思绮抱着膝盖坐在一张床垫上,对面的电视机里正在播放某部偶像剧,不过她显然并不在意剧情什么。

她看上去精神还好,只是眼睛里的血丝有点多,显得很憔悴的样子,尤其是当楼梯顶上的房门打开时,她的身体瞬间就紧绷起来,既期待又惊恐的望着那双慢慢走下来的脚,抱着双腿的手臂也越发的紧了。

除了被抓来的那天之外,没有任何一个人跟她交流过,虽然每天到饭点的时候都会有人准时给她送饭,却没人开过口,无论她说什么都像是在面对空气一样。

未知所带来的无助感是最可怕的,这些天里,她尝试过逃跑,但根本打不开门,身体也软绵绵的使不上力气;想要打电话给酒店前台报警,电话通了,却根本没人说话。

好在房间里的窗户不小,还有电视可看,她才没有被恐惧和寂寞逼疯,不过这依然让一直都养尊处优的她时刻处在精神崩溃的边缘,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她甚至偶尔会宁愿自己被人虐待,也不想再独自度过那仿佛被拉长了无数倍的每一分钟。

今天上午醒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已经不是住在酒店的房间里,以为对方终于要对自己下手了,害怕之余,竟还隐隐有种解脱般的舒适感。

只是很可惜,这种感觉并没有持续多久,当她等待了一个又一个小时也没有等来任何人之后才绝望的想到,可能对方只是单纯的换个地方关押她罢了。

现在,在足足又煎熬的度过一整天之际,终于有人出现了,可想而知,此时此刻她的心情会有多么的复杂和激动。

“饿坏了吧?!”萧晋将托盘放在她的面前,态度和蔼的说,“今天的饭菜不是酒店做的,也不知道合不合你的口味,要是有什么不满意的,尽管提。”

闻言,黄思绮瞳孔顿时放大了一圈,紧接着大颗大颗的泪珠就滚落出来。

萧晋掏出一包纸巾递给她,微笑道:“别怕!我说过不会伤害你的。来,擦擦眼泪,快趁热吃饭吧!”

黄思绮很用力的点头,掏出纸巾擦拭了一下眼睛,便捧起碗大口的吃了起来。

这时,或许是被食物的香气吸引,一只硕大的蟑螂晃荡着长长的触须从角落里爬了过来。萧晋嘴角邪邪一勾,伸手将它抓住,塞进了黄思绮喝剩下的一个空矿泉水瓶里,然后又拿过她手里的筷子夹了几粒米饭丢了进去。

蟑螂起先还非常慌乱的在瓶子里爬来爬去,但很快就抵挡不住食物的诱惑,趴在了米粒上面。

黄思绮以前是很害怕蟑螂的,如果是吃饭的时候看到,会恶心的那一整天都不可能再吃下任何东西,可今天她却完全没有丝毫不适的感觉,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瓶子里的那只大虫子,手下动作不停,吃的津津有味,也看的津津有味。

事实上,这个时候不管发生什么,只要不是再让她独自一人担惊受怕,她都能接受。

然而过了没多久,她的眼睛就蓦地瞪大,惊骇的看看瓶子,再看看萧晋,忽然大叫一声,扔掉碗就趴在床垫边把嘴里的食物全都吐了出来。

接着她又想扣嗓子呕吐,却被萧晋在后背上拍了两下,然后无论她怎么使劲干呕,都吐不出任何东西来。

而把她吓成这个样子的原因则很简单,瓶子里的蟑螂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