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5章 畏罪自杀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嗨!亲爱的裴长官,我们又见面了。”市中心的一栋写字楼前,萧晋笑嘻嘻的跟几乎与他同时到达的裴子衿打招呼。

裴子衿的表情很精彩,有点恼怒,有点不耐,有点感伤,还有一点点的欣慰,复杂的让她连冷漠都无法继续保持,于是便扭头看了一眼跟在自己身边的冯洋。

冯洋立刻就打开手中的平板,对萧晋汇报道:“那家贸易公司在十七楼,是一个本地商人在半年前创办的,我们没有查到此人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地方,而且,公司也在三个月前被江舟物流集团收购。

小芳,本名袁慧芳,资料显示其为邻省人,于半年前留学归国,加入这家贸易公司担任销售副总监,目前我们还在查证她个人档案的真伪,暂时无法确定她的来历。”

萧晋知道裴子衿不可能这么快就想通,更不可能在大庭广众之下跟他探讨两人之间的关系,便无所谓的耸耸肩,说:“管她来历是真是假呢!先抓了再说。”

言罢,他又贱兮兮的冲裴子衿弯腰伸手示意道:“尊敬的裴长官,您是领导,您先请呗!”

狗腿子气十足,看的后面跟来抓人的市局警察们心中纷纷不约而同的为田新桐感到不值。

裴子衿哭笑不得的摇摇头,转身快速的安排好警察们的分工,然后就当先向写字楼的大门走去,萧晋紧随其后,抬头挺胸,顾盼自雄,又像个狐假虎威的太监。

走了没几步,裴子衿就受不了了,回头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他才停止作怪。

乘电梯来到十七楼,贸易公司的前台小姐都还没开口,一张证件就杵在了她的面前。

“我们是警察!请问你们公司销售副总监袁慧芳的办公室在哪儿?”

前台小姐被吓得花容失色,哆嗦半天才颤着声音回答说:“进、进门直走到头,然后左拐,第三间就、就是。”

裴子衿点点头,留下一名警员看住门口,便大踏步的走进了公司。

抓捕过程非常顺利,那个袁慧芳一见到穿警服的人闯进自己办公室,只是稍稍愣怔片刻,眼中就浮现出了一丝了然,在裴子衿出示完逮捕令并让人拷上她的时候,她都没有一句辩解,也没有丝毫反抗,平静的仿佛不是犯罪被抓而是慷慨就义一般。

带着她走出办公室的时候,外面那些隔间里的贸易公司员工几乎都站了起来,惊讶者有之,茫然者有之,幸灾乐祸的也不少,交头接耳,一片嗡嗡嗡的嘈杂声。

这种程度的围观对于警察们来说简直就是家常便饭,萧晋这种脸皮比城墙厚的家伙更加的不会在乎。一行人沿着走道往前走,马上就要来到拐弯处时,对面走道尽头的一扇房门忽然被人打开,继而一群人簇拥着一个气质非凡的男子走了出来。

那男子身材不高,不到一米八,但给人的感觉却仿佛他是场间最为高大的那个,而且,这种感觉还不突兀,甚至没有带给他人一点压迫,就好像他原本就应该被人仰视,只是身高拖了后腿而已。

一看到他,萧晋就停下了脚步,紧接着想到了什么,神色就瞬间变得阴沉无比。裴子衿见状也停了下来,眯眼望向正在走来的那个男人。

男人走路的步伐不快也不慢,英俊的脸上带着恰到好处的惊讶和愕然,来到近前先是看了一眼后面被四名警察围在中间的袁慧芳,然后才茫然的问萧晋道:“萧先生,你们这是?”

萧晋静静的看了他片刻,忽然嘴角一翘,回答说:“不好意思,司徒先生,警方办案。”

那气质出众的男人赫然正是贾雨娇的初恋、归国华侨司徒金川!

“萧先生是警察?”司徒金川脸上的惊讶变成了震惊,又看看袁慧芳,问道:“这位小姐应该是我集团下属公司的员工,我能问一下她犯了什么罪吗?”

“抱歉!关于案情,目前我们无可奉告!如果你想要了解的话,可以按照相关流程亲自、或者派遣律师去市局询问。”

萧晋依然在笑,只是口气中仿佛带着冰碴子,让周围的人都不由自主的感到一阵不寒而栗,而司徒金川却好像非常迟钝一样,闻言只是略带些失望的点点头,然后便如春风般的微笑起来。

“这样啊!好吧。没想到再见萧先生时,您竟然会变成一名可敬的执法者,不知您在省城会呆多久?可有时间赏脸吃一顿饭?”

“再次抱歉!我时间很紧。不过,我们肯定会再见面的,到时候我请司徒先生喝茶。”

“好说好说。”司徒金川笑着侧过身,“那我不就不耽误各位的公务了,萧先生,请便。”

“多谢!”

萧晋点点头,脚步刚要踏出去,忽然身后传来一声惊呼,继而有枪声响起,场间顿时一片尖叫。

他第一时间回头,就见那双手被铐住的袁慧芳竟然抢夺了身边警察的配枪。正当他扑过去想要阻止她伤人时,她却把枪口对准一旁的落地窗连开两枪,同时急速的冲了过去,显然是要撞碎玻璃跳楼自杀!

尽管押着袁慧芳的那几名警察反应还算迅速,但猝不及防之下,此时也才刚刚掏出枪来,根本没人能拦得住她,即便是动作比萧晋更快的裴子衿,最后也只是撕下了袁慧芳身上的一片衣角。

这一幕就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那些员工因为枪声而起的尖叫都还没有停止,袁慧芳就带着无数的玻璃碎片向十七楼下的地面坠落而去。

“马上下去救人!”

还是裴子衿第一个反应过来,大喊一声便朝公司大门跑去,其它的警员们在震惊之后纷纷跟上。眨眼的功夫,场间还保持着平静站立的人,只剩下了萧晋和司徒金川。

萧晋转回身,看到了司徒金川眼底似乎正有悲伤一闪而逝,便走上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的双眼冷冷笑道:“哎呀呀!真可惜,虽然嫌犯死有余辜,但怎么说也是位花儿一般的漂亮姑娘,就这么摔成了肉泥,实在是让人忍不住心生唏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