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0章 双商在线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比如什么?你吗?”夏愔愔以为他在和自己玩笑,于是便笑盈盈的接口问道。

然而,回应她的却是萧晋皱起的眉头和掏出的手机。

“娇姐姐,麻烦你通知学校,让他们把翠翠救下的那四个学生集合起来带到医院附近的酒店,我有话要问他们。”

挂断电话时,电梯已经下到了一楼,萧晋把住电梯门,对夏愔愔歉意道:“对不起!突然想起有点急事,就不送你出去了。”

夏愔愔眼眶倏地一红,强忍着要涌出来的泪水点点头,什么都没说就垂着脑袋走出了电梯。两步之后,她转身,电梯门正在缓缓关上,而萧晋却在看手机,没有看她。

眼泪再也忍不住夺眶而出,她跑出医院大楼,坐在自己的车里放声大哭起来。

在一段感情里,一味付出的那个,往往也总是被轻视的那个。她相信萧晋是真的有了急事,但她不相信如果自己是董初瑶或者萧晋别的女人,也会得到这样的待遇,至少应该会有一个解释,而自己却什么都没有。

不喜欢就是不喜欢,纵然被感动,也不是喜欢。

萧晋回到楼上时,正好在电梯口碰到了要离开的刘若松一家三口,他深深的看着那男生的双眼,微笑问:“刘若松同学,我可以单独跟你说几句话吗?”

刘若松的父亲当即就要开口拒绝,却听刘若松点头道:“当然可以。”

说完,他还对自己父母道:“爸,妈,你们别担心,翠翠的家人都挺好的,人家连我们给的钱都不要,还能把我怎么样?放心吧!你们先去车里等我就好。”

他的父母对视一眼,又一起看了看萧晋,表情有些迟疑,但还是依言进了电梯。

萧晋注意到这个细节,眼睛就眯了一下。

“来一支?”两人来到走廊尽头的一个小阳台上,萧晋掏出一支烟递过去,笑着问道。

刘若松很认真的摇了摇头:“抱歉!我不会抽,当初想学来着,但实在是不喜欢烟草的味道,所以一直都没学会。”

“是嘛!”萧晋自己点燃烟,说,“那你应该是一个很自律的人了。”

刘若松微笑起来,眉梢眼角带着隐隐的自傲。“勉强算是吧!”

萧晋又眯了眯眼,然后道:“对了,我叫萧晋。”

刘若松马上就说:“那我就喊您萧大哥吧!”

萧晋点了点头,笑着说:“作为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你的心理素质不错,居然一点都不紧张。”

“我为什么要紧张?虽然我的性命是梁翠翠同学救下的,我欠她很多,但这并不代表我做错了什么呀!”

刘若松说话时的神情十分不解,但萧晋还是从他的眼底深处发现了一点不对劲,那似乎是……轻蔑?

“我不是那个意思。”他摆手解释道,“按照一般的情况来说,此时的伤者家属很可能已经丧失理智,甚至想要从受益者身上讨要物质或心理上的平衡,就像你说的,你欠了翠翠很多,难道就不怕我向你讨还么?”

刘若松翘翘嘴角,自信道:“不怕,因为我相信您不是那样的人。原因嘛,当然是刚才我父亲要给您钱,您都没有收,那把我单独留下来能做什么?打我一顿或者杀我偿命?这都于事无补,还不如收下那一百万来的更加实惠一些。

更何况,您之前还说了‘翠翠同学救下的是一个男子汉’这样的话,明显在您的心里,是很为翠翠同学的行为感到骄傲的,自然也就不会舍得让她的牺牲付诸东流。”

萧晋闻言眉头高高挑起,拍拍手掌说:“不错不错,自律聪慧,遇事淡定,条理清晰,智商情商双双在线,你在学校的成绩一定很出色吧?!”

“还行吧!”刘若松用随意到可以气死学渣的口气说,“不过,我不怎么喜欢学习。准确地讲,是不喜欢义务教育课本上的东西。我认为它们的作用仅仅只是让我们将来到了社会上不至于两眼一抹黑,真要是往死里去学,会学成傻子的。”

“哦?这么说,对于所谓的纪律,你也同样是嗤之以鼻喽?”

刘若松耸了耸肩,算是默认了。

“有意思。”萧晋似笑非笑的点着头说,“少年人恃才傲物很正常,但像你这样表现的如此淡然的却不多见,你的骄傲不流于表面,想来,所谓的学校、同龄人、甚至成年人,都没资格被你放在眼里吧?!”

刘若松下意识的就要点头,猛然间反应过来,瞳孔急缩,慌忙转换成茫然的神色,刚要开口,却听萧晋又冷声道:“别装了,不管你有多聪明,城府多深,终究都只是个未成年的小屁孩儿,完美变脸这种功夫,天生不来的。”

刘若松抿了抿唇,然后就笑了,笑的十分傲然。“是又如何?我确实看不起很多人,因为这世界上的大部分人都是蠢货,我凭什么要把他们放在眼里?”

“那你又凭什么说别人是蠢货呢?就因为你聪明?”

“不,因为我比他们看得更深,更远。”

“比如?”

“比如人生在世,归根结底图的只有四个字,那就是‘吃、喝、玩、乐’,不管是努力工作也好,争权夺利也罢,最终也无法逃脱这四个字的桎梏,但大部分的人却不知道这一点,将许多事情浪费在完全无意义的事情上面,甚至自作聪明的走许多弯路,实在是愚不可及。”

萧晋挑挑眉,问:“那你认为,应该如何聪明且便捷的达到这四个字的境界呢?”

刘若松讥诮一笑:“抱歉!这是我个人的心得,如果告诉了你,还怎么保持我的独立和独特?”

萧晋一愣,继而煞有介事的点点头,说:“有道理,那我就继续当个蠢人吧!接下来,刘若松同学,请你为我这个蠢人说明一下,当别的同学都在山坡上挖竹笋的时候,你和另外一男两女三位同学在山顶干什么?为什么下了大雨还不回营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