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5章 真正的退伍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自己是不是好人,萧晋非常的清楚。坏的不彻底,好也好不到哪儿去,两边都沾点儿,像棵墙头草,奸恶之人不会看在眼里,也能把道德之士气死,灰不溜秋,滑不溜丢。不过,他人生最大的愿望就是不用看别人的脸色活着,四六不靠着也挺好的。

跟陆熙柔商定了对付金景山的办法,他便离开了别墅。

回到家,苏巧沁已经做好了晚饭,简简单单的三菜一汤,却满满的都是心意。

自从宋小纯被萧晋带回了山里,她就一下子闲了下来。公司那边有元小希派去的人打理,她除了研究一下萧晋选定的会所地址资料,画几笔图纸之外,就没了事情,虽然辛冰会找她一起逛街,但人家整天忙得脚不沾地,也就是偶尔罢了。

“萧,你打算什么时候开始那个会所的建设呀?”给萧晋碗里夹了一块鸡肉,她看似随意的问道。

“快了,等青山镇的开发正式开始,山里的会所就可以提上日程了,毕竟总得先开出一条路来,要不然建筑材料也运不进去呀!”

“那……今年能开始么?”

萧晋抬眼瞅瞅她,笑着揶揄道:“这是怎么了?几天不见,我家最讨厌麻烦的苏大夫人居然开始关心事业了,我是不是应该给神灵上柱香,谢谢他们给了我一个内外都贤的好老婆啊?”

“你又笑话我。”苏巧沁娇俏的白他一眼,手里给他夹菜的动作却没断,“我、我就是设计方案还没确定,怕耽误你的事儿。”

“不着急,你慢慢设计,年底能拿出方案来就行。”

“那……我、我得抽时间多去实地考察一下才行,光靠下面员工拍的照片和勘测的数据,总是不那么直观。”

萧晋点头刚要答应,忽然发现她的目光有些躲闪,表情也有些忐忑,稍微一琢磨就明白过来,放下碗摸摸她的小圆脸,柔声说:“是我不对,光想着带小纯回去,忘了你一个人在这里会有多无聊了,明天去公司安排一下,这次我回山里的时候,你跟我一起走。”

苏巧沁的表情立刻就开心起来,却还红着脸说:“我不是想麻烦你的,就是……就是没事做,太闲了。”

“嗯嗯,我知道,我在山里也挺想你的,所以你就当是可怜可怜我,大发慈悲跟我回去吧!”

苏巧沁笑了,又故意板起脸,矜持的点点头,说:“好吧!看在你一片诚意的份儿上,我就免为其难的答应了。”

说完不等萧晋反应,她自己倒咯咯娇笑起来。

生活就是这样,两个人一起生活就像两只要抱着取暖的刺猬,你迁就我,我哄着你,找到彼此之间最合适的距离,真正亲密无间予取予求的那是爱情,但长久的过日子,必须给对方留下一点空间。

第二天早晨吃完饭,苏巧沁开心的去公司安排工作了,萧晋则驱车来到了利矛安保公司。

还没到大门前,就远远的看见一个瘦弱的姑娘站在路边,身形挺拔笔直如枪,脚边放着一个迷彩的包,齐耳短发被春风吹拂的来回摆动,左臂自然垂在身侧,袖口空空荡荡。

看到这一幕,萧晋的心里就很不是滋味儿。

柳白竹是军人,为国牺牲本没有什么好说道的地方,只是因为其中夹杂着董千秋的一点私心,断腕的荣光就显得有了一丝黯淡。她才二十多岁,无忧无虑的象牙塔才是属于她的地方,可就因为穿上了一身绿色的衣装,就早早的开始面临生死。

不是所有的军人都值得尊敬,起码那些为了泄愤就把辛冰手下一个公司给搞破产的那帮人就必须唾弃,但柳白竹这样的,无论给予怎样的荣耀和未来,都是应该的。

“上次那个问题,你还没有回答我,你真的会给我月薪税后十万的工作吗?”拎着包一上车,柳白竹就微笑着问道。

“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要降尊纡贵的亲自来接你?”萧晋一边打方向盘调头,一边反问。口气不善,态度也很恶劣,但柳白竹一点都不介意,脸上的笑意似乎还更浓了几分。

“因为我曾经参与过不少的机密行动,也知道许多涉及国家安全的秘密,离开军队之前我是签了保密协议的,而且五十年内不准离境,所以,你给我安排的工作最好不需要出差。”

“真不知道我是招了一个员工还是大爷!”萧晋撇着嘴嘟囔一句,又道:“放心,你的工作很简单,在我的安保咨询公司当教官,负责培训下面的人护卫和调查方面的能力,只要你愿意,当个足不出户的宅女都行。”

柳白竹点了下头:“这个工作倒是很适合我,谢谢您,萧先生,让您费心了。”

萧晋呵呵一笑:“应该我谢谢你才对。说实话,到现在我都对你竟然那么干脆的就答应帮我在上级调查人员面前打掩护而感到不可思议。”

“军人确实要遵守纪律,但我们也不是完全不知变通的人,尤其是在境外执行任务的时候,如果还抱着纪律条例不放,很可能什么都办不成。

为你打掩护并不会改变事情的结果,而且对国家利益也没有丝毫的损害,简简单单把事情解决,总好过再经历一番各种各样的麻烦,更何况,伊凡诺娃小姐救了我的命,为她做这点事也是应该的。”

萧晋闻言挑挑眉,转头看了她一眼,笑着说:“没想到你恢复了正常人状态之后会变得如此通情达理,你能真正的退伍实在太好了!”

柳白竹眼中浮现出一丝黯淡,扭脸看向窗外,没有再说话。

她不是义务兵征召入伍的,而是从记事起就生活在军营一般的福利院里,可以说,她目前这二十多年人生已经被深深烙上了“军人”两个字,彻底的离开部队对她而言,就像是灵魂正在被撕扯一样,痛不欲生。

如果不是萧晋收留她、并准备给她一个无限接近于军人的工作,她很可能会找一个没人认识自己的地方,偷偷的死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