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3章 演戏与蛊惑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因为生长环境以及学识的局限性,哪怕有个当知府的亲叔叔,三角眼也是典型的混混式小人物,而混混最大的优点,就是该不要脸的时候,绝对没皮没脸。

点头如鸡吃米,三角眼的表情就像是吞下了一大口黄连一样,哀求道:“记……记住了,我一定会用心用全力去做的,只是……我脑子比较笨,求萧、萧先生你手下留情啊!”

萧晋被他给逗乐了,扭头对夏愔愔道:“能屈能伸,这货也算是个爷们儿嘛!”

夏愔愔巧笑嫣然:“嗯,和你一样的爷们儿。”

萧晋满头黑线,指指一旁,没好气道:“去,从你包里把眼药水拿出来。”

夏愔愔眨眨眼,乖乖的走到自己的包前,一边往外拿眼药水,一边好奇的问:“你怎么知道我有这个?”

萧晋翻个白眼:“拜托!你今天是不是被吓傻智商掉线了,怎么总问这种弱智的问题?常戴隐形眼镜的人,怎么可能会不随身携带眼药水?不怕眼睛被磨烂吗?”

夏愔愔的脸红了,不是害羞,而是气的。她长这么大,听到过的讽刺全加起来,也没有萧晋这一会儿说得多。如果放在以前,她肯定会反唇相讥或者甩袖子就走,但现在,她却连不开心都没有,只是心里有一点点的委屈。

于是,她噘着嘴将眼药水用力砸了过去。

萧晋接住,像是完全没看见她的表情一样,打开眼药水瓶盖抬头便往两只眼睛里各滴了好几滴,溢的满脸都是,然后对三角眼喝道:“拿出你的手机,调成摄像模式对准我,我让你开始拍,你就开始,知道吗?”

三角眼不明所以,但还是慌忙掏出自己的手机,把摄像头对准了萧晋。

接下来,萧晋在夏愔愔和三角眼惊讶的目光中倒卧在地,并用手沾了灰尘抹在脸上,然后将自己的衣服扯烂,又滴了几滴眼药水,直到脸上冲出泪痕,才再次对三角眼命令道:“数三个数,然后点拍摄,半分钟后关掉。”

三角眼点点头,开始数数。当他数到三,手指点在拍摄键的那一瞬间,萧晋突然就发出了凄厉的哭喊声。

“大哥!求你……求求你,放过我吧!我再也不敢了,不要再打我了,呜呜呜……我错了,我该死!

呜……我不该仗着别人的权势狐假虎威,大哥您现在打也打过了,就看在我真心向您认错的份儿上,饶过我这一次吧!我保证以后见到你就鞠躬,然后绕道走,求求您了……呜呜呜……”

夏愔愔完全看傻了,只见此时萧晋的表现简直就是标准的声情并茂,比之前三角眼尿裤子的时候还要不堪,哪怕明知道他脸上流的是眼药水不是泪水,她也忍不住一阵阵的心酸。

半分钟到了,萧晋注意到三角眼准时动了手指,声音戛便然而止,抹抹脸起身走过去,从已经痴呆了的三角眼手中拿过手机重新播放了一遍,见没什么问题,就找到邓睿明的号码发了过去。

“待会儿,邓睿明会给你打电话,你把你来这里之前在脑海中想象过的‘怎么收拾我、我又是怎么求饶的场景’向他炫耀一遍,怎么爽就怎么吹,总是就是要把他给忽悠过来,懂吗?”

三角眼蓦然瞪大了眼,他就算是再傻,也知道把邓睿明叫来之后,自己将来肯定没有好果子吃,本能的就用力摇起头来。

萧晋眼睛一眯,寒声道:“怎么,你这是要拒绝我喽?”

三角眼又开始打摆子,不吭声,只是一个劲儿的摇头。

萧晋叹了口气,换上一副亲切的表情,语重心长道:“老兄,其实我心里很清楚,今天这事儿,就是邓睿明让你干的吧?!毕竟咱俩之间也没什么解不开的仇怨,你原来心里想的估计也只是哪天叫人把我堵住打上一顿而已,犯不上又是雇人又是掳人的这么大阵仗。”

三角眼愣住,呆呆的看着他,眼底开始有些许的怀疑之色。

“我跟邓睿明有仇,”萧晋继续说道,“我抢走了他看上的姑娘,还打过他、当众羞辱过他,甚至砸过他的车,这种仇怨,虽说不是不共戴天,但只要是个男人,就肯定忍不了。

可是,你知道他为什么自己不来,却怂恿你来做这件事么?”

三角眼眼中的怀疑变成了惊疑,却依然没有要开口的迹象。

萧晋又叹了口气,满是同情的看了他一眼,又道:“今天这事儿吧!说起来其实也不算大,我没有受什么重伤,就算警察来了,撑死也就是拘留你们几天而已,可老兄你千不该万不该起贪心要钱啊!

你知不知道,从那一百万转入你手下账户的那一刻起,这事儿的性质就变成绑架了?这可是重罪,量刑十年起,你确定要替邓睿明蹲上这么多年的苦窑?”

三角眼脸色瞬间变得惨白,汗如雨下,咬着牙哆嗦道:“我……我亲叔叔是、是知府……”

“是,没错!”萧晋点头打断道,“知府的权势很大,只要肯运作,说不定就能把你的刑期从十年变成一两年,到时候出来,他还会因为对你的感激而更加疼你。

你是不是就是这么想的?”

三角眼又不吭声了,显然是默认。

萧晋一声冷笑,伸手指指夏愔愔,说:“一直忘了跟你介绍,这位随随便便就能拿出上千万的姑娘姓夏,她爹叫夏凝海。”

三角眼颤抖的身体一僵,再次瞪大的眼珠子上布满了血丝。

“嗯,看样子,你还没有蠢到家。”萧晋笑着说,“华夏富豪榜第五的人物,对上你那位知府叔叔,虽说可能分量不够,但想来也差不了多少。老兄你猜,你的那位好叔叔会不会为了你不顾自己前程的跟夏凝海死磕到底?”

三角眼终于低下了头,汗水顺着脸颊在下巴上汇聚,不一会儿就让他胸口的衣衫湿了一片。

“最后,你是邓兴安的亲侄子,”萧晋见火候差不多了,就将三角眼的手机塞到他的手里,用充满了蛊惑意味的口气说道,“你犯下了这么大的罪过,他的仕途肯定会受到影响,再加上华夏第五富豪的金钱运作,说不定以后会再也升迁无望。

老兄,你真的确定要为一个陷害你的二世祖王八蛋,而赌上自己十多年的自由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