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9章 令人厌恶的大明星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大哥哥,瑶瑶姐,我家就住在三楼。”

前面传来秋韵儿的声音,萧晋转头望去,就见女儿站在一栋破旧楼房的单元门门口,美丽的面容与旁边不远处水泥砌成的垃圾堆放处形成了极其鲜明的对比。

楼房只有四层,砖墙结构,外面没有墙皮也没有水泥,红砖斑驳,上面满满都是岁月留下的痕迹,赫然竟是一栋老旧的不像样的筒子楼。

这种建筑跟普通学校的学生宿舍一样,都是一条长长的走廊串联着许多单间,走廊的尽头还有窗户,两边通风,就像个长筒,所以被称为筒子楼。

在**十年代,这种楼房还是比较高级的,只有机关事业单位的小干部才有资格被分到,当然,进入二十一世纪之后,还会住在这里面的,就只剩下社会最最底层的那个群体了。

“韵儿,”沿着昏暗的楼梯向上走的时候,萧晋开口问道,“为什么会选择住在这里?就算你们想省钱,那也有并不比这里贵的平房可以租呀!”

秋韵儿抿了抿唇,回答说:“自从医治无望之后,我姐姐就……就不愿意见人了,这里不但房租便宜,住的人也少,一层几十户,却只有四五个房间里有人,我找了好久才找到这么合适的地方。”

“啊?只有四五家有人,那你们住在这里都不会害怕的吗?多不安全啊!”董初瑶吃惊道。

“没、没事,这附近人口密集,不管发生什么,喊一嗓子很多人都听得到,没什么好怕的。”

说话的时候,女孩儿的身体都是紧绷的,明显事实并不像她所说的那样。

对此,董初瑶的反应是心中越发的怜悯,而萧晋却大皱眉头,还没见那个秋语儿的面,心里就已经开始反感了。

因为自己受伤,就完全不顾及妹妹的生活,如果那位前大明星没有发疯,那她必定是一个极度自私自利的人。

上到三楼,秋韵儿带着他们径直来到走廊的尽头,掏出钥匙打开了油漆都快要脱落干净的木门。

房间不大,约莫十几个平方的样子,但布置的很温馨,也很干净。靠窗的角落里有一张单人床,被子和床单都被整理的整整齐齐,窗前的桌子上摆了很多书,可以明显的看到几本涉及到烧伤和外科整形的书。

除此之外,房间里就只剩下一些简单的生活用品、一张吃饭用的小折叠方桌和两把小矮凳了。

清贫,这两个字完全可以形容秋韵儿的住处,也让萧晋对于秋语儿更加的厌恶起来。

为了祛掉伤疤,不惜花光家里的所有积蓄,让还未成年的妹妹在这种艰苦的环境下照顾她,简直该死!

这种人不配得到美貌和健康,更没资格代言能给人带去希望的药妆。

“秋韵儿,很抱歉,我改主意了,你姐姐……”

萧晋冷酷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墙上一扇小门里的声音给打断了。

“谁在外面?韵儿?韵儿?”

“姐姐,你别怕,韵儿就在这里。”

“刚才是谁在说话?我怎么听着像男人的声音?”

“是萧晋萧哥哥,他是个很厉害的中医,昨晚我告诉过你的呀!”秋韵儿回答道。

“什么中医?全都是骗子!大骗子!滚出去!”房间里的声音变得尖利起来,还伴随着什么东西被砸碎的声响。

秋韵儿吓坏了,紧张的冲进了门里:“姐姐你……你先别激动,快把鞋穿上,碎片会扎伤你的……”

啪!一声响亮清脆的耳光打断了女孩儿关切的话语,萧晋脸色一黑,抬步就走了进去。

里面和外间一样,也是十几个平方的样子,其实它们就是相邻的两间屋子,只不过中间被打通了,可以从里面来回进出而已。

这个房间很暗,窗帘拉的严严实实,在透过来的微弱光线下,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正赤脚站在地上,她披头散发,一双眼睛泛着凶光,状若疯魔。

看见萧晋进来,她又发出一声尖叫,随手就抓起桌子上的东西砸了过去。

“滚!谁准你进来的?快滚出去!”

萧晋伸手接住,定睛一看,发现是一盒粉底,心中的厌恶就更深了。

这时,秋语儿愤怒的矛头再次指向了秋韵儿,一件又一件的化妆品砸在女孩儿的身上。

“还有你!老娘供你吃、供你穿、还供你上学,你却联合起外人来害我,你、你良心都被狗吃了吗?你也给我滚!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滚!”

“姐,我没有,我真的没有!”秋韵儿抱着头一边哭一边解释道,“萧哥哥真的是医生啊!他调配的药膏连我手上做菜时被热油烫出来的伤疤都能治好,也一定可以治好你的……”

“放屁!”秋语儿大骂道,“连美国和德国的专家都治不好我,早就被科学证明是骗术的中医怎么可能?秋韵儿,你不用哄我了,他是记者,对不对?你就是想用我现在的丑样来换钱,对不……”

啪!又是一声清脆的耳光响起,比之前的要响亮数倍,只不过,这次打人的是萧晋,被打的却是秋语儿。

“姐!”秋韵儿惊呼一声,扑到被打倒在床上的姐姐身边,转头惊恐的望着萧晋,“大哥哥,你……你为什么……”

“知足吧!要不是看在你是翠翠好朋友的份儿上,我会直接废了她!”萧晋冷冷地说道,“身为一名华夏人,读了几年书,学了几年所谓的‘科学’,就诋毁有着数千年历史的中医,这种数典忘祖的玩意儿死有余辜,只是打一巴掌,已经是老子非常克制的结果了。”

说完,他转身牵住董初瑶的手就走。

秋韵儿见状,慌忙追上去,“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抱着他的腿哭道:“大哥哥,对不起!我替我姐姐向您道歉,她现在根本就是神志不清,精神错乱,误以为您是记者,并不是在针对您啊!”

“精神错乱?”萧晋哼了一声,眯眼冷冷望着趴在床上的秋语儿,讥讽道,“说话如此有条理的疯子,老子倒真是头一次见!秋韵儿,别替你姐姐辩解了,她就是在单纯的借机发泄而已。

放手吧!这种垃圾女人,根本不配老子出手救治,相反,我倒很希望她能鼓起勇气从窗户上跳下去,死了,也好过用那副丑样子来恶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