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 王八蛋就不知道消停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谁……谁要跟你暧昧啦?”

陆熙柔的脸也红了,配上还没来得及淡去颜色的眼眶,就跟一只红兔子似的。

难得看到这姑娘慌张的样子,萧晋就故意逗她道:“哦?不是暧昧,那就是来真的喽!那还看什么星星啊?我这人很好说话的,不需要培养感情,咱直接上床吧!”

“上床你妹!”

陆熙柔看上去娇娇柔柔跟风一刮就会倒的林黛玉似的,实则性子里是有野性的,说不好听的就是“二杆子”气,大胆,不扭捏,所以害羞对她来说从来都不是一件可以持续发展的事情,一旦过了某种临界点,反倒立刻就会往豪爽的方向靠。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更像是破罐子破摔。

抬腿轻轻踢萧晋一脚,她瞪眼道:“姓萧的,男子汉大丈夫,答应女人的事情做不到,你还是个爷们儿吗?”

萧晋无所谓的耸耸肩,转过身去继续工作。“这激将法对我来说没用,是不是男人,我比你清楚,我的女人们也比你清楚。”

陆熙柔一滞,怒火就再次充盈了眼眸,一把夺过了他手中的钢笔。

萧晋眉头微微一蹙,叹口气,哄道:“熙柔,我现在是在配制很重要的药方,不单单是为了治你的病,成功后同样也可以造福很多的人,所以你乖一点好不好?听话,把笔给我,想看星星就自己上去看,褥子是白天刚刚晒过的,干净软和,很舒服的。”

陆熙柔把笔藏在身后,斜着眼看他,“萧晋,你很不对劲耶!像你这种花心大萝卜,不是最喜欢跟女人玩儿暧昧的么?姑奶奶现在主动送上门来给你机会,你居然不要!什么意思?我陆熙柔就这么让你看不上眼么?”

“不是看不上眼,是我不喜欢在没有结果的事情上浪费时间。”

陆熙柔咬了咬嘴唇,问:“试……试都不试一下,你怎么知道没有结果?”

“试?”萧晋嗤笑一声,“有这个必要么?”

“为什么没有?”

“堂堂一个半省级市市委书记的千金,会有可能甘愿做别人的情人么?”

“为什么一定是情人?就不能是书记的千金足够好,能让你放弃其它女人吗?”

“这不可能!”

“你觉得我不够好?”

“不,这跟你好不好没关系,就算你是天仙下凡,我也不会放弃其它女人的。”

陆熙柔被萧晋这话直接给震懵了,瞪圆了眼睛看了他好半天,才不敢置信道:“你……你打算当一辈子的王八蛋?”

萧晋满头黑线,不耐烦道:“好了,我已经满足了你的好奇心,可以把笔还给我了吗?”

陆熙柔闻言娇躯一僵,神色就慢慢的黯淡下来,低着头将钢笔递过去,幽幽地问:“我的……好奇心泛滥成了这样,是不是让你很烦?”

看着这个总是元气满满的姑娘一副没电了的样子,萧晋也于心不忍,就放缓口气,说:“跟漂亮的姑娘交流,我从来都不会觉得烦,就像你刚才说的那样,跟女人玩暧昧是我最喜欢做的事情,如果不是现在手头上的工作太重要的话,我怎么可能会拒绝陪你看星星?”

陆熙柔又沉默了片刻,说:“那……我可以呆在这里看一会儿你工作吗?一会儿就好,你放心,我绝对不会打扰你的。”

“当然可以,只要你不嫌药味太刺鼻,想待多久就待多久。”

说完,萧晋就转身继续自己的记录起来。

陆熙柔坐在旁边半米的位置,胳膊肘支在桌子上,掌心托着脸,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认真工作的侧脸,恍惚间觉得像是回到了青葱的学生时代,自己正在对着暗恋的男同桌犯花痴。

待会儿他是会腼腆的对我笑笑?还是会霸道的将我的脑袋转过去?

可惜都不是。

萧晋就像个注孤生的傻逼书呆子学霸一样,只是专注的在纸上写着什么,时不时的还会停下来,翻一翻手边的那本名为《神气药经》的线装书。

陆熙柔心里有一点不爽,她觉得现在的萧晋和中午时的萧晋完全是两个人,那个能说出“不需要断臂也能不朽”这样浪漫到极点的话的人,怎么可能会如此沉迷于枯燥的工作?

外面夜深人静,凉风习习,屋里的温度却有点高,小药炉一直燃着,砂锅也开始咕嘟嘟的冒起热气,萧晋听见了,就放下笔,转身将里面的汤药倒进一个碗里,也不嫌烫,咕咚咕咚几口就灌进了肚。

陆熙柔的眼睛又睁大了,忍不住问:“你怎么喝啦?”

萧晋对她微微一笑,说:“你不喝,我想知道它的药性,就只能自己喝喽!”

陆熙柔又开始咬嘴唇,“你这样辛苦,是……是因为在为我配药?还是什么时候都这样?”

“想听实话?还是假话?”萧晋不答反问。

我当然要听实话!心里这样想着,女孩儿却问:“假话是什么?”

“我配药从来都是自己喝下去体验药性的。”

陆熙柔的双眸立刻就变得犹如星辰爆炸一般,璀璨至极。“那……那实话呢?”

“实话就是:这里条件太差,你这个病人又不愿意当小白鼠,我只能这么干,要是有个专业实验室,想知道药性什么的,简直不要太简单。”

像断了电的灯泡一样,陆熙柔眼中的光芒瞬间就熄灭了,伤心、愤怒、甚至有些屈辱的看了萧晋一会儿,忽然起身就走。

“萧晋,我讨厌你!”

女孩儿带着哭腔的声音被关在了门外,萧晋在愣怔片刻之后,就苦笑着摇了摇头,继续自己未完的工作。

他不傻,怎么会看不出陆熙柔心里在想什么?但同样的,他也知道,那是个骨子里都很骄傲的姑娘,“委曲求全”这四个字根本就不存在与她的字典之中,如果真把她给泡到手,后院肯定会就此再无安宁。

为了下半生和下本身的幸福,他只能装傻。

在专注的工作中,一夜的时间眨眼就过去了,当窗外传来麻雀的叫声时,萧晋才将自己所有的记录整理好锁进抽屉。

起身长长的伸了个懒腰,正要推门,兜里的手机却响了,拿出一看,来电显示竟然是田新桐。

“萧晋你个王八蛋就不能老实的消停几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