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9.第1689章 交锋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女人的笑容再度微妙。

“难道不可以吗?宇宙的意识赋予了我们存在,不死的命运,反反复复的轮回,对我而言,不管多深多痛的伤口也不会有感觉,看着伤口渐渐愈合,就想把伤口再撕开,总觉得血流出来了,才会让自己觉得自己是存在的,不再只是一团意识。”

“变态!”

这个女人是真正的变态,但也代表这大部分能力超凡脱俗的修真者的想法。

他们活得太久太麻木,除了创造文明再毁灭文明,也没有任何的事情能让他们有感觉了。

将细心照料的文明导入正轨,看着它慢慢长大,而后,成型,最终毁于一瞬,那种满足和空虚只有经历者才能理解。

“那你为什么还要玩这种游戏?把亲手养大的孩子杀死的感觉就那么让你满足吗?”

叶伊无法理解这种感情。

“因为你没有经历过,你不懂……”

女人露出甜美的笑容:“这里的生物,哪怕是为了获取更多一点点的活下去的资源,也可以毫不犹豫的杀死一直以来帮助自己的同伴。有时候,明知道做出背叛最亲的人得到的东西并不是必要的,却又不倦的努力着。”

说到这里,她露出了阴森的笑容。

“这个星球的生命是贪婪的,有着强烈的企图心,以及火热!他们给我带来刺激,以往的任何一个文明,都不能带来这么浓重的刺激感!他们的火热的情感不间断的变化着,光是看着都不会厌倦,激烈的疯狂的负面与正面共存的情感,让我迷恋,也开始犹豫要怎么毁掉这星球的文明才能看到更美丽的新剧本……”

因为是能够反映内心情感的空间,说这些话的时候,红衣女人的上方燃烧着火烈的颜色,最中心却是黑色,旋转着,不能停止的旋转着,形成为了吞噬一切而存在的世界深渊。

叶伊再次皱起眉。

她讨厌这样的女人,即使这个女人可能就是世界的创造者。

可惜,即使知道在这空间中任何的情感和思考都会转化为光与音乐出现,红衣女人还是毫不在乎的将自己负面的情感完全的释放。

“因为邪恶而出现,成长的路上不断吞噬同伴,越来越可怕,偏偏我却觉得他们无限的可爱,越来越可爱了,可爱得甚至不能自已。”

“也就是说,这个世界让你得到了很多的快乐,那你为什么还要毁掉这世界?”

“因为他们正主动走向毁灭,我所做的事情只不过是满足他们的心愿,让毁灭这种美好的东西降临。想必那么执着于活着的生物,看见毁灭到来的时刻,也会露出更饥渴的样子。”

女人洋洋得意地展示自己的黑暗情感。

叶伊知道,她和女人是无法沟通的。

“……我想看见他们在世界毁灭的时刻哭泣、痛苦以及惨祸结束以后,不思己过,争夺最后的一点点的资源,上演最丑陋的一幕,最后在资源耗尽的绝望中,震荡着绝望与企图共存的意念波,消失!”

“……”

叶伊开始觉得红衣女人或许和白思凡很有共同语言。

不对,他们会相看两厌!

顿过心神,叶伊说:“也就是说,你准备毁灭这个世界?”

“任何生物都会走向绝路,我不过是将小规模的演出变成整个星球的故事,壮观的世界。”

“对不起,我不能接受这样的结局!”

叶伊的身体原主再度发出声音,是一个温柔又稳定的声音,仿佛天使一样。

紧接着,身体原主的手中多了一把剑。

“我无法苟同你的决定,请允许我与你做个了断!”

“你?要杀我!”

红衣女人露出阴冷的笑容。

“我不是正义的守护者,我只是想要保住自己想要的东西。如果守不住,就死在它毁灭之前!”

“呵!”

女人手中也有了剑。

“拖着残破的身体,为了守护不值得守护的东西,向你曾经最好的同伴刀刃相向?我愿意接受你的宣战。只是你必须记住,你所守护的东西是不值得守护的,他们,一定会背叛你的期望!”

“是吗?”

叶伊的身体原主吸了口气,说:“世界会不会背叛我的期望,我不知道,也没有兴趣知道。我只是想继续看着充斥着丰富多彩的情感的世界,看着他们浓重的情感色彩涂抹整个世界。”

“果然是个真诚又圣洁的人。”

红衣女人看了眼周围,又笑了。

“只要是存在的生命总会有毁灭的时刻,只有死亡超越了时间没有毁灭。你看,这里有无数的生命的残骸,这些生命都是真正的存在过的东西,可是最终还都是毁掉了。你所守护的东西,最终也会成为宇宙意识的一部分,所以——你的坚持真是可笑。”

随后,女人的思考开始冷峻,她变成冰一样的存在。

“即使是我们,也许有一天也会成为这里的展览品,成为宇宙的意识孕育的下一个孩子的收藏品。这是世界的命运,没有人能违背。”

“你愿意面对死亡吗?”

叶伊问红衣女人。

女人笑了笑,说:“如果是无法回避的死亡,我也只能面对,不过在面对之前,我会杀了你~”

因为情绪的变化,女人的身体也跟着膨胀,邪恶的火焰缠绕全身,看起来异常扭曲。

“……即使在这种时刻还想着反驳我,想和我争一个你死我活吗?”

说话间,女人抖动了刀身。

叶伊的身体也不甘示弱。

两个人都摆出战斗的基本姿态。

这是比死亡更残酷的战争,两个人都有必须胜利的理由。

缠绕女人的气息更加热烈了,简直要把整个空间都吞噬。

和她不同,叶伊只是静静的站着,纹丝不动,但完全不被女人的炽热影响。

保持着距离的对峙,无声的紧张的不断高涨的杀气,他们看着彼此,不需要使用眼睛,只是注视着,用意识追踪着。

而后——

突然攻击!

不能将世界的控制权交给他!

不能让她毁掉世界!

怀抱着必杀的决心而展开的攻击,激烈的冲突荡起金属的声响,划破不存在任何观众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