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0章 打破沉默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对了,司律痕,我问过言亦了,言亦对我说,最近最好先不要去看凌清。”

他要问言亦就主要是这个问题,言亦的意见应该是最中肯的。

虽然言亦的回答,并不是自己想要的,但是流年知道,目前这样做,是对凌清最好的了。

“这样啊,那就暂时不要去看她了。”

对于凌清,司律痕是巴不得流年不再去接触的。

“不过,既然暂时不去看凌清了,那么你的那个方法也暂时不要实行了吧,我们先让凌清好好的恢复自己的身体,等到身体好些了,我们再做下一步打算吧。”

虽然不知道司律痕的那个方法是什么,但是既然已经决定暂时不去打扰凌清,那么这个方法也就应该被搁浅一下了。

“好啊,我听你的。”

笑了笑,但是如果你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此刻司律痕的嘴角的弧度有些冷硬,好像是在极力的克制着什么。

“司律痕,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还在说着话的流年,并没有发现任何的不对劲,就只是扑上去狠狠地抱住了司律痕。

被流年这样轻轻的一撞,司律痕的胃更加的难受了。

如果在平时,流年就算直接推倒司律痕,他也不会有任何不适的表现。

但是今天不一样,在吃了那个什么剁椒鱼头之后,司律痕的身体机能便下降了许多。

但是尽管这样,司律痕还是努力的强撑着,虽然他此刻真的很需要卫生间,因为那种翻江倒海的感觉,在自己的胃里出现的次数越来越多了。

“司律痕,我们去散步吧,你好好的放松放松。”

最近司律痕总是早出晚归的,应该很辛苦,所以晒晒太阳也是极好的呢。

说着,流年就挽住了司律痕的胳膊,朝着前面的花园走去。

“好啊。”

他不想扫了流年的兴致,所以只能欣然前往。

“司律痕,你怎么都不说话啊,是在想什么事情吗?”

走了十几分钟的路程了,都是流年在说,而司律痕极少说过话,所以流年不由得有些好奇了。

以往和司律痕在一起的时候,司律痕总是有很多话,而且还会时不时的逗自己笑呢。

可是今天是怎么回事呢?感觉有些异常呢。

“我……没事,我……一直在听你说啊。”

他之所以选择不去说话,是因为胃里的难受程度,真的快要让他吐出来了。

如果再一说话,他真的会忍不住的。

现在回答流年这样几个字,真的已经是极限了。

因为才一说完这些话,司律痕便有种冷汗直冒的感觉,真的很是难受。

“可是我说了那么多,你都不回应我一句,这让我真的很不适应,也很不喜欢呢。”

他想让司律痕认真的听她说的话,虽然她说的话,大多数都是废话。

可是有了司律痕的回应,她就真的会好开心,好开心啊。

“对不起,流年,我……我不是故意的。”

司律痕怎么会没有注意到流年委屈的表情,他是最看不得流年这样的表情的。

所以此刻的司律痕,心里多多少少是有些内疚的,因为是他让流年有了这样的表情。

司律痕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说到一半的时候,突然顿了一下,脸色也白了一下。

但是很快,司律痕像是只是无意的扫了一眼四周,避开了流年的眼神。

也因为这样,流年并没有注意到司律痕的异常。

“好啦,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你也不用道歉,肯定是在想工作上的事情对不对,司律痕你最近一定忙坏了吧。”

流年并没有真正的去怪司律痕,她知道自己有些无理取闹了,而且司律痕最近是真的很忙呢。

“还好,流年,你不用担心。”

司律痕是真的想要和流年多说上几句话,可是现在的身体状况真的不允许他这样做。

这样简单的几句话,已经是极限了。

从来没有一刻,让司律痕觉得自己是这么的弱,这样的自己,司律痕真的很不喜欢呢。

于是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司律痕和流年谁都没有开口说话。

有好几次流年想要开口说话,可是话到了嘴边,都被流年吞了回去。

怎么回事啊,今天?她都已经那样说了,司律痕怎么还不开口说话呢?

就这样,流年偷瞄了司律痕好几次,都只是看到了司律痕脸上冷硬的线条。

“司律痕,你是不是还有工作没有处理完啊?”

流年选择打破了这份诡异的沉默,至少在流年看来是十分诡异的。

听到流年的声音,司律痕怔了怔,他想要否认,但是转念一想,如果自己承认的话,就可以回房间了。

因为此刻他真的有些撑不下去了。

“是啊,流年,我……”

“这样啊,那你干嘛不早说,你去处理工作吧,我在这儿再多座一会儿。”

不等司律痕说完,流年便打断了他,随即便仰头,笑着对司律痕说道。

“流年,对不起,我……”

这样看上去若无其事的流年,更加的让司律痕内疚了。

“干嘛又要说对不起,我知道肯定是很重要的工作,要不然你也不会这样的啊。”

司律痕每次都会为了她抛下工作,如果这次不是特别重要的,司律痕也不会这样做的。

所以,她真的很理解司律痕,并没有怪他。

“好,那我先上去了,我很快就回来。”

他不想看到流年落寞的表情,但是从此刻的他的身体状况,真的不允许,他继续在这里呆下去了。

话落,司律痕便直接转身离开了。

他就这样直接走了,流年一时之间愣在了原地。

每次司律痕离开的时候,都会亲吻一下她的额头,可是为什么这一次……

想到这里,流年便倏地摇了摇头,真是的,她到底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啊。

一定是司律痕手头上的工作很重要,所以才这么迫不及待的离开的,一定是这样!

这样想着,流年的嘴角渐渐地浮上了一抹笑容。

流年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

坐下没多久,就看到一个佣人匆匆的跑了过来。

“少奶奶,有客人到访。”

闻言,流年看向了佣人,“谁啊?”

“是连城嫣然小姐和羽羡两个人。”

听到佣人的回答,流年不由得皱了皱眉,这两个人怎么今天又来了呢?昨天不是已经来过了吗?

“少奶奶,她们说今天是来看凌清的。”

佣人没有忘记,自己在进来这里对流年汇报之前,连城嫣然曾经交代过她的话。

让她一定要记得对流年说这句话。

流年原本想要说,直接拒绝他们的到访,但是听到佣人刚刚所说的这一句话的时候,准备拒绝的话,也被流年不由得吞咽了回去。

“让她们进来吧。”

如果不是因为昨天羽羡,救过凌清的话,那么她还真的不会让她们进来呢。

闻言,佣人点头称是,随即便退了出去。

虽然已经让连城嫣然和羽羡进来了,但是流年却丝毫没有去见她们的准备。

而且流年觉得连城嫣然和羽羡两个人也未必是来见她的。

所以她还要在这里晒一会儿太阳,走了那么长时间的路,她的腿有点酸痛了呢。

流年很是安逸的坐在躺椅上,晒着太阳。

只是这样的安逸还没有维持多久,流年便听到了一个声音,一个她一点都不想听到的声音。

“流年,你在这里啊,怎么样,昨晚睡得好吗?”

是连城嫣然的声音,闻言,流年的眉头不由得再次皱了起来。

“我睡的很好。”

流年朝着带连城嫣然和羽羡两人进来的佣人看了一眼。

她以为自己不用说,佣人就会知道直接带连城嫣然和羽羡去哪里,却不想她直接带着这两个人来到了这里。

佣人自然是接收到了流年的眼神,随即便再次低垂下了自己的脑袋,不敢再去对上流年的眼神。

看到这样的佣人,流年的嘴角不由得勾起了一抹笑意,但是很快,流年便移开了自己的视线。

“我和羽羡今天来,不会打扰到你了吧?”

连城嫣然还是一如既往的甜腻可爱的声音,却让流年有些厌烦。

“会啊,你们已经打扰到我了。”

流年觉得自己和连城嫣然之间,并不是那种特别熟稔的关心,所以真的没有必要每次见面,都要这样的打招呼。

听到流年的回答,连城嫣然愣了愣,怎么也没有想到流年会这样说。

难道流年不应该说不会打扰到她吗?难道流年听不出来,自己只是那样客套的一问吗?

流年怎么能够真的回答,而且还回答的这么的不留情面呢?

“流年,不好意思,我……”

“流年,你什么意思,我和嫣然好心好意的来看你,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连城嫣然准备歉意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直接被站在一旁,都没有开口说话的羽羡打断了。

从今天连城嫣然说要来看看流年和凌清的时候,羽羡的心里就已经很是不爽了。

她真的是搞不明白连城嫣然,对于流年和凌清这两个物以类聚的恶毒女人,到底有什么好看的啊?

但是最终还是拗不过连城嫣然,还是来到了这里。

可是来到这里之后呢?

连城嫣然好心好意的和流年打招呼,可是流年的回报是什么?

不仅鼻孔长到天上去了,还这样子回应连城嫣然的话,这让她怎么能够看的过去。

所以羽羡真的再也忍不住,直接这样开口,回怼了回去。

“我没有什么意思啊,我能有什么意思,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啊,再说了,是连城嫣然自己要问的,我总不能撒谎吧。”

对上羽羡那张怒气冲冲的脸,流年不缓不慢的说道。

“你……流年你……”

听到流年的这些话,原本已经在愤怒边缘的羽羡,更是气炸了。

“好了流年不是故意要这么说的,羽羡你不要生气。”

拽了拽羽羡的衣袖,随即连城嫣然对着羽羡摇了摇头。

“嫣然,我真的搞不懂,对于这种女人,你为什么要一直都让着她?你越是让着她,她就越觉得你好欺负,也会对你越来越得寸进尺。”

是的,在羽羡的眼里,流年就是这样一个得寸进尺,不知好歹的女人。

听到羽羡的这句话,流年却倏地笑了,但是笑归笑,流年却什么也没有开口去说。

听到流年的笑声,羽羡的脸色更加的难看了。

“流年,你刚刚在笑什么?你那一笑,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为什么要笑,她的那个笑,是在嘲笑他吗?

想到这里,羽羡只觉得心里的火,蹭蹭蹭的上升了好几个高度。

“我还有事,就不招待你们了,你们请自便。”

对于羽羡的话,流年实在是不想理会,这真的是典型的没事找事型,所以她为什么要浪费时间去理会这种毫无意义的事情呢?

完全没有必要啊。

话落,流年便站起身,就要离开。

可是就被流年这样无视的羽羡,怎么会让流年轻易的离开呢?

随即在流年准备转身的时候,羽羡倏地伸手抓住了流年的胳膊。

“流年,你到底什么意思?你是这么一个没有教养的人吗?别人在对你说话的时候,你怎么能够这么的没有礼貌?”

这个女人果真是仗着司少的宠爱,所以才会一直这么的肆无忌惮。

想到这一点,羽羡便愈发的对流年感到不屑了。

“放手!”

看了一眼抓着自己胳膊的那只手,流年的脸色倏地冷了下来。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样冷脸的流年,羽羡的心里居然会咯噔一声。

一种莫名的胆战心惊袭上了心头,这种感觉让羽羡很不喜欢。

她怎么能够怕这个女人,这个一无是处的恶心女人呢?

“除非你道歉,我就放手,你要对嫣然道歉。”

为她这样一个恶劣的态度向连城嫣然道歉,才是流年此刻最应该做的事情。

听到羽羡的话,流年倏地笑出了声。

“是我听错了吗?道歉?我为什么要道歉?”

流年就要挣脱羽羡的手。

可是羽羡的手很是用力,她才一挣扎,羽羡便更加用力了。

而且流年能够感觉到,那就是在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