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7章 关心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不过对方既然已经说了,肖致远自然也不会抱怨,毕竟自己这次回来,事先并没有告诉任何人,况且他也不知道陈信明会在这个时候来省城。

挂断了电话,肖致远倒是落了个清闲,这次回江南,除了在省城这边看望叶若曦,他还得回一趟老家看望自己的父母,自从被调去浙东以后,电话虽没少打,但一次还没有回去过。

想到家里的小侄女,肖致远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随即便走出了叶家别墅,难得回去一趟,总不能空着手,买点小侄女喜欢的东西,同时也给父母以及嫂子带点礼物回去。

只是当肖致远将车开到省城最繁华的商业中心之后,他却突然迟疑了起来,因为自己根本就不知道要买什么,逛商场这种事情,他原本就不在行,而且这些年除了陪叶若曦他们逛过几次,自己独自一个人来这种地方,这还真是头一次。

不过来都来了,总不至于又开车回去,况且这会也没什么事,叶若曦的手术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结束,陈信明那边也有应酬,至于岳父那边,这个时间点肯定也在忙于工作,自己更没有必要去打扰。

在几个大商场兜兜转转逛了一个下午,肖致远的手里大大小小已经不下十来个包装袋,反正他也不知道买啥,看到觉得还行就直接给钱买了,不过给叶若曦买的礼物,真的是他这三十几年来,挑选最用心的一次。

天色已黑,肖致远看了看手机,并没有尹瑶卿的消息,想必下午做的应该是一台大手术,至于陈信明那边,他也没有再和对方联系,既然都已经知道了对方就在省城,相对陈信明有时间了,定然会找自己。

将所有东西放进车内,肖致远开车返回了叶家别墅,路过菜场的时候,他顺道买了点菜,看来今晚想要和叶若曦小浪漫一下是不太现实,所以还是自己动手填饱肚子。

将叶若曦的礼物,以及给岳父岳母买的礼物从车内拿了下来,肖致远直接变走进了厨房,只是刚点火,手机便响了起来。

“若曦,你手术忙完了?”知道是自己老婆打来的,肖致远一脸笑意的说道。

电话那头的叶若曦满脸的疲惫,今天下午的手术难度很大,以至于整整持续了五个多小时,如果不是肖致远回来,此刻她肯定直接去自己办公室休息。

将口罩摘下,叶若曦低声说道:“刚下手术台,你在哪呢?”

“我在别墅这边呢,下午去几个商场逛了一圈,买了点东西,打算明天回一趟老家。”肖致远听出了对方语气中的疲惫,不免有些心疼。

迟疑了片刻,叶若曦有些诧异的问道:“你怎么没去我们的房子,别墅那边也没人在家啊?”

“我没咱们那套房子的钥匙。”肖致远略显尴尬的说出了这番话,小两口的婚房,他自己居然都没有钥匙,说出去倒也确实会让人笑话。

不过肖致远并不是真的没有钥匙,调去平州之前,他将整串钥匙丢在了江南,并没有放在身上,而且这段时间一直都没有回来。

叶若曦咯咯的笑了两声,道:“我都忘了你之前将钥匙丢在了家里,要不你现在过来接我,咱们出去吃饭?”

“出去我看就免了吧,听你的声音这么累,刚好我买了点菜,咱们就在家里吃点吧,我这就开车去接你。”肖致远当然希望和对方有独处的空间,但他刚刚很明显的能够从电话里听出对方的疲惫。

电话那头的叶若曦迟疑了片刻,道:“那你还是在别墅等我,我自己开车回去,这个点你开车过来的时间,我差不多也快到家了。”

此刻正是晚高峰时间,江南的车流量虽然无法和燕京这些一线城市相比,但作为省城的西京,每每高峰期,车辆还是非常的拥堵,从叶家别墅开车去省人民医院,这个点一个小时不见得能到。

肖致远原本还想坚持自己的想法,但又觉得对方说得在理,自己也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将晚饭准备好。

半个多小时左右,叶若曦一身疲惫的回到了别墅,轻手轻脚的来到了厨房,从后面一把抱住了自己的老公,思念之情也全部表达在了拥抱中。

“这些事你让阿姨做就可以了,怎么还亲自动手?”叶若曦一脸温柔的说道。

肖致远平静的说道:“阿姨帮我开了门之后,我便让她先回去了,原本我以为你要到很晚才结束,所以就简单的买了些菜,你就凑活着吃吧。”

“你做的哪怕再简单对我来说也是一顿丰盛的晚餐。”叶若曦的眼角有些泪花,不过在见到对方的那一瞬间,这段时间以来的辛苦都不值得一提。

考虑到两个晚上需要独处,一会肯定要去他们自己的房子,所以两个人都没有喝酒,只是很平常的吃了顿饭。

一切收拾妥当,叶若曦挽着自己老公的手臂,小两口打算去过他们的二人世界,只是刚打算伸手开门,便听到门外门外有动静,这个点回来的,肯定是叶朝生夫妇。

“我说你的车怎么停在车库,什么时候回来的?”叶朝生今晚只是出席了一个朋友的聚餐,所以回来得挺早,在看到站在门口的小夫妻二人,他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惊讶。

肖致远刚打算说话,叶朝生身后便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道:“我说你非得来家里干嘛,咱们不是已经在市区的酒店安排好了房间吗?”

肖致远闪身到了一旁,这个时候想要离开肯定已经不现实,道:“中午到的江南,刚好这两天有时间,所以就回来看看。”

“若曦,你去给你舅舅泡杯茶,我和致远有些事情要谈。”浙东发生的事情,作为江南的省委书记,他自然也是知道一些,如今对方回来,他自然是要问清楚,这也算是对晚辈的一种关心。

叶若曦满脸的不情愿,自己可是难得和对方有这样独处的机会,现在却因为自己父亲的出现而被破坏,不过她也只是将这种不情愿表现在了脸上,并没有多说什么。

陈信明也见到了站在一旁的肖致远,中午的时候接到对方的电话,原本是打算中午的应酬结束之后,和对方联系,可没曾想自己中午酒喝多了,以至于到现在还有些微醉。

“信明,你先在沙发上坐一会,我和致远谈点事情。”说完这番话,叶朝生便带着自己的女婿走进了书房。

陈信明的性格本就开朗,在见到自己外甥女的表情之后,随即小声的说道:“这姐夫也太不解风情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呗,人家小两口那么长时间没见面。”

“你这话也就在背后说说,刚刚你姐夫在的时候怎么没见你吱声,赶紧去沙发上坐一会,这中午真不知道你喝了多少,一把年纪了也不知道控制。”说话的正是叶若曦的母亲,她虽然有着同样的想法,但也清楚叶朝生将女婿叫走,肯定有重要的事情。

书房内,叶朝生一脸平静的说道:“你怎么这个时候回来,平州的事情处理完了吗?”

“爸,你也知道平州的事情?目前已经解决了,一切也都回到了正轨。”肖致远说出这番话之后,便觉得自己问的有些多余。

伸手指了指对方,叶朝生笑着说道:“那么大的事情你觉得我可能不知道吗,你去平州也有一段时间了,虽然各方面的评价都很不错,但这次的事情不得不说和你的疏忽有关系。”

“这一点我已经向浙东省委做了检讨,所以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可能会很忙,这才趁着有空回来看一看,另外……”肖致远话到一半,便被对方伸手打断。

给对方递了包烟,叶朝生开口说道:“自己拿了抽,如今你已经和当初不一样了,看待时间还是要更全面,你更不能被一些人的假象蒙蔽双眼,我听说是你主动去燕京,沟通了博览会的事情?”

“嗯,燕京方面打算取消平州的资格,我和省委徐书记他们沟通了一下,觉得还是有必要亲自过去,哪怕最终的结果没有改变,至少也不会留下什么遗憾。”肖致远没想到对方会知道的这么清楚,不过在自己岳父面前,他倒也不会有什么顾虑。

咳嗽了两声,叶朝生脸上浮现出了一丝赞赏,道:“燕京那边的人可是对你的表现刮目相看,刚柔并济,能进能退。”

被对方这么一说,肖致远便知道了是什么一个情况,那天在会议室,他有些话确实说的有些重,尤其是和陈海的单独接触,提出了曾文涛的那件事,其实肖致远并不清楚,之所以没有能够取消平州的资格,除了他自己的努力,更多的还是上层发表了意见。

沉默了片刻的肖致远,低声说道:“说实话,那个时候我也真的是被逼急了,如果在我的手上被取消资格,不仅仅是平州,整个浙东都会受到影响,尽管当时已经确认所有的事情都是有人在对平州进行诬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