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2章 奠基仪式前的准备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俗语说,一锅老鼠屎,坏了一锅粥。连县委书记都已经牵扯到了其中,那也就能想象县里其他领导干部是否也对此事很有兴趣。

看着下面坐着的这些人,肖致远的面色有些严峻,包括先前主动离开,还有刚刚被强制带走的,整个临山县的班子,意味着需要重组,这对正处于人才缺失的平州来说,确实有着很大的压力。

不过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自然就需要去面对,华夏最不缺的可能就是人才,只不过空缺下来的位置,一时半会也不可能安排人前来顶替,他还需要将这件事尽快的向上面汇报。

一晚上,临山县被市纪委带走了多少人,肖致远并没有去统计,只不过从会议室此刻冷清的状态来看,有问题的人还真就不少。

将临山县的那帮人支走,肖致远留下了刘双全和陈国伟,道:“胡秘书受伤这件事,一定和赵德才跳楼有一定的关系,你们两方面要同时入手调查,不能放过一丁点的信息,另外临山县公安局的问题,陈书记也需要抓点紧,不能一味的听他们嘴上说。”

“没问题,我们一定会将临山县的问题调查清楚,包括胡秘书受伤的事情,不过我们和好奇,肖书记怎么会得到的赵德才前妻提供的证据?”两人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他们很清楚这一段时间是别想轻松。

摆了摆手,肖致远开口说道:“这件事你们就不要过问了,我自然有自己的渠道,临山县的问题只是一个典型,如果不是因为赵德才跳楼,我相信也不会这么快暴露出来,这也就说明了咱们平州,这样的问题可能还存在,只是我们都还没有发觉。”

对方没有直接回答证据的来源,这让两人的心里有些掂量不到底,不过在听到对方刚刚的那番话之后,随即便开口说道:“我们会顺藤摸瓜,调查平州下面其他县市,是否也存在如此严重的情况,尽可能的净化咱们的队伍。”

“平州的多个项目开工在即,我不希望因为这些问题的存在,而对这些项目产生影响,咱们平州一直都处在风口浪尖之上,我希望二位能够尽快的将这些可能存在的问题调查清楚,并且给足强有力的回击,不能让人觉得咱们都只是摆设。”肖致远的这番话说得有些严重,但却正是如今平州的现状。

不管是那些遗留的地产项目,还是即将破土动工的市中心项目,都需要一个良好的环境却维持,否则即便项目完成,也无法达到预期的效果,尤其市中心那个项目,一旦建成之后,那是需要引进更多的大公司来到平州。

整个谈话的过程,肖致远只字未提关于高玉梅的事情,他知道这两人心中充满了疑虑,但没有到那个时候,他自然不可能轻易的将这件事说出来,尤其是这次的事情,和对方有着直接的关系,一旦自己说出来,刘双全的心里会有很大的压力。

在会议结束之后,临山县一时间风起云涌,警笛声随处可见,根据目击者的描述,对高玉梅和胡杨实施抢劫的画像已经出来,很快市局包括县公安局的警力全部都撒了出去。

画像虽然没有那么的真实,但却还是能够依稀的分辨出犯罪分子的面容,而这份画像一时间分发到了临山县的各个派出所,并要求他们全部回到工作岗位,对画像中人进行搜捕。

只是距离事情发生已经过了有几个小时,在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之后,这几个犯罪分子就算有再大的靠山,也不敢在临山县逗留,而且现如今的道路监控全都是高清设备,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对于监控下走过的人,都是看得一清二楚。

离开县委会议室的肖致远,原本来这里的打算是想将胡杨带回平州治疗,可是医院那边已经很明确的指出,胡杨还需要观察一段时间,尤其是这会并不适宜颠簸,所以他也就放弃了这样的想法。

夜已深,但肖致远还是赶回了平州,这边有王海龙坐阵,他相信对方不会在这个时候犯糊涂,原本今晚和丁启东的饭局没有能够结束,也根本没有谈到任何关于市中心那个项目的事情,所以肖致远务必要在天亮之后,和对方再见一面,将事情给敲定下来。

此刻的张玉强正在自己的别墅内喝着红酒,怀里更是抱着两个年纪不大的女孩,助理匆匆忙忙的走了进来,道:“老板,临山那边的情况似乎有些复杂,听说肖致远直接就将县委书记,以及县长等人给撸了下来。”

“有些人就是觉得自己手里有了点权利,就不知道天高地厚,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也算是活该,不过这对咱们在临山的生意,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影响,毕竟那边的公司也算是中规中矩。”张玉强此刻倒是显得异常的冷静,他已经责令下面所有关于民间放贷业务全部暂停,金额较大的继续想办法收回本金,至于那些金额较小的,暂时也就不去理会。

助理点了点头,道:“据那边公司人传回来的消息,临山现在是乱成了一锅粥,所有警力都在搜捕刺伤肖致远秘书的凶手,这是他们传过来的凶手画像,相信很快他们就能够通过监控,确定画像上这个人的真实身份,以及更为清晰的图像。”

“这个咱们不需要操心,我听说今晚丁启东递到了平州,而且晚上还和肖致远一起吃了晚饭,看来这小子苦头是没吃够,明天到公司,给财务那边说一声,龙腾集团所有的资金暂时不予以下拨,我倒要看看丁启东有多大的能耐。”张玉强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异常严肃的说道。

助理倒也是知道这个消息,不过对方交待他先关注临山那边的动向,以至于他没有向对方提起这件事,迟疑了片刻之后,道:“丁总应该是来提交他们的设计方案,而且他们的方案,完全是按照了你的意思去考虑的。”

“先让他蹦跶几天,如果不是因为咱么的身份和市里不适合在这个时候暴露,我在就将那家伙给收拾了。”张玉强难得会露出这样严肃的表情,由此可见,丁启东正在一次次的挑战自己的权威。

天色渐亮,折腾了一宿的临山县警员,唯一的收获就是从道路监控中,发现了犯罪分子在行凶之后,是驾车离开,而且也确定了具体的身份,并非浙东本地人,而是北方那边的,更为让人诧异的是,画像上的这个人,居然上了华夏几大逃犯的通缉令。

刺伤胡杨的那个人,身上至少有两起命案,咋就已经被户籍所在地的警方通缉,只不过对方遇到了自认为可以改变自己命运的人物,所以才会做出如此疯狂的举动。

在看了新闻之后,得知自己确实砍的市委书记秘书,这几个人都变得有些后怕,尤其是他们在听到警笛声,都会情不自禁的一阵哆嗦、

龙腾集团关于市中心那个项目的设计方案已经提交审核,肖致远相信这其中问题应该不会很大,而且也不会遇到什么阻力,现在则是需要和他们商定一个具体的日期,对市中心那块地破土动工。

在办公室内,肖致远约见了丁启东,这也是丁启东第一次进入到平州市委大院,如果不是因为市中心那个项目,可能他这辈子都不会有这样的机会。

“丁总,昨晚的事情实在是不好意思,因为发生了一点突发事件,我不得不离开去处理。”饭局没有结束便先行离开,即便是市委书记,肖致远也需要向对方打招呼。

丁启东笑着摆了摆手,道:“肖书记实在是太客气了,昨天我不就已经说了,饭局以后有的是机会,况且我们能够有机会和市委书记坐在一个桌子上,本来就已经是天大的荣幸。”

“其实今天找你来,还是关于市中心的那个项目,你们应该已经将方案提交审核了,我认为你们是不是可以考虑选择一个日期,进行奠基仪式,这也就意味着市中心项目,正是进入到了施工程序。”肖致远一直都在推动这件事,只不过方案没出,即便是搞了这个仪式,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意思。

点了点头,丁启东开口说道:“这个日期还是交给肖书记来确定,我们这边没有任何的顾虑,而且我们初来乍到,对于平州这边的风土人情倒也不是很了解,这奠基仪式是不是还有其他讲究,更是不清楚。”

肖致远不是一个唯物主义者,所以对于那些封建迷信的东西并不推崇,可能是因为平州的特殊性,以及进来不断出现的状况,肖致远更希望市中心项目能够顺利的完成,所以他也选择相信一次迷信,道:“既然丁总这么说,那么我也就没有必要推辞,具体日期我看有必要请大师算一下,江湖说法不能全信,但也不能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