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8章挣扎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押解途中发生了车祸这件事,很快便惊动了省厅的肖致远,调取事发路段的监控之后发现,这起车祸并非如之前想象的那般,属于突发事故,而是有人故意安排了这样的一个车祸。

通过指挥中心的对讲机,肖致远交待了押解队伍按照预定的备案,调整返回省厅的路线,并且加强对吴波的保护,尽快返回省厅。

行动失败,江海心里自然更加的担忧,好在自己安排的那个人在这起车祸中已经丢掉了性命,否则他的局面将会更加被动,近一段时间诸事不顺的他感觉要有大事发生,尤其是齐大海突发疾病住院,更是让其心里憋得慌。

“肖厅长,我听说押解吴波的途中遇到了一点意外,怎么样,人没事吧?”知道吴波今天被押解会省城,王敏一早便从酒店来到了省厅,此刻听到下面人的议论,这才来到指挥中心找到肖致远了解情况。

刚刚给押解队伍传送了指令,听到身后有人说话,肖致远连忙转身,道:“王部长,一点小意外,押解队伍已经按照备选方案返回省厅。”

“人没事就好,车祸的原因调查了吗?”王敏对于这起车祸有着自己的看法,她并没有看实发路段的监控视频,也没有去到现场,仅仅是凭借着一个女人的直觉,这起车祸发生的时间和地点太过巧合。

肖致远摆了摆手,随后拉着对方走到了一旁,道:“交警部门正在现场进行勘察,我刚刚也调取了周边的监控,车祸应该是有预谋的,而且目的也非常明显,就是冲着吴波去的。”

“果然如此,通过这起车祸便可以看出,吴波的身后肯定还有人,或许是江南这边的,也可能是燕京那边的人,更有可能两者为同一个人。”王敏不确定到底是哪一方面的人如此想要吴波的性命,但赶在这样的风口浪尖上制造车祸,绝非普通人能够办到的,尤其是抓捕吴波这件事,虽然算不上什么秘密,但知道的人也绝不会太多。

肖致远脸色有些严肃,他感觉制造这起车祸的人就在江南,而且一直都在关注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只是这个人到底是谁,目前又处于一个什么样的位置,一切都得打上问号。

站在指挥室的肖致远,来回不停的走着,他在考虑这件事到底该如何去解决,几分钟后,只见他来到了王敏的面前,小声的说道:“王部长,我有一个不太成熟的想法,你看这样办行不行?”

“肖厅长有什么话直说。”王敏知道对方要说的肯定是关于吴波的那件事,所以也就没有再这个时候卖关子。

肖致远看了看身后正在忙着的下属,小声说道:“从今天这件事来看,正如你刚刚说的那样,这背后肯定还有大人物,如果我们将其直接放进看守所,那这个背后的人肯定闲不住。”

都是聪明人,有些话自然也就无需明说,肖致远相信王敏一定能够明白自己的意思,所以他只是说了一半便停了下来。

王敏皱着眉头,她自然明白了对方的意思,沉默了片刻,道:“这么做有些冒险,何况我们还需要从他的身上挖出更多有价值的线索。”

“这一点不会有任何影响,审讯工作咱们完全可以同步进行,而且看守所内我们也要做到全面的考虑,自然不可能闭着眼将其往看守所一扔不管不顾。”听到对方的担心,肖致远连忙说出了自己的初步安排,在他看来,主抓这一点完全哟可能将背后的那个人引出来,从今天的车祸这件事便能够看出来,背后那个人明显不希望吴波进入到省厅,尤其是在目前审讯工作还为开展的时候。

王敏也在考虑对方所说的这番话,到底需要承担多大的风险,不管是江南省厅,还是燕京那边,都不容许发生意外事件,吴波现在身上所隐藏的事情,是他们所有人需要去慢慢挖掘的。

沉默了片刻,王敏低声说道:“你的这个提议并不是不可取,但看守所那边所需要面临的压力就会很大,你应该很清楚,在那个里面的人,可谓是鱼龙混杂,稍有不慎就可能会出现意外。”

“王部长,关于吴波的审讯工作,我觉得还是从你们那边先开始,至于看守所这边,我会另行安排,同时你们的审讯工作也要尽可能的做到保密。”看守所那边,肖致远确实会担心,但也巨额不是没有办法解决,眼下对于他来说,首先要解决的可能还是燕京那边面临的问题。

王敏点了点头,道:“没问题,那可能就要辛苦肖厅长,看守所那边一定要安排妥当,不能出现半点差错,否则咱们只能是前功尽弃。”

两个人在指挥室谈了将近有半个小时,而押解吴波的队伍呀在这个时候抵达了省厅,肖致远刚刚的提议已经和王敏达成了一致,所以在接到吴波已经被押解到位之后,随之便被转移到了省厅的看守所。

“王部长,人已经到了,正在转移到省城的看守所,你看……”既然已经决定审讯工作安排在看守所那边,肖致远这会自然不会将吴波安排在省厅这里,而且燕京那边的事情已经被他摆在了第一位,这会自然是让对方先去开展工作。

王敏这会倒也没有和对方客气,转身便走出了指挥中心,审讯工作不可能由她一个人参加,而且和省厅的人一同前往哈市的人这会也是抵达了省厅,关于吴波的DNA以及指纹比对工作,也需要在省厅的实验室完成。

在车上,王敏电话安排了一系列的工作,同时让在酒店的几名下属直接前往省厅的看守所,对吴波开展审讯工作。

省城看守所,吴波对于自己被安排在这里多少还是有些疑惑,他自己心里非常清楚被省厅的人给带回江南,对于自己意味着什么,在他心里看来,自己被押解回来,第一时间应该是进省厅的审讯室,而非是看守所,毕竟太多的人想要从自己身上挖出有价值的消息。

“我是应该叫你吴梅海,还是应该称呼你为吴波?”看守所的独立审讯室,平时很少会用,而王敏此刻审讯的地点正是被安排在这里,不仅仅是因为这房间的密封性,同时也是吴波被关押的地方。

看着面前这位美女,吴波显然是没想到的,而且对方非常清楚的说出了自己的两个身份,着实让其非常惊讶,不过到底是老油子,对于这样的审讯他也是习以为常,沉默了片刻,道:“我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不明白没关系,可能有些事情你不太清楚,一个人可以通过整容换一副面孔,但却无法改变自己体内的DNA,还记得在哈市你被捕的时候,有人给你取了血样,相信结果很快就能出来,到时候不管你承不承认,我们都会将其作为实质性的证据摆放在这里。”王敏作为主审官,自然不会被对方的这番话所迷惑,只不过她的脸色看起来异常的轻松,完全没有任何的压力。

吴波这会心里在坐着挣扎,说实话他知道这次被捕和江南的贩毒案有关,毕竟自己在走之前,幕后的老板便已经交待,只是让其没有想到的是居然会牵扯到燕京那边的事情。

之前从燕京能够全身而退,吴波一直觉得这件事已经摆平,不会有任何的后遗症,而且他为此还特意去了国外给自己做了一次微整形,这么多年在江南也从未有人发现过他身份的问题。

看着对方脸上的表情,王敏知道对方这会心里所想,虽然身为公安部的副部长,但她确实燕京警官学员心理学的高材生,尤其对犯罪心理的研究,可以说目前国内没有人能够和其相比。

给对方倒了杯水,王敏笑着说道:“我知道你心里有什么顾忌,但是既然来到了这个地方,而且也不瞒你说,我是燕京公安部的副部长,你觉得由我来对你进行审讯,你身上所背负的案子到底是一个什么性质。”

吴波意识到了这次被捕已经没有任何存活的可能,幕后的老板可能会想办法对自己进行解救,但成功的概率可能和之前在燕京相比,简直没有任何的可比性。

更为重要的一点,吴波现在心里纠结的是自己到底该如何选择的问题,自己身上的案子他非常清楚,且不说在江南所犯下的那些事,就算是之前燕京的事情被翻出来,枪毙十回也是绰绰有余。

听着对方的这番话,吴波起初只是认为面前这个对自己进行审讯的女人,也就是省厅刑侦部门,或者缉毒科的负责人,却怎么也想不到居然会是燕京公安部的副部长,这种级别的大佬他可是从未打过交到的。

心里在坐着挣扎,吴波对于燕京的事情一直铭记在心,当时有人和自己讲过,不管自己犯了多大的事情,也不管警方掌握了多少证据,永远不要相信那句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话,一旦你真的相信了,那最终的结果就只会是牢底坐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