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4章钱去哪了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肖县长,你凭什么这么说,你有什么证据表明赵总卷走了这笔钱,如果没有,我请你收回刚才的那番话,一旦众诚知道刚才的那番话,很有可能会追究你的责任,告你恶意诽谤。”林方国心里非常的紧张,如果事情真的是这样,那他这个县委书记算是做到头了,只是这会在肖致远的面前,他自然不希望落入下风,况且现在一切都还没有坐实。

肖致远并没有因为对方的这番话而生气,而是笑着说道:“林书记,谁都知道这两个项目对白湖,对临州意味着什么,赵总在白湖消失这么多天,你应该比我清楚,而东郊两个项目目前处于什么状况,你心里也比任何人清楚,我再告诉你一个可能不知道的消息,众诚在云港的总公司,最近一段时间正经历的严重的资金问题,已经有多家银行停止了对他们的借贷了。”

“这怎么可能,前一段时间他们的股价还一路飙升,怎么可能会出现这样的问题,再说你又怎么会知道这样的情况,你三番两次的在我面前指出众诚的不是,到底有什么目的?”此刻的林方国已经彻底的失去了方寸,就连说话也是毫无顾忌,他似乎忘了,此刻站在自己面前的是白湖的县长,而不是之前的那个副县长,或者是代理县长。

仅仅是这一句话,肖致远便明白了一切,对方只是在强词夺理,事情或许比自己想象得还要严重,这其中应该还有自己不知道的事情,但那已经无所谓了,眼下最重要的是如何挽回这损失,一旦让那些已经购买的人知道这样的情况,他们找不到众诚的负责人,自然会找县委县政府。

“林书记,我觉得眼下咱们应该采取一些措施,预防那些已经购买了商品房或商铺的人,知道这些消息之后,到县里来闹事,而且要尽早的向市里汇报这一情况,否则我们将会面临及其被动的情况。”虽然对方处处和自己做对,但此刻已经不仅仅是某个人的事情,而是关乎白湖的发展和前景,他不希望费尽心思营造的良好氛围,毁于东郊这两个万众瞩目的项目。

即便此刻已经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可是林方国依旧不愿去相信,强硬的说道:“肖县长,我还是那句话,在没有确凿的证据之前,你所说的一切都只是个人的意见,况且众诚这么大的公司,又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出现问题,我希望你作为县长,不要给大家制造这样紧张的气氛。”

肖致远还想继续辩论下去,只是从对方那脸上那表情,便可以看出,此刻无论他说什么对方都不会赞成,当然他也意识到自己刚刚可能是有些过于着急,以至于没有顾及到对方作为一个县委书记的感受,何况林方国向来都是一个要面子的人。

考虑再三,肖致远觉得对方应该已经将自己的一番话听进去,只是考虑到一贯的强势,而无法拉下脸来,所以他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话锋一转,道:“白湖争创的事情,市里的审查已经通过,正上报江南省,一切进展都非常的顺利。”

肖致远此番话只是想要缓解一下当下的气氛,可是在林方国听来,这是赤果果的炫耀,顿时板着脸说道:“知道了,一会我还有一个会,就不陪肖县长了。”

对方摆明了是在哄他,肖致远自然也不会厚着脸留下来,只是临出门前,他还不忘关照了一句:“林书记,东郊的事情一定要快,否则就真的来不及了。”

目送着肖致远离开,林方国办公桌上的又一只茶杯结束了自己的使命,玻璃碎渣到处都是,门外的秘书听到里面的动静,颤颤巍巍的走了进来,收拾着地上的残渣,谁曾想,林方国怒声说道:“你先出去,这里暂时不用收拾。”

“林书记,这玻璃……”秘书是担心地上的玻璃碎渣会伤到自己的老板,所以还是希望能够将其收拾干净。

“我让你先出去,这里暂时不用打扫,你耳朵聋了?”此刻林方国需要处理东郊的事情,在一切还没有定数之前,他不希望任何人知道。

将秘书赶出去之后,林方国继续拨打着赵大宝的电话,可电话里传来的依旧是关机的提示,无奈之下,他想到了自己那位堂弟,林家大少林方南,对方在白湖期间,,除了和自己的接触,就属和林方南接触时间最长。

“老爷子情况怎么样?”电话接通后,林方国还是关系了一下躺在医院的林老爷子,如果东郊真的存在问题,那只有老爷子能够救自己。

电话那头的林方南情绪显然也不高,低声说道:“情况不好,医生说这两天如果还不见转机,那可能就没什么办法了。”

“这段时间你也辛苦了,实在不行,咱们将老爷子转去省城那边的医院,或许还能有一线转机。”老爷子现在是林方国唯一可能的救生圈,他自然希望对方能够好转起来。

电话那头的林方南长叹了一口气,道:“我早就有这样的打算,可是这边的医生不建议老爷子挪动,已经邀请了省城的专家,前来进行会诊,结果没有什么变化。”

“你也不要太担心,老爷子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没事的,有件事我想问你一下,这两天你有没有见到赵大宝?”老爷子的事,现在也只能希望上天保佑,打这个电话,他主要还是想问关于赵大宝的情况。

林方南轻嗯了一声,道:“前两天他还来我这,说是给我送前段时间的工程款,聊了几句就离开了,说是这段时间项目上事情比较多,要赶紧返回白湖。”

“哦,是这样,他有没有和你说近期要去什么地方,或者有什么特别的事?”赵大宝从白湖消失,也正是前几天的事情,显然林方南极有可能是最后一个和对方见面的人。

林方南仔细的回想了一下,道:“好像没有,怎么了,是不是白湖出了什么事?”

“没什么,我就是问问,这两天在白湖没见到他,打电话也联系不上。”林方国思来想去还是将赵大宝失踪的事情告诉了对方。

林方南突然笑着说道:“那应该是去了什么地方,前几天他来看老爷子,还说等老爷子好些,和我一起玩个痛快。”

此刻的林方国依然知道情况不对,赵大宝去临州,可能只是一个幌子,真正的目的是从那里出发离开这片土地,至于去哪里,那就只能联系相关部门,进行配合调查,一旦这样,那赵大宝失踪的消息,可能就将彻底公布。

挂断了电话林方国给自己点了支烟,眉宇紧锁,仿佛在思考着如何应对这样的情况,也就在此时,办公桌上的内线电话响了起来,连忙接了起来,道:“我是林方国。”

“林书记,我们和众诚的赵总失去了联系,你能不能联系上,我们这边有个手续需要他签字盖章。”电话是一家银行的负责人打来的,联系不上赵大宝,他只能找县委书记。

听到这话,林方国担忧的问道:“什么手续,众诚之前的借贷有没有全部还清?”

“之前两次已经全部还清,前段时间赵总刚刚从几家银行又办理了借贷手续,有一个文件袋当时着急,忘记给赵总签字,所以需要他补签一下。”银行负责人并没有意识到赵大宝失踪,作为众诚的管理人员,几天不见踪影到也正常。

听到银行负责人的这番话,林方国的心里更加不安,夹着香烟的手有些颤抖的问道:“这次他借贷了多少?”

“我们几家银行加起来,应该是之恋两次借贷总数的两倍左右。”银行负责人有些疑惑的说了出来,之前赵大宝可是告诉他们,林书记知道这件事。

听到这话,林方国手中的香烟掉落在了地上,整个人往后一躺,道:“这件事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当时赵总说已经和你说过了这件事,而且还准备打电话和你确认,但我们考虑到你平时工作繁忙,也就没有打扰你,怎么了林书记,出什么事情了吗?”银行负责人从对方的口气中,已经听出了一些端倪,整个人也变得紧张不已。

林方国整个人已经没有力气继续说下去,仿佛要窒息了一般,低声了说了句:“这件事我知道了,我会联系赵总,让他去你们那将手续补齐。”

有气无力的放下电话,林方国这会已经非常肯定出事了,赵大宝在失踪之前从银行借贷了大笔的资金,用途是工程款,可如今,东郊两个项目的工人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拿到工钱,许多材料供应商也有不少的材料款没有拿到,这钱到底去了哪里,此刻他感觉那则新闻中所述的事情可能真的要在白湖发生。

林方国这会既不想事情大白于天下,又希望能够调查处这笔钱去了哪,同时还希望老同学赵大宝能够主动和自己取得联系,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可一切终究只能是想像,此时的赵大宝已经不知道飞去了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