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5章孙少的计划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听着年轻人嚣张的口气,陈信明不怒反笑的说道:“看来今天不是我不给孙少面子,而是你的这位朋友想要将事情闹大,既然这样,我倒要看看麒麟阁今天怎么关门。”

“陈总,这件事我来处理,小孩子的话,你千万别当真。”孙耀彻底急了,他相信小亮能够做出那样的举动,毕竟家世在那摆着,可强龙不压地头蛇的道理他也知道,陈信明在临州这么长时间,足以算得上是地头蛇,何况其背后还有叶家和陈家,真要闹起来,或许不是他孙耀所能承受的。

肖致远不知道此刻孙大少心里所想,但从对方眼神中流露出的那一丝狡黠,他可以看出,这位孙大少似乎并不是真的想要解决这件事,到有几分将事情闹大的感觉。

“如果我没有猜错,你的这位小朋友应该姓周,今天我还就偏要看看周书记教育出来的儿子到底能有什么样的本事。”陈信明果断的说出了年轻人的身份。

年轻人听到对方居然说出了自己的身份,想必也知道自己的背景,笑着说道:“既然你知道我的身份,那你现在还觉得我没有那个实力让你这关门吗?”

此刻的年轻人在陈信明说出了自己的身份之后,高昂着头,更是嚣张。

听到陈信明的这番话,孙耀并未感到惊讶,对方毕竟也属于省城的势力圈,如果连这点事情都想不到,那他当初也就不会离开西京,待在临州这个地方。

而最为震惊的可能就是肖致远,放眼整个江南省,能如此嚣张,还能让孙耀给其接风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前任省委书记的儿子,只是从年龄来看,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和自己年纪相仿,应该不是对方唯一的儿子。

“我觉得你可以先给你大哥打个电话,之后再说这样的话也为时不晚。”陈信明给自己点了支烟,并没有因为对方身份的特殊,而有任何的紧张,整个人看似非常的轻松。

“就算你认识我大哥也不好使,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今天我一定要让你这关门。”也许是嚣张惯了,年轻人并没有因为对方的一句话而有任何的退补,至少从气势上他没有输。

一旁站着孙耀却没有这么好的心态,悄悄的退到一旁,拿出手机给对方的大哥打去了电话,没一会便返身回来,在年轻人的耳边耳语了几句,随后便将电话递给了对方。

“大哥,嗯,好的……”听到不到电话那头说了些什么,但从年轻人脸上的表情可以看出,刚才所谓让麒麟阁关门的言论,应该不会再发生。

“我大哥让你接电话。”年轻人此刻软了下来,说下也没有刚才那么的强硬,将电话递到了陈信明的面前。

接过电话的陈信明不顾众人疑惑的目光,走到一旁,此刻留在原地的孙耀笑着说道:“没想到在这里也能遇到肖县长,看来咱们两个还真有缘分呀!”

对方突然将话头引向自己,注意力集中在陈信明那的肖致远一时间倒是没有反应过来。

对于肖致远的不予理睬,孙耀觉得这是对自己的一种藐视,而一旁的年轻人却无法忍受这样的无视,虽然自己大哥的电话,让其无法对麒麟阁下手,心中的这股怨气全部撒向了肖致远。

“喂,我大哥和你说话,你居然连看都不看一眼,你算什么东西。”年轻人上前拉了一把肖致远,瞪着眼说道。

被对方这么一拉,肖致远总算回过神来,道:“你刚才说什么?”

看到肖致远这个态度,年轻人觉得对方也就是一个普通人,并未注意到刚刚对方是和陈信明一同从楼上走下来,怒声的说道:“我大哥和你打招呼,你耳朵是不是聋了?”

肖致远刚想说什么,陈信明这会拿着电话走了回来,道:“今天的事情我给你大哥一个面子,就当你小孩子不懂事,不要觉得自己生在蜜罐子里,就处处都是霸王,比你厉害的人多了。”

拉着年轻人的手臂,孙耀笑着说道:“陈总,既然事情已经解决了,那我就带着小亮上去了,还有几个朋友在那等着呢。”

“好,今天这单算我的,这小子难得回国,如果让他爸知道在我这吃饭还收钱,那我估计得被家里那位骂个半天。”事情已经解决,陈信明也没有真的为难那个年轻人,在他看来,那就是一个孩子。

人群散去,陈信明并未急着上楼,而是走到那名刚刚哭泣的服务员身旁,道:“今天的事情就算了,他不是你们能惹得起的,以后这种事情直接告诉我,不要和顾客争论,一会让财务这个月给你加些奖金,算是补偿。”

服务员连连退却,可是陈信明已经带着肖致远走上了楼梯。

“那个年轻人就是周书记的儿子?”肖致远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陈信明点了点头,道:“周书记最小的儿子,周伟亮,大儿子周伟军在燕京军区,二儿子周伟强在燕京公安局担任局长,最小的这个,周书记也最疼爱,各方面的要求也就没有那么的严格,十几岁的时候便开始花天酒地,没办法,周书记这才将其送出国,算算他年纪应该和你差不多,转眼在国外也待了十几年的时间,只是没想到这小子本事没学多少,脾气倒是见长。”

回到包厢的周伟强一脸怨气的问道:“耀哥,刚刚那个年轻人是谁,居然敢无视你?”

“他就是我和你说的肖致远,现在是白湖的代理县长,也是叶若曦的男朋友。”孙耀尤其加重了男朋友三个字。

周伟亮,孙耀以及叶若曦三个从小便在省委院子里一起长大,虽然在江南仅仅待了几年,后来便转去了燕京,但周伟亮却一直惦记着叶若曦的美,这次回来,他也是希望能够和叶若曦见一面,同时也发出自己的追求。

可是刚刚孙耀的一番话,让周伟亮心中对肖致远的恨意更足,怒声的说道:“虽然我已经十几年没有见到若曦,但我觉得她应该比小时候更加漂亮,可是怎么就找了这么一个玩意。”

孙耀眼里闪过一丝无人注意的狡黠,道:“我估计是这小子对若曦使了什么手段,要不若曦怎么可能看上他,向我们这样的家庭,不都应该找一个门当户对的吗?”

“耀哥,你将若曦的联系方式给我,回头我便去找她,我一定要想办法让她做我的女朋友,这样我就可以待在国内,不用出去了。”这么多年,周伟亮在国外根本就没有心思学习,整天和当地的一些混混游玩于各种夜总会,钱没少花,女人也没少玩,可就是什么也没有学到。

孙耀觉得事情发展的太过顺利,今天这顿饭局,他本意是想借助周伟亮的手,去除掉肖致远,可是没想到麒麟阁发生的一幕,更本就没有让自己多费口舌,就已经激起了两人之间的矛盾,他现在不知道是肖致远倒霉,还是自己的运气太好。

“你们两个干什么去了,怎么这么长时间。”三楼的餐厅,陈倩玲早就已经吃完,看着刚刚走进来的两位,一脸严肃的问道。

肖致远想要解释,却被陈信明给拦了下来,道:“姐,你知道我刚才看见谁了吗?”

“有什么话就说,你知道我最不喜欢这一套。”对自己的这个弟弟,陈倩玲也是有种无奈,永远都是这样一副超脱世俗的样子。

“周伟亮,周书记的小儿子。”陈信明没有理会自己姐姐的态度,而是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出了那个年轻人的名字。

听到这三个字,陈倩玲眼睛里明显闪过一丝不对劲,不过很快便调整了过来,道:“他不是被周书记送去国外,怎么突然回来了?”

“这我就不知道了,最让我感到意外的是,他居然和孙家那小子在一起。”陈信明确实感到一丝奇怪,按说给这小子接风,怎么也应该是在省城或者燕京,怎么会跑来临州,而且还在自己的酒店里。

陈倩玲摇了摇头,笑着说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他们从小就在省委大院里长大,只不过周家后来调去了燕京,这才少了联系,现在知道对方回来了,孙家有所表示,这也很正常。”

肖致远听着两人的对话,感觉有些懵,省委大院的那些事他确实不知道,自己只是长恒一个普通家庭长大的孩子,对这些官二代的生活并没有体会,但他觉得今天孙耀和周伟亮的出现,绝不仅仅是一种巧合,这其中或许还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肖致远自然不会想到,几次对肖致远下手失败之后,孙耀已经有些丧心病狂,刚巧这个时候周伟良回来,他便想要利用叶若曦这层关系,让周伟亮和肖致远两人去斗,而他自己可以坐收渔翁之利。

在孙耀看来,周伟亮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二世祖,一旦认准了某件事,除了两个大哥,连他老爷子也不一定能够说得动,今天在麒麟阁,如果不是及时给他大哥打电话,事情还真就不好收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