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章以己之矛攻己之盾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周一一早,程怡露带着女儿一起去听课,肖致远则驾着车径直赶回了沂水乡。

在这之前,肖致远只是乡党委副书记,虽说负责乡里的经济建设,但却不便插手乡政府的事,如今成了名副其实的一乡之长,自不能再等闲视之。

到办公室之后,肖致远先是喝了一杯茶,然后给党政办主任贺凌香打了个电话,让其通知吉军和陈乾强两个副乡长到他的办公室开会。

沂水乡的副乡长陈乾强和纪委书记李健号称党委书记冯宝山的左膀右臂,肖致远出任乡长,不得不防备姓陈的从中搞鬼。

出乎肖致远意料之外,他把电话放下片刻之后,秘书陆绪荣便推门汇报说,副乡长陈乾强来了。肖致远听后,微微一愣,陈乡长的态度如此积极,颇有点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尽管如此,肖致远的态度仍表现的很是热情,冲着秘书说道:“快点请陈乡长进来了。”

进门之后,陈乾强摆出一副自来熟的样儿,冲着肖致远说道:“乡长,贺主任说您有事找我,不知……”

陈乾强不但摆出一脸巴结的姿态,而且言语中竟然用了“您”字,这让肖致远很是不解。尽管如此,他仍不动声色的说道:“陈乡长稍等一下,吉乡长和贺主任一会就过来了!”

陈乾强作为冯宝山的铁杆,在这之前没少和肖致远闹矛盾,这会虽然打着参会的幌子,但分明就是来示好的,这点,他一眼便能看出来了。

官场中人所图无非名利二字,而这两点肖致远都给不了陈乾强,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根据陈乾强的推算,肖致远出任乡长之后,党委副书记的职位便空出来了,吉军极有可能顺势往上走半格,如此一来,常务副乡长便出缺了,他的用意正在于此。

常务副乡长是协助乡长工作的,如此一来,肖致远的意见便显得很重要了,在这之前,陈乾强可没少得罪肖乡长,这会是想借机弥补呢!

肖致远虽看不透陈乾强的来意,但他一点也不着急,以姓陈的尿性,开会前后,他一定会主动说出目的的。

肖致远想的一点不错,贺凌香不打电话,陈乾强也想过来找肖乡长汇报一下工作,这会则一举两得。由于所谈之事一时半会说不清楚,陈乾强便想等开完会之后,再向肖书记单独汇报。

吉军和贺凌香的头上都打着一个大大的肖字,乡长召见,他们自不敢怠慢,片刻之后,便一起过来了。当看见陈乾强已赫然在座了,两人对视了一眼,脸上露出了不解的神情。

肖致远见状,站起身来招呼道:“吉乡长、贺主任来了,坐吧!”

吉军和贺凌香听到肖致远招呼声,轻道了一声谢,便在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来。陈乾强面带微笑的冲着两人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吉、贺两人虽不知陈乾强的用意,但也向其点头回礼。

肖致远见四人都过来之后,轻咳一声道:“今天叫大家过来,主要是想商量一下乡里的未来发展,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呀,我们要群策群力。”

“乡长说的对,沂水的经济一直落后于其他乡镇,今年说什么也要摘掉这顶不光彩的帽子。”陈乾强说话的同时,用力挥了一下手臂,一脸坚定的神态。

陈乾强作为冯宝山的铁杆之一,喊号子的本领绝不弱于任何人,这会当着肖致远的面,将这一特点发挥的淋漓尽致。

“陈乡长说的没错,现在距离年底也就还有四个月时间了,我们确实该多下点功夫,否则,全县垫底的又该是我们沂水了。”肖致远顺着陈乾强的话道。

陈乾强见肖致远认可他的话,心里很是开心,当即便开口说道:“乡长,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我陈某人保证一定完成任务。”

陈乾强的积极态度,不但肖致远觉得意外,吉军和贺凌香也面面相觑,两人心中有一个共同的念头,那就是姓陈的是不是吃错药了。

肖致远虽然看不透陈乾强的用意所在,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便是这小子一定有求于他,否则,不会由此表示,既然如此,他也就不和其客套了。

打定主意之后,肖致远冲着吉军和陈乾强说道:“吉乡长,陈乡长,目前我们乡政府这边颇有点势单力薄之意,而贺主任的职务决定她必须两头兼顾,我只有仰仗二位多出点力了。”

在这之前,冯宝山兼任沂水乡长,作为党委书记,他有意压制政府这边,难事交给吉军去办,而其他事则由陈乾强掌控,两人便够用了,没必要天人进口,这便是造成沂水乡政府只有两个副乡长的根本原因。

贺凌香虽是肖致远的人,但她的职务是党政办主任,必须对党委和政府两套班子负责,这便决定着她的精力不可能完全放在政府这边。

肖致远说完这话后,继续说道:“目前我们政府这边的两项重点工作,第一,关停皮鞋厂和纸箱厂两个小厂;第二,督促渔业公司退换养殖户们的服务费。”

说到这儿,肖致远略作停顿,继续道:“这两项工作都由我负责,如果出现什么状况的话,我是第一责任人,但具体工作不可能我一个人去做,陈乡长,你说对吧?”

陈乾强听到肖致远的问话后,忙不迭的轻点了一下头,脸上堆满了谄笑。

“关停两个小厂的事比较复杂,操作起来比较难,吉乡长,你辛苦一下,怎么样?”肖致远冲着吉军发问道。

“没问题,乡长!”吉军开口道。

吉军对肖致远可谓是言听计从,自然没有任何问题。

肖致远轻点了一下头,又冲着陈乾强说道:“陈乡长,渔业公司服务费的事,我想请你牵个头,正好你和冯总也熟悉一点,方便交流。”

听到肖致远前半句时,陈乾强便知道后半句了,不过他也做好准备了,当即毫不犹豫的点头答应了下来。“乡长,你放心,这事我会和冯总进行交流的。”陈乾强含糊其辞的说道。

陈乾强对冯家父子的个性再了解不过了,吃进嘴里的食让他们再吐出来,只怕比登天还难,不过当着肖致远的面又不能不答应,只能含糊其辞的说上一句。

肖致远可不是那么容易糊弄的,当即开口问道:“陈乡长,你觉得这事需要多长时间能办妥?”

陈乾强没想到肖致远如此较真,一下子愣在了当场,不知该如何作答,过了好一会之后,才支吾着说道:“元……元旦前后吧!”

这会才九月中旬,距离元旦可还有两个半月呢,陈乾强这分明是想采用拖字诀,肖致远如何能容他呢?

“陈乡长,你刚才也说了,年年垫底大家的脸上都镁光,不过依照你这工作效率,这底岂不是垫准了?”肖致远不动声色的说道。

以己之矛攻己之盾,如何?

陈乾强没想到之前随口一说的话,肖致远竟在这儿等着他呢,一下子张口结舌,不知该如何作答。

嗫嚅了好一会儿之后,陈乾强才一脸苦逼的说道:“乡长,你看两个月怎么样?这事可不是说办便能办妥的。”

肖致远瞥了陈乾强一眼,开口道:“陈乡长,这样吧,我看就十一月底,一个半月的时间,我想足够你操作与协调这事呢,你看呢?”

领导动动嘴,下属跑断腿。

肖致远已将话说到这份上了,陈乾强又能说什么呢,只得苦着脸点头答应了下来。

解决完陈乾强的事,肖致远便冲着吉军发问道:“吉乡长,你觉得皮鞋厂和纸箱厂的事需要多长时间?”

吉军听到肖致远的话后,略作思索道:“乡长,我觉得这事必须打铁乘热,拖的时间越长越不好办,之前,乡里便已出面找王德茂和柴奎谈过了,实在不行的话,只有请县环保局出面,我觉得半个月时间足够了。”

肖致远听到这话后,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吉军的想法和他不谋而合,这事要想让王德茂和柴奎心甘情愿关停两个小厂几乎是不可能的,既然如此,只能采取有针对性的办法了。

“行,那就这样定了。”肖致远说到这儿,转头冲着贺凌香说道,“贺主任,这段时间吉乡长和陈乡长手头上都有专项工作要做,乡里的其他工作请你多费点心,如果有什么问题的话,及时和我联系。”

肖致远说话的语气很是平淡,其中的意思却并不寻常。贺凌香听后,忙不迭开口道:“知道了,乡长!”

“好,今天的会就到这儿,这段时间大家都辛苦一点,争取到年底时打个翻身仗。”肖致远沉声说道。

三人听到这话后,点头齐声称是。

就在肖致远准备起身送三人离开之际,陈乾强突然上前一步开口说道:“乡长,我有点想法想向您汇报一下。”

陈乾强的话在肖致远的意料之中,他轻点了一下头,开口说道:“吉乡长,贺主任,我就不送你们了!”

吉军和贺凌香连忙摆手说不用,两人在出门之际,有意无意的扫了陈乾强一眼,不知他有什么想法要想肖致远汇报。

见两人走后,陈乾强忙不迭掏出软盒中华来奉上一支给肖致远,然后满脸堆笑的帮其点上了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