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恨不逢君未恋时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听到老太太的话后,肖致远有种如遭重击之感,低声向老太太道了声谢,一脸失落的下楼去了。

看着肖致远的背影,老太太的喃喃的说道:“这小伙子和小华倒是挺般配的,不过看这架势,只怕很难走到一起了,唉!”

下楼之后,肖致远强打起精神,拨通了叶若曦的电话。

得知华凝玉并未出事之后,叶若曦也松了一口气,她开口说道:“只要凝玉没出事就行了,我这就去她家里看看!”

肖致远本想让叶若曦别过去,想了想,最终并未开口,任由她去和华凝玉聊一聊,也许能帮其解开心结。

肖致远刚把叶若曦的电话挂断,手机再次响了起来,当看见县委书记赵文华的电话时,连忙摁下了接听键。

“致远,你的电话很忙呀,一连打了三次才打通。”赵文华在电话那头说道。

郑御兵之前打电话来说赵文华找他,便被其回绝了,这会赵书记则一连打了三次电话才打通,他连忙说道:“书记,对不起,我的朋友出了点事,我正在找她!”

听到肖致远的话后,赵文华不但没有发怒,反倒开口问道:“致远,你说的这个朋友是凝玉吧?”

肖致远听到这话后,很是吃惊,虽说赵文华也认识华凝玉,但他怎么知道其出事了呢?

“书记,是的,您怎么知道这事的?”肖致远一脸急切的问道。

肖致远只是个乡党委副书记,如此直言不讳的向县委书记发问,并不符合官场的规矩,但此刻他心中只有华凝玉的安危,压根就顾不上这些细枝末节的事了。

赵文华并未介意肖致远如此发问,沉声说道:“早晨,凝玉到我家里去了,托我将一封信转交给你,刚才让小郑给你打电话,便是为了这事。”

肖致远打破脑袋也想不出赵文华要见他竟然是为了华凝玉的事,早知道他便不去鸿运小区,直接去县委了。

“书记,您稍等一下,我这就赶过来!”肖致远急声说道。

赵文华轻嗯一声之后,便挂断了电话。

肖致远听说华凝玉留了一封信让赵文华转交给他,快步跑向了捷达车,打开车门后立即坐上去,将车启动,直奔南兴县委而去。

五分钟后,肖致远便出现在了县委书记赵文华的办公室里。

赵文华冲其说道:“你小子从鸿运小区到这儿只用了这点时间,这车在路上都快开的飞起来了吧?”

赵文华一语中的,肖致远面露讪讪之色,开口解释道:“书记,之前我一直和凝玉联系,可她的手机始终关机,而且家里也没人,我心里便有点着急了。”

赵文华听后,轻点了一下头,表示理解。赵书记表面上一副了然于胸的做派,实则迄今为止,他依然没能搞清肖致远和华凝玉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这事不同于其他事,除了两个当事人以外,谁也不知道,而他偏偏又没法向两人发问。

“怎么,和凝玉闹别扭了?”赵文华试探着问道。

肖致远蹙着眉答道:“书记,也不算是闹别扭,那什么,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既然不知怎么说,那就别说了,这是她留个你的信,给!”赵文华说话的同时,伸手从抽屉拿出一封信来递给了肖致远。

肖致远伸手接过信之后,向赵文华道了声谢,他虽然急不可待的想要知道华凝玉在心中写了什么,但总不至于当着县委书记的面将其拆开,只得默默的站在当场。

赵文华看出了肖致远的急迫,开口说道:“致远,这套房子本来是给凝玉住的,她现在搬走了,空着也是空着,你在南兴没有落脚的地方,给你住吧!”

说话的同时,赵文华便递了一串钥匙过来。

肖致远见状,连忙摆手道:“书记,不用了,我待在沂水,进城的机会不多,没那必要。。”

“臭小子,你还准备在沂水干一辈子呀,给你就拿着!”赵文华佯作生气道。

华凝玉来过以后,赵文华就一直在琢磨华大小姐的用意。她若只是单纯为一封信和这串钥匙,大可不必亲自到县委来,这么做必有深意。

一番思索之后,赵文华自认为猜到了华凝玉的用意。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华凝玉和肖致远之间一定是闹崩了,华选择离开南兴,但似乎肖也无过错。华凝玉临走之前特意来县委一趟,目的便是让他一如既往的继续关心肖致远。

肖、华二人之间因何分手,赵文华不得而知,也无须知道,他只要将华大小姐交拜托之事做好就行了。

信是受人之托,房则是顺水人情,赵文华能成为南兴一号自不是泛泛之辈,事情该怎么操作,心里有数得很。

肖致远见赵文华将话说到这份上了,他若是再执意不收的话,便有点却之不恭了。

“谢谢书记!”肖致远伸手接过钥匙,向赵文华道了一声谢。

“行了,我这还有点事,就不留你了!”赵文华站起身来伸手和肖致远相握。

赵书记的眼光何等老辣,他看见肖致远双手紧捏着华凝玉的信,便知道他心里的想法,便主动出声让其走人。

“书记再见!”肖致远在和赵文华握手道别时,一脸恭敬的说道。

不管县委书记赵文华出于什么目的帮助他,但不可否认的说,现阶段,赵书记对他的关照是非常大的。肖致远属于受人滴水之恩,必当涌泉相报的人,这一刻,他对赵文华是充满感激的。

看着肖致远快步离去的身影,郑御兵心头的疑惑愈加严重了,但却无处打听。通过今早发生的一幕,他更加认定肖致远和赵文华之间的关系非同寻常,他打定主意,以后在与之交往的过程中,一定要较之前更加尊重。

尽管心里如火上房一般,但在县委大院里,肖致远并未打开信封,而是驾车出门向前行驶了二、三百米之后,在一棵高大的法国泡桐的树荫下,停下车,拆开了信封。

“致远:我走了,不要找我,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的!”华凝玉在信的开头这样写道。

肖致远注意到在“你放心”的“心”字有点模糊,他知道这是华凝玉的泪水。想到那个漂亮女孩边流泪,边给自己写信的情景,肖致远的心里酸楚异常。

“致远,我曾不止一次的告诉过自己,你和若曦之间只是普通朋友,你们之间没有什么的,然而,今日我才知道这一切只不过是我编织的一个美梦而已,再美的梦,终有醒来的时候,然而,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我宁可永远活在梦中,不再醒来!”

看到这儿时,肖致远的眼眶湿润了。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面对这情真意切的言辞,有几个真性情的男人能够不为所动呢!

随后,华凝玉在信中回顾了与肖致远在一起的点滴,用他的话来说,这是她来到这世界二十多年间,最为快乐的一段时光,她会用这一辈子去好好珍藏,慢慢品味……

在信的最后,华凝玉用幽怨的笔调写到——

“致远,若曦是个好女孩,我了解她,有她和你相依相伴,我也就放心了,祝你们永浴爱河,白头偕老!

至于我,若说有没有遗憾,有,第一次有心动的感觉,爱上的却是闺蜜的男友。若是女孩,我可以去争,可以去抢,但面对若曦,我只会选择默默的转身离开。

恨不逢君未恋时!

珍重!

永远默默祝福你们的人:凝玉。”

看到这儿时,肖致远情感闸门彻底失控了,他紧捏着信笺,低头趴在方向盘上,泪水溢出了眼眶。

大悲无声!

肖致远伏在方向盘上久久没有抬起头来,从双肩时不时的抽动来看,此时此刻,肖致远伤心到了极点。

也不知过了多久,放在副驾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肖致远伸手轻擦了一下眼角的泪水,伸手拿起了手机。

电话是叶若曦打来的,她告诉肖致远,她去了华凝玉的家里,但她妈说她没回来,外出旅游去了。至于去哪儿,她也不知道。

“若曦,不用再找了,凝玉不会有事的,她让赵书记给我留了口信,说她一定会好好的。”肖致远用略显低沉的声音道。

肖致远并未和叶若曦说实话,因为他已决定将华凝玉的这封信珍藏起来,秘不示人,只是以口信代之。

“哦,好吧!”叶若曦低声答道。

挂断电话后,肖致远的情绪一如既往的低落。由于叶若曦的缘故,在这之前,他一直对采取退避三舍的态度,今日看了她这封表白心迹的信,肖致远这才发现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脑海中也打下了华凝玉的印迹,而且非常的深刻。

此时,若是让他在叶若曦和华凝玉之间做个选择的话,平心而论,肖致远真不知该怎么选。华凝玉的离开让肖致远避免了左右为难的困境,然而,此时的他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六月的天,艳阳高照;肖致远的心情却一如三月的雨,淅淅沥沥。

在车上呆坐了许久之后,肖致远的缓缓的拿起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发了出去,上面只有短短的七个字——不负如来不负卿!

肖致远相信华凝玉一定会看到他的这条短信的,这是他此刻心情的真实写照,也是对华凝玉的承诺,至于能否的兑现,又该如何兑现,他压根无暇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