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漂亮儿媳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回到办公室之后,冯宝山怒火中山,他本想过去给肖致远一个警告的,想不到这小子却抢先发难,逼得他落荒而逃。冯宝山越想越生气,伸手拿出公文,用力向办公桌上砸去。

秘书赵铭听到动静后,连忙小心翼翼的推开门走了进来,拿起茶杯帮冯宝山续了一杯水,放在他身前。当看到老板一脸阴沉之后,赵铭心里很是吃惊。在他的印象中,沂水乡能惹冯书记生气的人可不多,这是谁吃了雄心豹子胆,竟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磨蹭了一会后,见冯宝山并无事要交代,赵铭便转身出门去了。

领导秘书平时虽然风光,但一旦遇到老板不顺心的时候,秘书便要遭殃了。作为自己人,领导的气不忘你身上撒往哪儿撒呢?尽管如此,明知冯宝山正在盛怒之中,秘书赵铭还是得硬着头皮过来,否则,后果将更为严重。

抽了一支烟之后,冯宝山的愤怒有增无减,他伸手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熟练的拨了一个号码出去。

电话接通后,冯宝山一脸阴沉的说道:“我找你有事,立即到我办公室来!”

“不好意思,冯书记,我现在手头正忙着呢,暂时没空过去,抱歉!”贺凌香说完这话后,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听到耳边传来的嘟嘟忙音,冯宝山再也按捺不住了,怒声骂道:“臭女人,真是长能耐了,你给我等着!”

冯宝山为了坑肖致远一把,将乡里经济发展的担子扔给了他。吉军作为常务副乡长,之前乡里的经济工作一直都是他在抓的,他和肖致远之间有来往再正常不过了。

见到党政办主任贺凌香竟也掺和到他们之中的,这让冯宝山的心里实在不爽,便给其打了电话的。谁知贺凌香压根就不鸟他,冯书记愤怒到了极点,咣的一声,气呼呼的将话筒砸在了话机上。

就在这时,电话却突兀的响了起来。冯宝山的心里本就不爽,拿起电话来之后,怒声说道:“哪位?”

“爸,是我!”

“强子呀,什么事?”冯宝山听出二儿子的声音之后,语气明显缓和了下来。

一直以来,二儿子冯强都是冯宝山的骄傲,小时候学习成绩就出色,大学毕业之后回到乡里后,将渔业公司搞的红红火火。大儿子不学无术,整天就和一堆狐朋狗友忙着吃喝嫖赌,老二便成了冯家未来的顶梁柱,冯宝山对其很是关注。

“爸,出什么事了,我听你的语气好像不对?”冯强在电话那头好奇的问道。

在冯强的眼中,他老子便是沂水乡的天,能将他气成这样的人貌似并不多。

“没什么,一点小事而已!”冯宝山随口敷衍道。

虽说二儿子很得他的器重,但总不能将和贺凌香之间的事告诉对方吧,冯宝山除了含糊其辞,别无他法。

冯宝山接口说道:“强子,有事?”

冯强听到老爸的问话后,开口道:“爸,我刚才接到乡里的电话,说下午肖书记要到渔业公司来调研,您知道这事吗?”

冯强现在虽也算事业有成,但对他老子还是很尊重,一口一个“您”字!

“肖致远要去渔业公司调研,谁给你打的电话?”冯宝山一脸阴沉的问道。

“吉乡长!”冯强答道。

“哦,现在他负责乡里的经济,也就是正常的调研,走个过场而已,你们好好招待,没事的!”冯宝山无所谓的说道。

“爸,招待什么的,没问题,我一定安排好!”冯强低声说道,“我怕他鸡蛋里挑骨头,便不好办了。”

冯强说到这儿略作停顿,接着说道:“之前,在七桥村的时候,我们和他弄的很不愉快,我怕他公报私仇!”

“公报私仇,哼,他也得有那能量。”冯宝山冷声说道,“没事,你们把表面工作做到位,他若是故意挑事的话,你就往我身上推,实在不行,便当场给我打电话,我来收拾他!”

之前刚在办公室被肖致远抢白了一顿,冯宝山心里本就不快,这会又听儿子说,后者要去渔业公司调研,心里的火噌的一下便上来了,言语之间霸气十足。

“爸,你和肖书记之间……”冯强听出了他老子言语之间的不快,出口问道。

“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黄口小儿而已,你老子要是连他都应付不了,这些年的江湖算是白跑了。”冯宝山怒声说道。

冯强意识到他老子正在气头上,这会很难和他沟通,轻道了一声“我知道了”后,便挂断了电话。

“***,不给你颜色瞧瞧,你还真不知道沂水乡是姓冯的呢!”冯宝山怒气冲冲的想道。

略作沉思之后,冯宝山拿起话筒,另拨了一个号码出去。电话接通后,他沉声说道:“潋雪,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有事!”

听到对方应声之后,冯宝山并未多言,直接挂断了电话。

片刻之后,只见一个娇柔的身影出现在了冯宝山的办公室里,正是党政办副主任方潋雪。

一身得体的白色套裙,裙摆到膝盖上方,很是惹人遐想,娇小的美足上一双黑色绑带真皮凉鞋,与白裙相得益彰,唇红齿白,双目含情,长发披肩,端是一个诱惑力十足的妖媚少妇。

进门之后,方潋雪便转过身来将门给关死了。

冯宝山的目光落在她那丰满的臀部上,久久不愿挪开。

“爸,昨晚你给我发消息时,他在家呢,没方便回!”方潋雪边走,边对冯宝山的说道。

方潋雪是沂水乡党委书记、乡长冯宝山大儿子冯伟的媳妇,这也是她能成为的党政办副主任的根本原因所在。

“没事,爸也没什么事,就是关心一下!”冯宝山在说话的同时,两眼直直的盯着方潋雪的胸前。

方潋雪和贺凌香是沂水乡出了名的两大美女,无论容貌,还是身材,都没话说。方潋雪今天这身白色套裙是V字领,虽不算低,但还是露出了一片雪白的脖颈,给冯宝山造成了很大的视觉冲击。

“爸,看你脸上的起色不对,谁惹你生气了?”方潋雪娇声问道。

方潋雪不但是冯宝山的下属,更是其儿媳妇的,对他还是非常了解的,看出他的脸色不对,并不足为奇。

“确实有点事,我找你来,正是为了这!”冯宝山一脸不爽的说道。

“哦,您先等会说事,我先来帮您摁两下头,免得气坏了身子。”方潋雪在说话的同时,冲着冯宝山抛了个媚眼,柳腰轻摆,走了过去。

冯宝山听到这话后,心动不已,不过又有几分担心,他抬头请瞄了一眼门口,低声问道:“潋雪,这样好吗?”

“没事,小赵看到我进来的。”方潋雪娇声说道。

冯宝山道了一声那就好,便将头倚在了椅背上,等着漂亮儿媳帮他按摩。

方潋雪走到冯宝山身后,伸出双手轻抚着公公那浓密的头发,低声说道:“爸,你的头发真好,基本看不见什么白发。”

冯宝山闭着眼睛,很是享受的说道:“老喽,想当年……,呵呵,不说了,那都是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了。”

“咯咯,爸,你才不老呢,在有些方面,年青人都比不上你!”方潋雪说到后半句时,将头探到冯宝山的耳边,嗲声说道。

冯宝山受此刺激,伸手轻抚方潋雪的脸颊,开心的说道:“潋雪,你这小嘴就和涂了蜜似的,真甜呀!”

“人家本来说的就是这话嘛!”方潋雪说这话时,轻扭了两下身子以作抗议。

冯宝山轻笑两声之后,并未作答,安心享受起儿媳妇的头部按摩来。

足足二十分钟之后,冯宝山仰起头低声对儿媳妇说道:“潋雪别按了,再按,爸可要忍不住了!”

方潋雪听后,娇声说道:“爸,你坏死了,整天就知道欺负人家。”

“晚上,我们去南兴,你没事吧?”冯宝山低声问道。

方潋雪轻点了一下头道:“没事,他和那帮狐朋狗友去省城西京了。”

“那就好!”冯宝山在说话的同时,顺势的伸出了手去。

“咯咯,爸,你又来了,真坏!”方潋雪娇声说道。

一阵嬉闹之后,冯宝山坐直了身体,正色说道:“潋雪,肖致远下午要去渔业公司调研,你也一起过去。”

听后公爹的话,方潋雪先是轻嗯了一声,随即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开口问道:“爸,还有谁?”

“吉军和贺凌香。”冯宝山一声不快的说道。

“吉乡长负责经济,跟着去调研很正常,那女人过去干什么?”方潋雪一脸不快的说道。

方潋雪下意识的以为这人员是冯宝山安排的,故而才会有此一说。

冯宝山本就对贺凌香深恶痛绝,听到方潋雪的话后,当即便怒声喝道:“别提那个贱人,谁知道她跟着去干嘛,我让你过去便是盯着点,别让他们使坏。”

方潋雪听到这话后,才意识到她误会公爹了。贺凌香跟去压根不是他安排的,而是直接走的肖致远的路子,这让其很是开心。

贺凌香一直以来都压着方潋雪一头,现在眼看其要和公公闹掰了,方潋雪如何能不得意呢?

想明白这点后,方潋雪信誓旦旦的说道:“爸,您放心,我一定盯住他们,绝不让他们在渔业公司里使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