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8章 先礼后兵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如此重要的嫌疑人,即便自己死党事先已经打了招呼,但朱浩轩依旧不敢掉以轻心,刚刚两人见面的全过程都在他的监事之中,而且谈话的内容也都传进了他的耳朵里。

笑着点了点头,朱浩轩开口说道:“这没问题,不过你真相信蔡振峰刚才所说的那番话?”

“信不信其实并不是由我们说了算,你们和检察院在对嘉恒集团以及蔡振峰名下所有财产进行核计的时候,有没有发现酒厂股份?”徐正茂也不愿意相信这样的事情发生,要不他们还不知道要费多大的周折。

在脑海里仔细的搜寻了一会,朱浩轩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好像确实没有这方面的信息。”

“所以接下来除了要麻烦朱局长和检察院那边了解一下情况,另外还需要帮忙调查一下这些股份的去处,这对我们平山非常重要。”徐正茂来之前的那种担忧似乎正在应验,虽然他很不希望有这样的情况,可事实摆在眼前,这些被收购回来的股份,很有可能没有在蔡振峰自己的名下。

拍了拍头,朱浩轩面露难色的说道:“除了他的弟弟,蔡振峰在云川几乎没有什么亲人,他的父母早逝,早在没有发家之前就已经和妻子离婚,之后便搬离了云川,从未发现他们之间还有任何的联系。”

徐正茂脸色看起来有些严肃,道:“这些情况你们还需要核实,我再和肖书记联系一下,看看平山那边会不会有什么线索。”

留在平山的肖致远,已经来到了酒厂,由于酒厂改制已经被正式的提上了日程,很多工人也都聚集在了厂内,毕竟这牵扯到他们的利益。

再一次见到看门的大爷,对方也没想到当初那个和自己讨了两瓶酒的年轻人,居然就是平山的市委书记,连忙上前说道:“肖书记,您来了。”

“大爷,您没必要这么拘谨,酒厂的事情必须要解决,所以我过来和工人们聊聊,想听听他们的声音。”肖致远看出大爷知道了自己身份后的那一丝拘谨,上前客气的说道。

老大爷在酒厂也有一些念头,见过的领导也不少,可从来没有见过像对方这样的一把手,一点领导的架子都没有,道:“他们也是不想丢掉这个饭碗,好多人在酒厂干了大半辈子。”

“我知道,所以我才会亲自过来,有些事情我们不得不做,但市里也考虑到了这些工人们的诉求,会尽可能的做出妥善的安排。”肖致远一脸笑意的说道。

老大爷虽然没有读过什么书,但也知道酒厂要发展,指望以前的那些人肯定是不行,虽然改制以后,自己可能也要失去看门的资格,但他也算明事理,并没有因为和市委书记喝过一杯酒,就攀亲沾故。

前几次都是市长和他们交涉,如今换成了市委书记,工人们显然有些诧异,而在他们当中,有一个是酒厂之前的工会副主席,也算是工人选出来的代表。

来之前,肖致远对此已经做过了解,这个所谓的工会副主席,根本就是靠着关系才进入的酒厂,虽不至于十恶不赦,但这么多年在酒厂,倒也没有干出什么成绩。

“我是平山市委书记肖致远,今天过来就是和大家聊聊,看看你们对酒厂未来的路有什么想法。”肖致远的开场白很简单,也显得非常的亲切。

一名带着黑框眼镜,看起来有几分帅气的中年男子,此刻往前走了两步,道:“肖书记,我是酒厂的工会副主席刘大成,也是工人们选出来的代表。”

“我知道你,平山酒厂的工会副主席,市委副书记林峰的小舅子。”肖致远面带笑意的说出了一个不算秘密的秘密。

刘大成脸色明显有些动容,这件事整个酒厂知道的人并不多,而且林峰一再强调,让他不要拿这层关系在酒厂胡作非为,他也确实按照对方所说的去做了。

看见对方的表情,肖致远接着说道:“你不用紧张,林峰虽然出了点问题,但应该和你没有关系,否则你现在也不会在这里作为工人代表,我今天来的用意相信大家也都清楚,酒厂即将面临改制,很多工人可能会因此而失去酒厂的这份工作。”

“市里说要将我们裁了就裁了,这对很多工人而言并不公平,他们这么做只是想要维护自己的利益。”刘大成已经调整了自己的情绪,林峰的出事确实让他有些束手无策,不过他这些年在酒厂,虽然贪了一些小便宜,但还不至于被抓。

笑着点了点头,肖致远开口说道:“我没有说大家的做法是错误的,但你们的方式并不正确,维护自身的利益是你们的权力,但是你们有没有想过,你们继续留在酒厂,能够给这里带来什么帮助?”

这话一出,没有人吱声,因为在场的这些人都很清楚,他们这些年在酒厂就是混吃等死,守着一份铁饭碗,基本上没干什么正事,所以才会在得知酒厂要裁人的消息之后,有着如此大的反应。

一时间偌大的车间变得非常的安静,就连一根针跌落都能听得见,而肖致远也没有着急说话,就这样让大家仔细的去回味刚才自己说的那番话。

刘大成的脸已经成了猪肝色,这些工人之所以会在这个时候闹情绪,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在其中怂恿,所以他也才会被选为工人代表。

几分钟过后,刘大成开口说道:“肖书记,你这么说就是在抹杀工人们以前所做的贡献,酒厂效益一天不如一天,自然也就不像繁荣时那么忙,这应该不能算是大家不干活吧。”

“今天过来我不想将大家的那些事情一一的抖露出来,刘副主席应该很清楚我这话是什么意思。”肖致远既然亲自过来,又怎么可能没有事先做过一番了解,只不过他并不想将场面弄得那么僵,这些工人也算是酒厂的老人,或多或少的也做过一些贡献。

见没有人说话,肖致远接着说道:“让你们从酒厂离开,并不意味着市里就对你们不管不顾,我相信之前徐市长已经说了,市里将会针对你们的情况,组织一次技能培训班,你们都可以过去,不需要交任何的费用。”

“就算参加了这个培训班,学会了技能,我们又能去哪工作,况且谁也不能确保我们还能享受到以前那样的待遇。”刘大成还在极力的争辩着,只是他身后那些工人们的脸上,已经有了一丝丝的松动。

肖致远几乎不太相信对方会问出这样的问题,道:“只要有本事,到哪都能有饭吃,而且我可以告诉你们,如果你们的技能培训成绩优秀,也不是不能够回到酒厂,不过即便如此,你们可能也不会享受到和以前一样的待遇,因为任何一个企业都会有他自身的特性。”

看着刘大成身后的那些工人,肖致远知道他们是安逸日子过习惯了,这突然要面临再就业的问题,心慌不安是肯定的,加之有人在调动他们的情绪,一时间难以接受市里的安排也很正常。

迟疑了片刻,肖致远靠近了刘大成,随后用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这些工人之所以会聚集在这,你在其中起到了多大的作用不用我多说,希望你能够好自为之,不要将市里给你最后的机会也浪费。”

刘大成在酒厂也有几年的时间,拿着高工资,时不时的还能沾一些小便宜,更有人为了留在酒厂,还不惜给他送过礼,这些都是他不舍的,一旦酒厂改制,让他去参加所谓的技能培训,先不说能不能学到什么,但他一定会失去工会副主席的位置。

对于刘大成这样的人来说,失去了这个副主席的位置,那么也就等于失去了一切,他自然心有不甘,所以才会怂恿工人们反对去参加技能培训班。

听到肖致远这悄悄说的一番话,刘大成内心有着太大的波动,他不甘心可是却又无能为力,最后只能无奈的说道:“肖书记,工人们的思想工作我来做,这笨就应该是我职责范围内的事情,技能培训班什么时候开始,我一定准时将大家都带过去。”

权衡再三,刘大成最终还是做出了妥协,连林峰都已经出事了,真要是他在酒厂的事情被翻出来,连个帮自己的人都没有,冒着被抓进去的危险,倒不如爽快一点,或许还能改变一下市里对自己的印象。

有了对方这番话,肖致远知道自己这一趟没有白来,道:“你能这么想就最好,技能培训班会在一周后开始,地点就在平山的技术学院,到时候你将人直接带过去登记就可以了,至于培训多长时间,还需要看你们的每个人的学习情况,培训期间市里会负责你们的衣食住行。”

刘大成还准备说什么,却听见对方的电话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所以他连忙将到了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