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8章 改变想法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听到自己助理这话,蔡振峰没好气的说道:“电脑上如果全部能查到,那我还让你查什么,凡事能不能多动动脑子,我要知道的是网上查不到的东西。”

助理有些语塞,弱弱的说道:“我知道了。”

回到住处之后,蔡振峰用手机将那个陈姓男子的名片,传给了自己的弟弟,随后拨通了对方的电话,道:“刚刚我发了一张名片到你的手机上,你帮我核实一下,看看这个人是不是咱们山庄的高级会员。”

接到自己大哥电话的蔡振荣,利用这段时间,已经将山庄完全的掌握在了自己手中,显然那些和曹美玲关系好的人,已经被他安排到了无关紧要的岗位上,而他又在悄然之中,重启了他大哥禁止开启的生意。

短短的几分钟之后,蔡振荣对着电话说道:“已经确认了,的确是咱们山庄的高级会员,而且是上半年刚刚加入的。”

“我知道了,最近山庄的情况怎么样?”将山庄交到自己弟弟的手中,蔡振峰也是无奈之举,以前曹美玲作为山庄的经理,至少可以让山庄获得背后那个人的支持,可是如今,曹美玲的离开,是不是意味着山庄也失去了那个人的庇护,现在还不得而知。

这也是蔡振峰严令自己弟弟不要涉足以前那些见不得人的生意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因为他很清楚,一旦山庄失去了官方给的那些头衔,那就和街上普通的休闲场所没有任何区别,随时都要面临警方的检查。

这样一来,山庄所谓的安全性也就不复存在,这与当初和高级会员签订的协议是相悖的,一旦山庄失去了安全性,失去那些高级会员只是其次,他真正担心是会牵扯出一大批的问题。

蔡振荣知道自己大哥最近不会有时间过问山庄的事情,因为对方要忙着收购平山酒厂的事宜,即便如此,在听到对方问到山庄的事情时,他的心里多少还是有些紧张。

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蔡振荣笑着说道:“山庄能有什么事,都是正常经营,偶尔会有警察过来例行检查,你就放心吧,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我心里都清楚。”

“你知道就好,这段时间千万别给我惹事。”蔡振峰再一次强调道。

耳朵里都已经听出老茧了,蔡振荣有些不耐烦的说道:“你多已经说了多少遍了,我这么大个人,难道这点分寸还没有吗,你就放一百个心吧,山庄这边绝不会给你添麻烦。”

蔡振荣嘴上这么说,可是他又怎么能够收手呢,这段时间,他可以说是真正意义上尝到了甜头,每天看着那红彤彤的票子,他才知道原来钱还可以来的这么快。

挂断了电话的蔡振峰心里并不踏实,他这两天心里总感觉有些不踏实,而且他太了解自己弟弟的性格,嘴上一套背后一套的事情也不是第一次玩。

思来想去,蔡振峰还是拨通了另外一个电话,道:“林书记,我是蔡振峰,有个事情可能要麻烦你一下。”

“酒厂的事情市里还在协商,不过你的那个计划可能要稍微的变动一下,至少不能亏待酒厂以前的那些工人。”接到电话的林峰,本以为对方是为了这事找自己,所以没等对方开口便直接说来出来。

蔡振峰现在的关注点并不在酒厂的事情上,不过既然对方说出了这么一个情况,他自然也不会忽视,道:“这个事情咱们回头再聊,我要说的是能不能帮我盯着一点山庄那边。”

“山庄,山庄那边怎么了,不是有曹经理在?”林峰显然没想到对方给自己打电话,居然是为了这件事一脸诧异的问道。

摇了摇头,蔡振峰无奈的说道:“曹经理这段时间有点事情,要离开几天,暂时由我那个不成器的弟弟在负责山庄的工作,不过我对他不是很放心,省城这边我又暂时抽不了身,所以就想到了林书记。”

所谓县官不如现管,自己距离平山那么远,真要那边出点什么事情,赶过去也来不及,而这个时候,自己在平山建立的关系网也就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如果不是之前省厅对平山公安系统的大清理,他也根本没有必要去打这个电话。

听到这话,林峰算是明白了对方为什么这么说,道:“你那个弟弟确实不太靠谱,你也真敢放心让他负责山庄的事情,我这边会帮你看着,有情况再联系。”

如果不是迫不得已,蔡振峰绝不会愿意去打这个电话,任何一张关系网的建立,都不单单只是依靠金钱去解决,这其中还有针对每个人的部署,让林峰帮忙照看山庄,也是因为担心自己弟弟不受控制,背着自己去继续之前那些见不得人的生意。

不过事情既然已经这样,那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而且今天慈善晚会上的许多事情,他也需要静下心来好好的消化消化,如果不弄清楚这些人,哪个是真正想要和他合作,哪个又是带有其他目的而来,那么嘉恒集团可能会在未来的日子更加被动。

躺在沙发上的蔡振峰,脑海里在想钱省长特意让人邀请自己参加今天这个挽回的目的,最初他以为对方邀请自己,是因为前段时间接连的几次慈善之举,可是从今晚和对方的对话来看,似乎并非如此。

就在蔡振峰参加慈善晚宴的同时,肖致远却和徐正茂两人坐在市委的接待室里,讨论着酒厂下一步的发展方向,这么大的事情,他不可能搞一言堂,而且平山体系内的人,也绝不可能允许自己那么做。

“肖书记,今天上午和林书记的谈话,我感觉你的想法似乎有些变动,不知道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徐正茂原本上午就想要弄清楚这件事,不过后来因为其他事情打岔,所以才拖到了现在。

知道对方对此会有疑问,肖致远笑着解释道:“说实话,我的想法确实有些改变,上午林书记的一句话倒是提醒了我,酒厂的债务问题,市里的财政能力根本就无法解决,至于从银行那边贷款,似乎也不太现实,毕竟酒厂重新启动,也需要一大笔资金。”

“债务问题咱们之前不是已经讨论了吗,等酒厂恢复声场之后,尽可能的拓展市场,这样一来,欠下的那些外债很快就能还清,况且咱们市委市政府的名义,向银行申请贷款,难道他们还是放任不管?”徐正茂看上去表现得非常镇定,似乎这一切和他美誉太大的关系。

摆了摆手,肖致远平静的说道:“几大银行那边我做了一些了解,几大银行现在已经拒绝给酒厂贷款,这样一来也就意味着无论是债务,还是酒厂重启,咱们能够动用的自己都不多。”

“所以你才想到了这么一个办法,将债务问题转交给有意收购酒厂的公司,从而减轻市里的财政负担?徐正茂此刻已经渐渐的平静了下来。

点了点头,肖致远开口说道:“这也只是我的一个初步想法,这么晚叫你过来,主要也是想和你商量商量,毕竟你在平山的时间要比我长,对这边的情况了解也比我要深入。”

“其实酒厂的最大问题,还是入不敷出,工人占据的数量太大,无形中增加了酒厂的成本,按照目前的最低工作标准来算,这上万名工人,每个月的工资就是一笔不小的数字。”徐正茂对酒厂的事情一直都有关注,只是他从未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而已。

没有等对方的回应,徐正茂接着说道:“其实酒厂现在最大的债务压力,就是工人的欠薪问题,这些工人之所以没有闹,并非对此没有情绪,而是他们对酒厂的情况,也确实有一定的了解,如果时间拖得太久,市里没有对酒厂有个说法,那么他们的那种不满情绪,可能就会彻底的爆发。”

上万工人,哪怕每个人平均一个月一千块钱的工资,全部发给大家,也是一笔巨额数字,这无形中就是一种巨大的压力。

沉默了片刻,肖致远低声问道:“那依照徐市长的意思,眼下想要让酒厂重新恢复以前的盛世,我们应该怎么做?”

“首先我觉得咱们应该给酒厂重新定位,到底该走什么样的路线,这是其一,另外关于这些工人,该辞退的就要辞退,不能因为裙带关系,而破坏了厂里原先的制度。”徐正茂不明白对方这么晚将自己叫过来到底是为了什么,但此刻没有第三个人在这里,所以他说话也算比较直白。

明白了对方的意思,肖致远伸手给对方点了个赞,随后笑着说道:“徐市长的一番话,算是让我茅塞顿开,不管酒厂是不是要改制,厂子里原先那些工人,都要经过技能考试,只有考试通过的人,才可以留在酒厂,继续从事相关的工作。”

酒厂需要养活的人实在太多,即便是当初酒厂最辉煌的时候,也达不到如此的高度,这背后显然还有什么阴谋。